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魔道祖师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赘婿  永夜君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58章 你是说,你为了一个叫岳单笙的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58章 你是说,你为了一个叫岳单笙的人

    杭公公显然是很着急,一心想知道在禁宫的大牢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而容棱,则是沉默,耳朵不用特意竖起,便能通过内力加强五感,听清柳蔚在房间里做什么。

    容棱越听,面色越是不好。

    其实,一个人人得而诛之的变态杀人魔头,容棱并不觉得柳蔚折磨其有什么问题,但关键是,柳蔚怀孕了。

    体力与精力问题倒不担心,柳蔚习武。

    至于胎教方面……

    容棱很愁心,一直觉得小黎之所以变得天天爱往坟头钻,就是因为柳蔚怀小黎的时候,做了太多类似的事。

    而现在,柳蔚怀二胎了。

    容棱还日日夜夜期待着柳蔚给他生个女儿,若是真的生了个女儿,将来也变成……

    为人父的容棱,最关心的,还是子女的教育问题。

    就在柳蔚想方设法发泄怨气,将忍了数月的一肚子火,公报私仇的全发在钟自羽身上时,容棱则越想越远。

    甚至已经开始思考,以后该为他那还不一定是不是女儿的孩子,请哪位女先生,进王府教导好。

    听说翰林院苏学士有位从小饱读诗书的千金,如今已年过十八,明年成婚,算一算,柳蔚生产的日子,再算算“女儿”长到五岁可开启蒙的日子,嗯,苏学士的女儿,是个合适的人选。

    杭公公站在那儿问了容棱话,却见这位御前侍卫一声不吭,顿时杭公公就不悦了,加大了声音道:“问你要不要进去看看!”

    杭公公声音太大,容棱被迫回神。

    冰冷的视线扫了杭公公一眼,容棱却是在问:“翰林院苏大学士,公公可识得?”

    杭公公一愣,在错愕一瞬后,又立刻打起精神,压低了声音问:“怎的,翰林院苏大学士,与柳丞相有什么不同的关系?莫非,柳大人与丞相谈的事,与翰林院苏大学士有关?”

    容棱不知杭公公在说什么,只问:“苏大学士人品如何?”

    翰林院的,容棱与其打交道的日子不多,武将,与文官总是有些不对盘。

    杭公公眼睛眯起,表情郑重:“果然,苏大学士与丞相大人有所牵连?”

    牛头不对马嘴。

    容棱皱眉,不问杭公公了,打算回头自己去打听。

    杭公公看这御前侍卫不语了,只以为自己聪明给猜中了,表情越发的凝重起来。

    而就在这时,房门内,传来一声惨烈的尖叫:“啊——”

    杭公公头皮一麻,打了个冷颤颤的激灵,听出那不是柳蔚的声音,便知是向易的声音。

    杭公公又开始原地打转,也再次看向容棱,征询意见:“柳大人这是做什么呢?咱们还是进去吧,进去看看吧!”

    容棱没吭声,只是伴随着钟自羽的尖叫声越来越大,他重新开始思考,一个女先生,够是不够,要不,再找一个?

    房间内,柳蔚眼看着差不多了,钟自羽现在的模样,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来形容,真的一点都不夸张。

    最重要的是,钟自羽很想晕,痛晕,伤晕,怎么晕都行。

    但柳蔚就是不让钟自羽晕,反而让钟自羽非常的有精神,再带着这种精神,亲眼看着自己如何被折磨得犹如一个破布烂娃娃。

    钟自羽的自制力的确不俗,柳蔚在撒完了半瓶银蝎粉后,看居然还不够火候,只能忧伤的拿起小解剖刀,在钟自羽身上扒拉半天,找了一块儿干净的地方,一刀一刀的戳。

    哦,这是大腿,没事,不割到动脉不会死人的,那就在这儿割十刀吧。

    对了,割完了还有另一条腿,嗯,两条腿就是二十刀,可以消磨半刻钟的时间了。

    柳蔚割着玩,钟自羽却眼睁睁看着自己全身上下被血染红。

    直到,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连最后一丝力气也提不起,连叫都叫不出声,柳蔚才眼前一亮,从地上爬起来。

    一枚玉佩从柳蔚袖中滑出,柳蔚将奄奄一息的钟自羽随便拖到墙角,让他背靠着墙壁而坐,才拿着玉佩,在他眼前晃悠。

    “这么疼,你一定困了……”

    柳蔚的声音,刻意放柔,语气轻和又细软,一字一句,落在钟自羽耳里,透过耳廓,转换成另一种声音。

    钟自羽觉得大脑越发不受控制,本就勉强支撑着的意志,在这一刻,彻底溃塌。

    柳蔚在问话,钟自羽却不知道自己回答了什么。

    但钟自羽清楚,自己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所以,自己想必是什么都没说。

    应该,是什么都没说。

    柳蔚双眸敏锐的瞧着钟自羽,问了好几句,也真实的听到了对方的回答。

    但钟自羽的回答实在没什么创意,说来说去,只有三个字。

    “岳单笙……”

    柳蔚看着手里的玉佩,拍拍脑门,打算重新开始。

    “你困了吗?眼皮是不是很重?身子是不是疲倦?你若是困了,便闭上眼,好好的休息,不要害怕,也不要挣扎,慢慢的,将自己放松下来……”

    柳蔚轻轻的说着,待到差不多的时候,便问:“你为何,要杀害月海郡主?”

    钟自羽双目紧闭,浑身上下皆是狼狈,听着柳蔚的话,嘴里,却还是念叨着那三个字:“岳……单笙……”

    柳蔚皱眉:“你是说,你为了一个叫岳单笙的人,杀害了月海郡主?”

    钟自羽的眼角划出透明液体,那液体混合着他脸上的血,很快便融成鲜艳的红色。

    柳蔚凑近钟自羽的唇边,终于听到他说了不一样的字眼,他说:“单笙……我……我错了……”

    柳蔚觉得情况有点不对头,岳单笙,这个名字很是耳熟。

    想着古庸府时发生的一幕幕情景,那两幅由小妞所言,自己所绘的两幅肖像图,便映入眼帘。

    岳单笙,岳重茗。

    好似,就是那对兄妹。

    而自己,也是因着与岳重茗格外相似,而入了这变态之眼。

    看着钟自羽竟念着那岳单笙的名字掉下泪,柳蔚沉默了一下,拉了把椅子,坐到对面,继续用蛊惑的声音问道:“告诉我,你做了什么,对不起岳单笙之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