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84章 有容棱在,柳蔚就胆肥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84章 有容棱在,柳蔚就胆肥了!

    “放心,答应你之事,本官不会忘记,你让他们准备好东西便是。”

    吕氏面色大喜,连连对柳蔚鞠躬,千恩万谢。

    柳蔚摆摆手,没有担吕氏的大礼,道:“回去吧。”

    “是,那大人您慢走!”吕氏应着。

    吕氏哪怕想与金南芸寒暄两句,也不敢多留,转头便提着裙摆,匆匆回屋,她手里还藏着好几样首饰,可以让瑶儿和丰儿离开后,至少一阵子能过得好些。

    看着吕氏离开的背影,金南芸这才走到柳蔚身边,开口:“你……”

    “嘘。”柳蔚对她比了个手势,看看左右,道:“换个地方。”

    柳蔚说着,转身往外走。

    金南芸也警惕的看看附近,又对浮生使了个眼色,浮生明白,身子一转,便走去另一个方向。

    柳蔚将金南芸带到花园后面的假山洞下,确定没有耳目了,才道:“便知晓你会赶回。”

    金南芸看着柳蔚,眉头皱的紧:“你吓死我了,也不与我说一声,这般明目张胆的过来,脸都不遮一下,你疯了?”

    柳蔚摸摸自己的脸颊,道:“你觉得,有人会认出我吗?”

    金南芸道:“我一眼就能认出!”

    “那是你!”

    金南芸问:“什么意思?”

    柳蔚却道:“没人会认出我,也可说是不敢认出我,如今柳家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任何人,都是救世主,都是他们生的希望,吕氏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能猜,什么不能猜。”

    “可这也太明目张胆了,你就不怕他们明知会死,拉你下水,将你身份告知上去?到时候,我看你怎么说理去!”金南芸为柳蔚担心,这人,明明一向小心谨慎,为何一阵子不见,变得大胆起来了。

    柳蔚觉得,自己胆子一向很大,或许,现在更大了。当一个人,有了后台,有了依靠,胆子多多少少,会肥一些。

    “不说我了,我有话问你。”

    金南芸听她说。

    柳蔚将一块玉佩拿出来,递给她:“你可认得?”

    金南芸接过玉佩,看着上面栩栩如生的曼珠沙华花样,愣了一下,错愕的抬眸:“这是……”

    “你认得?”

    金南芸点头:“怎会不认得,这东西,我也有。”

    “你有?”这下换柳蔚愣住了。

    这玉佩是方才吕氏给柳蔚的,应当就是西域公主从西域带来,亲自相送,按理说,除了少数几位身份不低的名门女眷,不该有其他人会有,更何况金南芸那个时候,根本不在京都。

    “这玉佩,是羊脂玉所制,用料上乘,制作考究,上次有位常年游走他国的游商,带过一块回来,说是西域一个小国皇室之人才有的,他原本带出来三块,但因路途盘查,只得将另外两块藏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只吃了皮肉之苦藏带一块回来,他卖得非常贵,但我实在喜欢,便买了下来。好一阵子没戴了,你要看,我去给你拿。”金南芸说着,就要往外走。

    柳蔚一把拉住她:“你确定,这东西是西域来的?”

    “自然。”金南芸语气笃定:“这般贵的首饰,我也不常买。”

    自己就是经商的,金南芸明白商人的舌灿莲花,通常,她不会花太多银子在这些上面,可那玉佩实在是漂亮,只一看,便让人心生喜爱,到底下了手,只是或许拥有了便不觉得太珍惜,买回来戴了几次,便放在一边,不再管了。

    柳蔚闻言低眉思索片刻,又将那玉佩拿回来,摩挲着上面的纹样,道:“我知晓了。”

    金南芸问:“知晓什么?”

    柳蔚却没有说明。

    金南芸不知柳蔚什么意思,又问柳蔚,要不要看那玉佩?

    柳蔚说要。

    金南芸正要出假山,便瞧见前面小桥上,走过一道纤细的身影。

    “柳瑶?”

    柳蔚也看到了,只一看,便认出了柳瑶,但也惊讶,她竟然,瘦成这样。

    “看来,过得比我想象的更遭。”

    金南芸道:“皇上派来的守军,一个个都是吃钱的饿狼,我听你的,填进去的,多是照应老夫人,主院那边如何,我是没有过问。”

    柳蔚看柳瑶去的方向,正是主院,便没再多想,转头道:“我去孝慈院瞧瞧,你拿了玉佩,便到孝慈院来。”

    金南芸点头,看看四周,问:“可要浮生为你开路?”

    柳蔚摇头。

    既然敢亲自进入柳府,自然就有所准备。

    虽说是一阵子没回柳府了,但当初为了半夜能与容棱私见,柳蔚可是将柳府前后大小,各条路线,背的都滚瓜烂熟,而如今,便是这些小路小道该效力的时候了。

    柳蔚一路通行无阻抵达孝慈院,而大概是有金南芸的护持,孝慈院从外面看来,便的确比府内其他地方,要光鲜许多,院落也更干净些,就连人气儿,也更多些。

    杨嬷嬷正在喂院子外头的八哥鸟儿,鸟儿唧唧的叫着,吃了一口玉米粒,就开始扬声叫唤:“吉祥,嬷嬷吉祥。”

    杨嬷嬷看的逗趣儿,教它说:“老夫人安康。”

    八哥鸟儿又吃了一粒玉米,高兴了,跟着念:“老夫人安康,老夫人安康。”说着,又自己改了一句,说:“嬷嬷安康,嬷嬷安康。”

    杨嬷嬷笑的更开怀,却听鸟儿这时又说:“大小姐安康,大小姐安康。”

    杨嬷嬷一愣,错愕一下,不知这鸟儿怎的还知道大小姐?

    可一下又想起,大约是平日老夫人念叨大小姐久了,这鸟儿灵性,也给记住了。

    摇摇头,杨嬷嬷将所有玉米都给了鸟儿,算是奖励。

    等喂完了,杨嬷嬷转身,打算回屋,却一转头,就瞧见身后一白衣男子静立在那儿,不知站了多久。

    杨嬷嬷唬了一跳,吓得身子一歪,险些摔倒。

    柳蔚忙上前将杨嬷嬷扶住,不觉笑了一下,道:“嬷嬷小心,这地上,可不平。”

    杨嬷嬷惊愕的看着柳蔚,避开柳蔚的搀扶,后退两步,皱着眉质问:“你是谁,可知这儿是哪儿,谁准你乱闯的?”

    柳蔚看着杨嬷嬷,道:“在下没有恶意。”

    杨嬷嬷皱眉,扬声唤道:“来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