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76章 容棱在意的,是白玉戒指上的图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76章 容棱在意的,是白玉戒指上的图纹!

    柳小黎不知道娘亲为何要装病,但他觉得是因为他,小家伙眨巴眨巴眼睛,看看娘亲,又看看容溯,模样瞧着很沮丧。

    所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容溯今日是铁了心不会让柳蔚逃脱,也不废话,直接指着小黎,道:“可知他今日做了什么?”

    柳蔚这会儿是真的头疼了,她深吸口气,做好了思想准备,摆摆手道:“你说吧。”我承受得住。

    容溯冷嗤一声,看向小黎:“自己说!”

    小黎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他就记得,他把昏迷的容倾背回王府,让奶娘给容倾洗澡换衣服,接着,奶娘尖叫起来,然后,整个院子里的人都惊动了。

    还有几个他不认识的姨姨也过来了,最后,他就被撵到了王府书房,然后,就成了现在这样。

    小黎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不是这件事,于是他就把这一大段完整的说出来了,他刚说完,就瞧自家娘亲沉痛的扶着额,一脸想骂脏话的表情。

    小黎不明所以,他走过去,拉拉娘亲衣角,小心翼翼的问:“爹,我又做错了什么吗?”

    柳蔚吐出口气,抱着最后一丝期待,看着儿子,问:“是你把容倾弟弟偷带出去的?”

    柳蔚话刚问完,那边容倾的奶娘便道:“少爷明明在房中念书,老奴在外头一直守着,可半点征兆都没有,这小公子突然就从外面把少爷背回来了!王爷,您说这大门都关着,少爷能出去吗?这可不就是这小公子不知从哪儿,把咱们少爷给拐……”

    “奶娘。”奶娘的话还未说完,一声制止,将话头打断。

    奶娘忙停下嘴,回头看了眼她家姨娘,不敢吭声了。

    这奶娘如此急于告状,不过是怕担上一个照料不周的罪名,被主家责罚,但柳蔚也相信,容溯在前,这奶娘也不敢全然信口雌黄,看来,小黎恐怕还真的把人家儿子给拐带出去,又给弄伤了送回来。

    柳蔚皱眉,视线不觉一转,看向刚才喝止奶娘的那女子,那人,好似就是容倾的母亲。

    而柳蔚这么看过去,对方也看过来。

    柳蔚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愤怒。

    同样作为孩子的母亲,这种心情柳蔚很能明白。

    眼下事情不想发生也发生了,柳蔚关怀的问了一句:“敢问那孩子,可还好?受了什么伤?伤情重不重?”

    那女子正要说话,容溯却接口道:“晕了过去。”

    算是不幸中的大幸,没被祸害的缺胳膊断腿的。

    柳蔚板起脸,看向儿子:“究竟怎么回事,你还不说?”

    小黎看娘亲吼他,小嘴一撇,特别委屈:“我……我也不知道,原本我们玩得好好的,我还把小花送给了他,谁知道,他突然就……突然就晕了过去,我……我真的不知道,爹……”

    小家伙说着,又跑来抱住娘亲的腿。

    柳蔚一听小花,眼皮就颤了一下。

    大略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小花是只野生的毒蜘蛛,被小黎发现,因为年纪太小,毒腺还未发育完全,柳蔚不想提早挖取腺体制药浪费,便让小黎先养着,能养多大就养多大。

    小黎回京后便被关在府里,哪里都不能去,小花,算是他寂寞的时候,陪他的一个小伙伴。

    不曾想,他居然把毒蜘蛛送人了。

    容倾那孩子柳蔚见过,比大妞小妞还娇气,一看到毒蜘蛛,不说吓晕,吓死都有可能。

    柳蔚想通了来龙去脉,却不能说出来。

    但容溯敏锐,立刻就问:“小花?”

    柳蔚赶紧道:“是只小蛐蛐,小黎抓的,平时可宝贝了。”

    容溯闻言对视柳蔚,目光半信半疑。

    小黎张口正想说,小花是蜘蛛,不是蛐蛐,却被娘亲一把揪住,拉扯到了跟前。

    他这恍惚一下,也被转移了视线,就忘记了小花的事,而是无辜的望着娘亲,满脸可怜。

    柳蔚没有同情他,但毕竟也是自己儿子,袒护总是有的,她犹疑了一下,看看四周,最后对容溯道:“可否单独说两句?”

    这里人多口杂,再对峙下去,也是吃亏,其实就是小孩子皮闹,而错就错在,两个孩子的世界截然不同。

    柳蔚会教育小黎,但却不想其他人对孩子过多的指指点点。

    容溯深深的看了柳蔚一会儿,沉默半晌,到底是挥挥手,让其他人先都出去。

    “王爷!”容倾的母亲不服,正要再说,却被容溯侧目冷视一眼,就那一眼,便熄了此女子,接下来的话。

    四周的人,零零散散的离开。

    待房间里只剩下容溯,柳蔚,小黎三人,柳蔚才指着外头道:“让容棱也进来吧。”

    容溯寒着一双眼睛看着柳蔚,表情冷硬。

    柳蔚也不管容溯同不同意,拍拍小黎,道:“去叫你容叔叔进来。”

    小黎手还揪着娘亲的衣角,见娘亲没骂自己,只让自己去叫人,就乖乖的去了。

    待家长都到齐了,这事怎么解决,也该谈谈的。

    柳蔚坐去了容溯对面,做出一副摆事实,讲道理的姿态,容棱则坐在另一边,手里端着杯子,不冷不热的喝一口茶,神色看不出喜怒。

    “小黎。”柳蔚唤了一声。

    小黎乖乖的走到娘亲面前,模样可怜的低垂着头。

    柳蔚道:“跟叔叔道歉。”

    小黎撅着嘴,头都没抬,声音嗡嗡的说着:“对不起……”

    柳蔚皱眉:“大声点!”

    小黎便加大了点声音,又说了一遍。

    小黎的表情明显心不甘情不愿,似乎根本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道歉。

    柳蔚现在也不好跟他解释,只道:“你是小哥哥,弟弟出了事,你就要承担责任,况且,还是你带小哥哥出去的。”

    小黎将脑袋垂得更低了,没说话,但态度还算端正。

    柳蔚知道儿子不表态,实则就是不认错,或者不觉得自己有错,柳蔚头又疼了,她看向容棱,求助。

    容棱这时才把茶杯放下,对小黎道:“过来。”

    小家伙步伐拖沓,无精打采的走过去,站到容棱面前。

    容棱看着他这不服的样子,沉下脸色,正要开口,视线却突然定到小黎白白嫩嫩的小手上。

    小家伙的两只爪子很好看,粉嘟嘟,软绵绵的,因为紧张,小黎从方才开始,便一直揪着手指,而容棱方才没在意,现在凑近了一看,却看到小黎拇指上,带着一个白色的玉戒指。

    那戒指的质地不差,乃是上等羊脂玉,可让容棱在意的不是这玉戒指的价值,而是上面的图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