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魔道祖师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赘婿  永夜君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71章 容棱被逼疯了狠起来会怎么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71章 容棱被逼疯了狠起来会怎么做

    “都怪向易?”柳蔚问道。

    “娘娘,似是将整颗心都放在了他的身上,所以,现在向公公的所作所为,不过是一些回报罢了。”

    柳蔚惊讶,原来黄儿知晓的不止裳妃之事,看来还有更多,这便倾了倾身继续问:“回报?此话怎讲?”

    黄儿干脆的道:“娘娘被以勾结权王的罪名抓捕后,奴婢想尽办法,但能想到的,也只有向公公了,只是他当时远在京郊,等他回来,一切已经来不及了。奴婢的性命,若非岳公子相救,也早在当时,便没了。可是,凭什么?凭什么娘娘为他而死,他事后却能将所有都撇的一干二净?他哪里无辜了?一切明明都是他的错,他诱惑了娘娘,令娘娘变得越发沉迷,而他自己呢?他喜欢的,却是另一个人!此事娘娘不知,奴婢却知晓,奴婢曾见过他抚摸着娘娘熟睡的脸庞,喊着敏妃的名字!”

    黄儿越说越气!

    柳蔚明白黄儿的心情,同时也清楚了,当初将黄儿从皇宫中救走的人是岳单笙。

    一个普通宫女,如何能从那样的地方说逃就逃?还一走便渺无音讯?这里头若说没有什么势力相助,那是万不可能的。

    只是没想到,相助之人会是岳单笙。

    那么,这个岳单笙,在整件事里究竟又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柳蔚没有答案。

    岳单笙这个名字,最近出现的有点多,但柳蔚对这个人的了解并不多。

    除了知道岳单笙的容貌与自己有几分相似,其他的,柳蔚一无所知。

    尤其是,这人究竟想做什么,柳蔚更是毫无头绪。

    而黄儿还在继续说:“娘娘因那孩子而死,临死前,向易都不在娘娘的身边。皇上从来无心,那些嫔妃,皇上一个都不在乎,谁都可以死,谁都可以利用,皇上愤怒娘娘与人私通,处决娘娘的同时,不忘将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强加于娘娘身上,一箭双雕,皇上,只怕对这个结果,也很满意吧……”

    看黄儿双目含泪,气急咬牙的模样,柳蔚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黄儿在难受了一会儿后,闭了闭眼,再抬头看着柳蔚,道:“或许,皇上处死娘娘,还有另一个原因,推涛作浪。”

    “哦?”柳蔚等她说下去。

    黄儿没说,泪雾朦胧的眼睛却看向了那扇紧闭的门。

    柳蔚顺着黄儿的视线看过去。

    “那位容都尉……”黄儿停顿一下,慢慢的道:“容都尉离京之前,娘娘曾见过他的。”

    柳蔚一怔,随即错愕道:“你是说,裳妃之所以令皇上不愿容忍,还因为容都尉?”

    黄儿凄楚一笑:“宫中谁人不知,敏妃娘娘当年待三王爷如亲子一般,敏妃过世,裳妃娘娘进宫后,容都尉与其虽没有太多接触,但,皇上大概也一直都提防着的,而那次见面,必然,是被皇上知晓了……”

    黄儿没再说下去,但柳蔚基本上听懂了。

    不禁想到容棱曾提起过,离京前,裳妃的确找过他,那是他和裳妃唯一一次私下接触。

    裳妃那次很明确的问容棱,是否对那九五之位,有想法。

    容棱当时回答是——不。

    且不论裳妃如何做想,倘若这件事被乾凌帝知晓了,乾凌帝必然会以为,裳妃怀了身孕,害怕了,就想笼络皇子容棱,助其登九五之位,从而保全自己与孩子。

    因此,裳妃在乾凌帝眼中,已经是个绝对留不得的人了。

    柳蔚皱眉,这件事,她不会告诉容棱。

    容棱是个冷漠的人,至少他对乾凌帝表现出的态度是这样。

    容棱心里,比谁都要怀念敏妃,他觉得自己对不起敏妃,对不起那曾经对他百般维护照顾的好人,如今,若是知晓敏妃的妹妹也是因自己而死,他,只怕……

    柳蔚不知容棱被逼疯了狠起来会怎么做,但柳蔚真的一点也不想试。

    “大人还想知道什么?”

    柳蔚道:“你所知的,都想。”

    黄儿凝视着柳蔚,问了句:“玉屏公主,还活着吗?”

    柳蔚深吸口气,看来这个黄儿,知道的真的不少。

    “你是知晓,玉屏公主会遇害?”柳蔚提起精神。

    “公主已经去了?”黄儿面色平静,自嘲道:“奴婢被关押太久,外头的消息一概不知,还请大人告知。”

    柳蔚审视的看了黄儿片刻,道:“玉屏公主已在约十日前,薨了。”

    黄儿闻言,点了点头,脸上没多少意外。

    柳蔚问:“你知道什么?”

    黄儿看着柳蔚,却又问道:“玉屏公主是第一人,在这之后,宫中还死过人吗?”

    柳蔚的目光这下更不淡定了,这个黄儿,远比她想的还要复杂。

    这个时候,柳蔚已经收起了一开始的试探之心,认真点头,道:“接连去了沁阳公主,月海郡主,还有几个宫女。”

    黄儿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失笑道:“都让娘娘给说准了。”

    “裳妃娘娘?”

    黄儿道:“娘娘在出事的前两日,就知晓了什么,那两日,娘娘几乎没有睡过,还总是自言自语,掐着手指,算着日子。”

    “算什么日子?”

    “奴婢问过娘娘,娘娘说,京中将有大事发生,而她是死是活,就要看这次了。”

    “是何大事?”柳蔚坐正了一些,语气也更紧逼了些。

    “究竟何事,娘娘没有明确的说,只说,待玉屏公主请回佛像,一切,便有答案了。”

    “佛像?”

    柳蔚想起,金南芸曾说,玉屏公主死前,的确有前往清香观,但玉屏公主请的却并非是佛像,而是,阎罗王。

    黄儿道:“实则,请的并非是真的佛像,而是一道,令。”

    “令?”柳蔚皱起眉,觉得自己越发闹不懂了。

    “请了钟馗,便是先下手为强,请了白玉观音,便是静观其变,请的阎罗,便是……牺牲。”

    柳蔚沉默一下,问:“究竟,你家娘娘想做什么?”

    “不是娘娘要做什么,是有人要娘娘做什么!娘娘若想保住肚子里的孩子,保住性命,便只能听令行事!而容都尉不在,族内娘娘自然亦是不敢言明,向易,便是娘娘唯一的依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