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73章 容棱这一吻,很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73章 容棱这一吻,很深

    柳蔚将宣纸递到容棱面前。

    容棱蹙起眉头,专注的在看。

    柳蔚想了想,道:“若黄儿所言都是真的,那么,这桩案子,就真的复杂极了,向易效忠太妃,我早该想到,但因钟自羽假扮向易,混肴其中,我竟是给忽略了,钟自羽或许只是假扮了向易几日,并不是长久假扮,所以,向易受太妃之命,回宫办事的可能性是存在的。而若玉屏公主与裳妃娘娘都受制于太妃,那她们的死,恐怕真的就要朝这个方向查了。现在琴儿死了,钟自羽被魏俦藏了起来,可是,真正的向易在哪儿?向易这个人,很重要。”

    “向易怕是轻易不会出现。”容棱快速的将黄儿所说内容都看完,随后收起,才对柳蔚又道:“事情既已败露,向易只会离开,不会露面。”

    “话虽这么说,但总要找找看,人总不能消失的跟没存在过一样。”

    容棱一时没有作声,只沉默半晌,才看着柳蔚的眼睛,问道:“若幕后元凶,当真是太妃,你待如何?”

    “嗯?”柳蔚一滞。

    “你打算,搅进皇帝与太妃的斗争之中?”容棱道:“最后元凶若是太妃,父皇必然是心喜,借你之手,来办他之事,或许,父皇一开始准你查案,便是持着这个意思,而太妃在后头行动,父皇,其实早已一清二楚。”

    “如果一切真的是这样,我也不意外。”柳蔚表情很是平静:“登基数十年,这帝王心术,想也不容小觑。”

    人命案查到最后,竟是成了两股权势的博弈,柳蔚的确有些恶心。

    容棱表情未变,只是握住柳蔚的手,用指腹来回摩挲着柳蔚的手指,深邃视线定定的看着她道:“我不会让你有事。”

    柳蔚对他勉强扯出一丝笑容,点头。

    被两股极强的势力夹在中间,这种滋味,不会好受。

    一方赢了,另一方必然会视柳蔚为眼中钉,肉中刺,那个时候,吃苦头的,是柳蔚一人,没人为她抵挡,没人为她承担,唯一能守护她的,这个世上,或许也只有容棱了。

    容棱认真的眉眼望着柳蔚,有什么东西在两人间缠缠绕绕的,气息渐渐不匀,柳蔚只见他突然起身,走到她面前,捧着她的脸,低头,吻住她的唇。

    这一吻,很深,他,久久没停。

    而此时,两人都不知晓,他们以为的结果,并非是真正的结果,以为的真相,也不是全部的真相。

    他们,忽略了很重要的东西。

    ……

    “凶器。”七王府院落后门外的一条小街巷里,柳小黎指着地上的一根树枝,咄咄逼人的道:“你,就是用这根凶器,把死者杀害的!”

    站在柳小黎面前的容倾,见柳小黎说的疾言厉色,眼神锐利,不禁吓得后退半步,撅着小嘴,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柳小黎看容倾这个模样,气势一收,用软软的声音,不满的道:“你怎么都不反驳?”

    容倾眼眶里已经包着泪,他看着离这儿不远的七王府后门,鼻尖越来越红,他想找奶娘,想找小厮,想告诉别人,他被这个很坏很坏,很凶很凶的大坏蛋给绑出府了。

    他不想出府,他想在屋子里好好的待着,但这个大坏蛋说要和他玩“凶手和捕快”的破案游戏。

    他根本就不想玩,可是大坏蛋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就直接把他扛起来,从房顶上飞出来了。

    会武功……真好。

    现在他被大坏蛋吼得直不起腰来,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也不知道凶手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更不懂怎么反驳,他又没杀过人,他根本不会杀人啊,又没有人教他……

    容倾越想越委屈,越想越可怜,他无辜的眨眨眼,立刻眨出两行滚烫的泪珠,这像是一个讯号,他终于崩溃了,蹲在地上,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小黎看着他说哭就哭,吓得眼睛瞪得大大的,今天他生病,容叔叔说可以不用抄书,他觉得难得放假一天,就找小伙伴上街玩,但是,但是他的小伙伴好像不喜欢呢。

    容倾岂止是不喜欢!他简直觉得自己被绑架了!

    他根本不想和这个大坏蛋玩,他最讨厌这个大坏蛋了!最讨厌了!

    小黎挠挠头,看容倾哭得停不下来,也有点手足无措了,他把小手放在裤腿上擦了擦,慢慢探过去,本来想碰碰容倾的头,最后又把碰改成了戳,还因为力道没掌握好,一下子,把本就蹲着哭的小孩,戳得一歪,直接跌到地上坐下了。

    小黎觉得不可思议,也撅着嘴,低头对了对手指。

    容倾愣了一下,然后,又是“哇”的一声,哭得直抽抽。

    大坏蛋不止欺负他,还打他,大坏蛋明明答应过父王,不会打他了,但大坏蛋又打他了,这个大坏蛋,他他他……

    容倾气的说不出话来,小黎也吓着了,站在旁边动都不敢动一下。

    而就在两个小家伙闹得不愉快时,一声轻笑,从巷口传来。

    小黎一转头,就看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家,正站在那里,笑容慈祥的看着他和容倾。

    小黎歪了歪头,这个陌生的老爷爷,他不认识,但是这个老爷爷都走到巷子口了,他却没听到任何脚步声,更不知有人靠近,这让他觉得有些奇怪,自己的耳朵,难道也不好使了?

    容倾还在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像是要把这阵子受到的欺压和委屈,一口气全发泄出来。

    小黎听着他的哭声,便无暇顾虑其他人,只能蹲下身,抓抓脸皮,小声道:“喂,你别哭了。”

    “哇!”容倾哭得更大声了。

    小黎吓得后退了半步,手指掏掏耳朵,小嘴也撅了起来,显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纠结了许久,柳小黎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什么,立刻蹬蹬蹬的就往旁边的一棵树上爬。

    容倾哭得浑然忘我,根本没管柳小黎怎么样,只哭自己的,且越哭越投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