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63章 人我带走,东门下红墙一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63章 人我带走,东门下红墙一见

    不知容棱心中所想,柳蔚转头,再次看向钟自羽,并且踢了钟自羽一脚。

    钟自羽还是没醒。

    柳蔚想了想,躬下身去,压低了声音,继续道:“岳单笙不喜你所为,不悦你所行,那你,又该如何弥补?”

    钟自羽浑浑噩噩的没有说话,但他却紧皱眉头,身体不自觉的动了动。

    柳蔚看钟自羽这模样,心知是药效将过,便从袖袋中又拿出一颗药丸,强行塞进他嘴里。

    钟自羽脸上明显出现挣扎之色,但在面色难看一阵后,又恢复如常,显然,是药再次生效了。

    柳蔚靠近一些,打算将问题再问一遍。

    但刚要开口,却听容棱猛然起身,巨大的动作,带动了身下那把红木圈椅,椅子瞬时向后移了好大一段。

    柳蔚仰头,看向容棱:“怎的……”

    话还未说完,柳蔚也是表情一变,视线投向门扉方向,蹙了蹙眉,快速的走过去。

    容棱伸手拉住柳蔚。

    柳蔚前行的步伐因此一顿,回头瞧向容棱,凝色道:“有人。”

    “嗯。”容棱却道:“你留下来!”

    话落,容棱又看了一眼地上狼狈成一团的钟自羽,似乎有些犹豫。

    柳蔚看出容棱的担忧,便道:“人都这样了,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况且药刚喂下,醒不过来。”

    容棱还是有些迟疑,但看在柳蔚单枪匹马,亦能将人擒住的这一点上,到底给了柳蔚些信任,紧了紧她的手,道:“小心。”

    柳蔚也拍了拍容棱的手,让他快去。

    方才门外一道古怪罡劲掠过,那罡劲,但凡是习武之人,都能感觉出,这周围,有绝顶高手出没。

    只可惜对方一闪而过,转身即无踪。

    柳蔚不敢确定那人是真的走了,还是隐秘了行踪,继续藏在附近,而显然,容棱也是有一样的顾虑,所以,打算出去查看一圈。

    待容棱离开,柳蔚在关门的时候,却看到杭公公在附近探头探脑。

    柳蔚道:“劳烦杭公公去叫些人来,将这院落团团围住,莫让一只苍蝇飞进!”

    杭公公忙上前两步,问:“柳大人,这到底怎的回事?向公公呢?向公公还未醒吗?你们在屋子里,到底作何?”

    柳蔚没有回答,只是冲杭公公点点头,道:“劳驾!”

    说完便“啪”的一声将房门关上,杭公公见状气得鼻子都歪了,满脸的怒色,却又不得不出去叫人。

    可在杭公公刚刚转身,打算出小拱门时,却听房间门又开了,柳蔚直接走了出来。

    杭公公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阴阳怪气的问:“大人还有何吩咐?”

    柳蔚没说话,只是面色铁青的看着杭公公。

    杭公公见柳蔚古怪,弯了弯身,又谨慎的唤了一声:“柳大人?”

    柳蔚似这才回神,十分疑惑的看向杭公公。

    杭公公慢慢走过去,站到柳蔚面前,见柳蔚目光竟是有些呆滞,便伸出手,在柳蔚眼前挥了两下,问:“柳大人,您怎的了?”

    柳蔚定定的看着杭公公,再看看周围,脸色变了:“方才,你可瞧见了什么?”

    杭公公被问得不明所以:“瞧见什么?”

    柳蔚不可思议的指了指四周,道:“就这附近,你可见到什么可疑之人?”

    杭公公看看左右,这儿轻丝雅静的,一个鬼影子都没有,哪来的什么可疑之人?

    杭公公老实的摇头。

    这一摇头,却见柳蔚的面色更难看了。

    杭公公闹不懂柳大人怎么了,正要再问,却听这柳大人,失神的道:“向易,怎么会不见了……”

    “啊?”杭公公也愣了,愣了良久,最后却是一笑,道:“这向公公不就在房间里,一直没出来吗?怎的会不见呢?柳大人,您这是在拿杂家开涮?”

    柳蔚不发一言,却是微让开一步,空出了路。

    杭公公还是笑着,直接走进门,对着里面的床榻道:“向公公不就在……”

    后面的话,在杭公公看到空空如也的屋内时,生生卡在了喉咙里。

    空气中,飘散着一股子血腥的味道,地面上,有好几滩的脏血,屋子窗户是打开的,但是屋子里头,却的确一个人都没有。

    “这……”杭公公也很错愕,他快步在屋子里绕了两圈,将这方寸大的地方走遍了,翻遍了,才面带惊异的问向柳蔚:“柳大人,向公公呢?”

    柳蔚看杭公公一眼,很是烦躁的板起了脸。

    方才容棱出门,自己跟随到不过门口位置,接着又吩咐了杭公公两句,前后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

    而再回屋子,屋子里,却已经没有了钟自羽这人。

    再看,房间窗户大敞,显然说明钟自羽就是从窗户逃脱的,但这不对。

    钟自羽现在的情况来看根本不可能苏醒,更别说是在这么短的时间,避人逃走。

    这不科学,也不现实。

    可是,钟自羽就是不见了。

    “不可能……”柳蔚喃喃自语的念着,无法接受这一切。

    杭公公现在觉得整个屋子里都凉的发麻,他缩着脖子,赶紧跑到屋子外,眼睛惊恐的看着屋内,颤颤巍巍的问着:“柳大人,这是不是,是不是妖邪作祟……”

    妖邪,根本不可能,柳蔚不信这世间有妖邪。

    但是,人呢?

    这一个大活人,去哪儿了?

    而就在柳蔚百思不得其解之时,空气中,一道破空之声,势如而来。

    柳蔚眼神一凛,一把推开那杭公公,自己身子也灵力的往侧面一偏。

    杭公公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推,给直接摔在地上。

    杭公公心中恼火,正要发作,一抬头,却看到自己方才站的位置,前方雕花木梁上,正插着一支飞镖。

    “这是?”想到自己若非已是躲开,这尖锐的飞镖便要刺入自己后脑,杭公公就吓得面色苍白,血色全无。

    柳蔚皱眉将那飞镖拔下,看到上头,绑着一个半截手指长短的竹筒,将竹筒打开,里面是一张纸条。

    展开纸条,瞧着上面的一行字,柳蔚脸色再次一变。

    看柳大人立着不动,杭公公又小心翼翼的站起来,蹭过去,探头看了一眼。

    柳蔚也没挡着,杭公公便看了个明白,那纸条上写着——人我带走,东门下红墙一见,速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