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74章 看的柳小黎心都化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74章 看的柳小黎心都化了

    等到容倾哭得眼睛开始累了,不自觉的打哈欠了,才小脸红扑扑的想悄悄看大坏蛋一眼。

    这一看,却恰好看到大坏蛋从一颗大槐树上跳下来。

    容倾站起身来,想趁着大坏蛋没注意,偷偷跑回七王府。

    但刚转身,还没走上半步,肩膀便被拍了一下。

    他身子一僵,转过头来。

    就见大坏蛋笑着站在他身后,开心的道:“你不哭了?”

    容倾一愣,小嘴一撇,又打算哭。

    柳小黎立刻说:“不哭了好,不哭了好,你不要哭了,爹说,爱哭的孩子会尿床。”

    大坏蛋说完,容倾刚要反驳,说他才不会尿床,他从一岁开始就不尿床了,这是全府都知道的事!但是他还没开口,就听大坏蛋又说:“我有个东西送给你,是个好东西,可说好了,我给你了,那就不能哭了,一滴眼泪也不准流。”

    容倾皱了皱鼻子,无声的抗议,但又有点好奇对方会送什么东西给自己?是金如意,还是翡翠马,这些东西,他有很多,并不稀罕。

    不过,既然大坏蛋都要送东西给他赔礼道歉了,他勉为其难,也可以原谅大坏蛋,前提是,大坏蛋以后不能再欺负他!

    “答应了吗?”小黎问他。

    容倾迟疑了一下,声音嗡嗡的说:“你要,送我……什么?”

    他的声音很小,显然是有些不好意思,但小黎听到了,小黎藏在背后的手一下子伸出来,摊出小小肉肉的手掌,比到他面前,笑开了眼:“小花,我把小花送给你。”

    容倾紧了紧眼睛,眼皮抽搐的看着那只送到自己眼皮底下的小短手,以及,手上那只,毛茸茸,花花绿绿的,正噙着一双芝麻大的红眼睛,直勾勾盯着自己的毛……蜘蛛。

    蜘蛛不是都要冬眠吗!

    容倾只觉得脑袋都炸开了,他抖着全身,身子想退,但腿发软,不听使唤,脚跟愣是动都动不了一寸。

    而在这久久的沉默下,小黎便很自然的提着毛蜘蛛的一只腿,将它拎起来,然后,直接搁在容倾的脑袋上,乐呵呵的道:“小花也很喜欢你呢,你知道吗,珍珠一直想吃小花,从发现它在这棵树上安窝那天,就一直打它主意,不过我给拦下来了,娘亲说,小花是难得的黑寡妇与捕鸟蛛的杂交品,很有药用价值,我打算把它养大,再把它的毒螫和毒腺剔出来,提取毒素做药,不过……给你吧,大不了我以后再找别的蜘蛛。”

    小黎说着,眼神还很不舍的一直盯着容倾的头顶,看啊,小花多可爱,趴在容倾的头发上,用小脚去扒拉容倾的头发,那样子多招人喜欢啊。

    而且小花外形也漂亮,后背是棕色,毛腿是绿红相见,一双眼睛也炯炯有神,简直是蜘蛛界的小公主,看的柳小黎心都化了。

    容倾无法理解柳小黎的心情,更无法理解柳小黎说的话,事实上,他现在头有点晕,眼睛有点花,除了头皮发麻,全身起鸡皮疙瘩,心脏砰砰砰跳的快崩溃外,他的某个地方,起了点变化。

    一点,很微妙,很微妙的变化。

    而两个呼吸的功夫后,柳小黎发现了小伙伴的这点变化。

    他低下头,错愕的看向容倾的裤裆,然后,脱口而出:“你……你尿裤子了?”

    容倾耳朵里的确听到了这句话,但是,他什么都来不及说,因为他眼皮一翻,身子往后一趟,彻底没知觉了。

    他,晕过去了。

    柳小黎看着小伙伴哐当一声落地,还很茫然,又看到小花趁机从容倾头发里钻出来,吭哧吭哧的跑到他脚边,他顺手一捞,将小花丢到自己头顶,然后蹲下身看着容倾,很懵然:“他……他怎的了?开心得晕过去了吗?”

    小花当然没办法回答柳小黎,它只是很勤快的把柳小黎的头发刨得很乱,然后找了一个安生的地方,趴下,就不挪窝了。

    小黎抓抓脸皮,用手戳戳容倾,看容倾一点也不醒,有点慌了。

    柳小黎想,不就是尿裤子吗?娘亲说,小孩子都会尿裤子,只要乖乖沐浴,换条裤子,再从房间里走出来,就又是一条好汉了呢。

    “你把他吓坏了。”苍老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

    小黎仰起头,就看到方才巷口那个满头花白的老人,不知何时走到了自己跟前,正含着笑,亲和的看着自己。

    小黎从地上站起来,望着这位慈眉善目的老爷爷,乖乖唤了一声:“爷爷好。”

    老人温和的伸手,似乎想摸摸小孩的脑袋,但看到小孩头上那安家落户的毛蜘蛛,他停在半空的手又转了一个弯,收了回来,道:“你可知,小孩子不可以与毒蝎毒虫为伍,更不能用这个,去吓其他小朋友。”

    小黎眨眨眼,指指自己的头顶,问:“爷爷你说的是小花?”

    老人看着那只毛蜘蛛,点头:“这只毒蜘蛛,若是让它咬上一口,怕是当即便要丧命。”

    “不会当即丧命的。”小黎实事求是的说:“小花虽然是黑寡妇与捕鸟蛛的杂交,但是它年纪还小,才半年都不到,我爹说,这个阶段的蜘蛛是最好养殖的,杀伤力不足,防御心低,若是再大一些,只怕就不好接近了。”

    老人听这小家伙说得一套一套的,愣了一下,随即失笑。

    小黎不知道老爷爷在笑什么,有些迷糊,然后说:“爷爷,我不能陪您聊天了,我得把他送回去,他身上有尿骚味,太凉了,也会生病的。”

    老人闻言,更是笑得直摇头,最后摆摆手,道:“去吧。”

    小黎这就弯腰,费力的抓起昏厥的容倾,把他抗在肩上,还很有空的对老人鞠躬,道:“爷爷再见。”

    老人眼看着小孩要进王府后门,便又唤了一句:“等等。”

    小黎停住,转头看着他:“爷爷还有事吗?”

    老人走到柳小黎面前,蹲下身,看着小黎白净乖顺的小脸,似是越看越满意,最后伸出满是皱纹的手,从尾指上,慢慢脱下一只尾戒,递给小黎:“送给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