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80章 柳蔚心底,涌出一股无名火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80章 柳蔚心底,涌出一股无名火

    春节已经近在眼前。

    这两日,杭公公与林盛几乎时时刻刻都想缠着柳蔚,可是柳蔚,却没心情应酬他们。

    再一次碰面,柳蔚什么都没说,直接去了禁宫监牢。

    柳蔚第二次来找柳城。

    “我就猜到了你会来!”柳城一进入那小牢间,便卸下了在狱卒面前痴痴傻傻的伪装,眼神睿智的看着柳蔚道:“但未曾想到会是这般迟,距离上次见面,已经,过了两日了吧?”

    牢中时时暗无天日,柳城费心掐算着日子,想来,是一直将这件事记在心上的。

    上次,柳蔚引导柳城,让柳城将知晓的事,都告诉她,而她给出的交换条件是,她有办法让他出狱。

    说起来,上次不过是柳蔚知晓乾凌帝有意向派柳城去惠州,所以,打算帮柳家一次。

    所谓的交易,可以说是根本不存在。

    柳蔚不过是给自己的行为找一个合理化的解释,同时,也让柳城没那么防备。

    但上次钟自羽假扮的向易突然出现,柳蔚不知道钟自羽与柳城说了什么,后来,也没机会和时间再问。

    只是这次,柳蔚又来,却不再是谁能敷衍一二。

    柳蔚是急于要从柳城的嘴里,挖出东西。

    在小牢间里一呆,这就是大半个时辰。

    门外的狱卒,如上次一样,还是在兢兢业业的偷听,不敢懈怠,但他依旧是什么都没听到。

    等到柳蔚出来,狱卒眼神复杂的看着柳蔚,笑了一下道:“大人……谈完了?”

    柳蔚点头,面露疲惫。

    狱卒这便又道:“柳丞相因着上次那病,一直呆呆愣愣的,人也老了不少,难为大人还能与其周旋这般久,最后,可有收获?”

    柳蔚看了这狱卒一眼,摇头。

    狱卒不知信没信柳蔚没收获,只阴着语声儿道:“那可要小的动作动作?柳丞相是安逸日子过久了,都忘了这儿是哪儿了!哪怕皇上有令善待,但勾结叛军,企图谋反,被这等子罪名压身之人,又怎会是好说话的?指不定,小的动作一番,大人就有收获了!”

    柳蔚闻言皱眉,摆手道:“算了,也不是问什么大事,不过一两句,无关痛痒,不说也无碍。”

    狱卒似笑非笑,但还是点了点头道:“既然大人不在意,那小的也不多管闲事了。”

    这话说的不阴不阳的,柳蔚听在耳里,一时没有吭声。

    只迟疑一瞬,柳蔚突然又问狱卒:“柳丞相的几位公子,可是也在这牢中?”

    狱卒明白柳蔚的话,笑着道:“大人……是想见见?小的可以安排!这就安排!”

    柳蔚点头,道:“那便柳域吧!”

    狱卒眼皮动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说,只道:“好。”

    柳蔚又回到了那间小牢间,柳城已经被带走,等了好半晌,柳蔚终于等到了柳域。

    看到柳域现在的样子,再想一想方才狱卒的表情,柳蔚心底,涌出一股无名之火。

    相比柳城的安然,柳域的情况,简直糟糕透了!

    柳域脸上身上此刻全都是伤,腿也一瘸一拐的,显然是腿骨还出了毛病。

    柳蔚放在袖子里的手,暗暗握紧,不禁想起,跟柳域同坐马车去往七王府请罪那天开始以及以后的一幕幕。

    这一刻,柳蔚算知道了,为何柳城,方才在告知她那些事时,所提出来的交易,并非是要救他自己的性命,而是要柳蔚,来救柳域。

    作为父亲,哪怕柳城不是一个好父亲,但同一监牢,柳城看着自己的嫡长子一日复一日的遭到虐打,变成如此模样,怎可能好受?

    柳城此番为乾凌帝分忧,得到的结果,是好是坏暂且不说,但柳家其他人,落得一个比一个惨,却是事实。

    柳蔚决定,一会儿从大牢离开,还要去一次相府。

    哪怕有金南芸看着,她知晓柳府的女眷没什么大事,但也必须亲自去看上一眼。

    柳蔚与柳家关系并不好,但柳域,柳老夫人,待她,却一直诸多忍让,诸多包容。

    老夫人身为长者,维护门楣,倒是不说,可柳域是吕氏所出,但他却多次因维护她,而不惜对柳瑶疾言厉色。

    柳蔚不是个不知恩图报的人。

    “坐下!”狱卒恶狠狠的粗鲁一推,这让本就跛脚的柳域直接跄踉,没坐到椅子上,跌倒在地。

    柳蔚眼神一厉,狠狠的瞪向狱卒。

    狱卒在感觉出有道逼人的视线直冲自己后脑勺时,下意识回头一看,却只看到柳蔚表情如常的坐在那里,半点异样都没有。

    “大人,人到了。”狱卒说着。

    这时,柳域扶着椅子站了起来,再老实坐下。

    柳蔚看了眼对面面色苍白,头上还绑着带血布条的柳域,朝狱卒问道:“他这是怎的了?”

    狱卒笑笑,说:“读书人,犟,吃点苦头就不犟了!”

    柳蔚也笑了一下,那笑,未达眼底,却是充满寒意。

    狱卒觉得柳蔚的眼神不对,但要细看时,柳蔚却又已恢复如常,满脸笑意的讽刺道:“读书人就是硬脾气,可也要看身处在什么地方,再犟,就是自寻死路了。”

    狱卒听了,笑的更加放肆,点头道:“可不就是这么个理儿吗?大人您是明白人!”

    柳蔚没再多说,只问:“本官可否与他单独聊聊?”

    “这是自然。”狱卒应着,便退出了小牢间。

    牢间这铁门一关,柳蔚便抬起眸子,看着对面的柳域。

    与柳城伪装出的痴傻不同,柳域看起来依旧很有精神,他是个倔强的人,或者说,读圣贤书的,骨子里都有这股不屈不挠的倔劲儿。

    柳域如今哪怕伤得狼狈不堪,也依旧用他明锐的眼睛,狠瞪柳蔚,目光中满是警惕。

    “你爹让我救你出去。”柳蔚没与柳域多说什么,一语表明重点。

    果然,柳域愣了一下,似乎想到什么,身子微微前倾,问:“父亲这几日期待的来人,莫非就是你?”

    柳蔚点头道:“或许吧。”

    柳域立刻追问一句:“你能救我?”

    柳蔚看着他,自信点头。

    “那可否交换?”柳域握紧双拳,直道:“若是只能救一人,请你救我父亲,只有父亲活,柳氏一族才有希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