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83章 如今,终于等来了转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83章 如今,终于等来了转机

    金南芸瞧了他一眼,没说什么,只是转头,对车外那人道:“驾车,去柳府后巷。”

    星义的同伴闻言没动,只看着星义,等他说话。

    星义在愣神了好半晌后,似乎终于反应过来,他皱眉看着金南芸,倒不是惊讶金南芸知晓自己跟踪她,而是没想到,她竟然敢胆大包天的跑到他眼皮子底下来,还扬言要自己送她一程。

    若是另一个意思上的‘送她一程’,星义倒是很擅长,可这种真的是用马车送的方式,对他来说,实在是有些陌生。

    金南芸本就赶时间,看他们还磨磨唧唧的,直接从袖袋里掏出一锭银子,丢了过去,道:“走!”

    星义看着扔到自己怀里的银锭子,表情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信不信,我杀了你?”

    星义视线危险的盯着金南芸。

    金南芸身子微微前倾,道:“我相信,你可以杀我,但你跟了我数日,还未动手,我便猜测,你上面给你的命令不是杀我,只是让你跟踪我,现在,我自愿走到你的视线内,也不用你跟的那般辛苦了,还不够体贴吗?”

    星义看着这女人,真想一掌下去,把人头盖骨拍碎。

    最后眼看着僵持下去不是办法,星义到底是沉着脸,对车下的同伴,不情不愿的点点头。

    同伴也被现在的情况搞得有点懵懂,但既然星义发话了,他也没什么意见,坐上车辕,便开始驾车。

    马车驶得很快。

    原本以为要半个时辰才能回到柳府的金南芸,发现仅仅两刻钟,柳府就近在眼前了。

    金南芸又拿了一锭银子出来,递给星义:“谢谢。”

    星义脸都黑了,拳头麻酥酥的痒,就想找什么东西揍一下。

    下了马车,浮生去开门。

    金南芸走在后面,等金南芸想再回头与星义说些什么的时候,却看后面,马车一撅屁股就走了。

    金南芸失笑一声,抬脚,踏入后门。

    前面浮生匆匆跑进去,又回来,凑到金南芸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什么。

    金南芸听着,问道:“母亲院子?”

    浮生点头:“说是一来,便去的夫人院子,还未出来。”

    “来了多久了?”

    浮生想想,道:“前后加起来,至少也有半个时辰了,小姐,先生……先生究竟想做什么?奴婢还以为先生回府,是为了探望老夫人,怎的去了夫人那边?”

    想起柳蔚与吕氏的关系,浮生真的不认为二人关系能有多好,明明之前,吕氏那么想除掉先生,为何先生还要自己送上门去?

    况且,浮生可记得,先生连面纱都没戴,难道当真是想表明身份?

    金南芸也觉得这里头不对,她抬起步伐,快步朝着吕氏的院子走去。

    空荡荡的主院,与曾经可谓天渊之别,曾经的吕氏,何其风光,院子里里外外,伺候的人,数得人眼睛都能花掉,但现在,一眼望去,除了满目空旷的院落,还算干净的地砖,以及几个伶仃的下人,当真是什么都没了。

    柳府现在的这种情况,数月下来,金南芸早已习惯了。

    快步进入院子,零星的两个下人看到了金南芸,都没做声。若是以前,这等子擅闯主院之人,哪怕是少夫人,也是要给拦下的,但现在,整个柳府都知晓,这位三少夫人是得罪不起的。

    不止不敢得罪,还得百般仰仗,否则,连现在的日子,只怕都要过不起,更别说,还要眼巴巴苦等丞相大人与几位公子放出来的那天。

    金南芸通行无阻,先去主厅看看,没瞧见人,问了下人才知晓,柳蔚去了吕氏的屋子。

    金南芸立刻转道,要去后院,可走到一半,却见前方一男一女,正缓慢的朝前院走来。

    金南芸停下步伐,看着眼前白衣翩然的男装柳蔚,又看看柳蔚身边,因为常日软禁,而变得憔悴消瘦的中年妇人。

    吕氏现在是当真今非昔比,就连昔日最钟顾的容颜,也仿佛无暇顾及。

    金南芸已有数日没见过吕氏,整个柳府,都日渐衰弱,根本不用看,也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但哪怕心里知晓,再看到吕氏时,她还是愣了一下,记得柳府刚被封的那会儿,吕氏藏着首饰金银,一心为着柳瑶打算,那时候,哪怕吕氏知道柳家终究逃不过一劫,圣意难测,吕氏还是在努力打算着,只为那一线生机。

    现在的吕氏,却好似已经绝望了。

    金南芸不清楚其中内情,但她知道,不止吕氏,便是柳瑶,最近也沉寂了很多,曾经娇蛮任性的柳家小姐,现如今,好几日也不会出院子一次,若说是死了,恐怕都有人信。

    看到金南芸来,吕氏很吃惊,但想到身边还有一人,吕氏便没急着上前。

    现在的吕氏,哪里还敢在金南芸面前摆谱儿。

    日出日落一次,府内就艰难一日,在毫无收入的情况下,府中现如今除了一些卖身契还在的死仆,当真是一个下人也雇不起了,便是那些死仆,也有偷偷跑走的,若是以前,倒还可以去官府报官,请人追回,但现在,他们可怜得连府门都出不去。

    说来也不知那些看守的人是不是故意的,眼看着下人一个个的偷跑,却不阻止,仿佛看着他们整个柳家都乱透了,那些人才开心一般。

    吕氏深吸一口气,实际上,她现在也是过一日算一日,差回娘家的书信,已经送出去三个月了,却连回信都没有一封。

    看来,吕家也是打算独善其身了?

    柳家,真的就要彻底完了?

    每每想到这些,吕氏便寝食难安,而如今,终于等来了转机。

    眼前这位面孔瞧着让人难安,却的的确确是官员的大人,方才询问了许多很久远的事情,吕氏不知大人要做什么,但只有一点是最重要,这人答应说,可以带瑶儿和丰儿走。

    只因这一点,吕氏就可以把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悉数告知。

    为了柳瑶、柳丰,吕氏什么都可以做。

    “大人,民妇便不送了。”将柳蔚送到院子门口,吕氏弓着身子,将态度摆的非常低,还不忘,再不确定的看一眼柳蔚的侧脸。

    金南芸看着这一切,心情有些复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