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86章 柳府,欠了柳蔚一份嫁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86章 柳府,欠了柳蔚一份嫁妆

    老夫人立即紧张,但却没问什么,只是沉吟一下,道:“杨嬷嬷,将我的匣子拿来。”

    杨嬷嬷明白老夫人的心意,立刻开了锁着的一个柜子,把里头一个珠宝匣子捧了出来。

    柳府被封,要留住这么大一匣子金银珠宝,可谓着实不易。

    但这些,还是被老夫人提前就硬藏起来了,之前三小姐也好,四小姐也好,都盯紧了这匣子,但老夫人从未松开,哪怕上回将死之前。

    因为这东西,老夫人正是留给大小姐的。

    老夫人始终都说,柳府,欠了大小姐一份嫁妆,不管将来何时成婚。

    匣子被打开,柳蔚看着里面叫人眼花缭乱的珠宝,目光平静,又转首看向老夫人。

    老夫人将匣子推到柳蔚怀里,道:“都变卖了,赶紧走!”

    柳蔚手指紧了紧。

    老夫人看柳蔚没有拒,也没有接,又低声补了一句道:“京都将乱,你……再也莫要回来。”

    眼看着老夫人几乎将那匣子塞到自己的怀里,惟怕自己不收,柳蔚目光变了变,才道:“京都还乱不了。”

    柳蔚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笃定,目光自信。

    老夫人皱紧了眉看着柳蔚。

    柳蔚却没有多做解释,只是道:“今日回府,孙女是有一事,想求问祖母。”

    老夫人不知是何事,但沉默了一瞬后,点头。

    柳蔚便直接问了:“当年西域使节携西域公主进京,此事,祖母知晓多少?”

    老夫人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柳蔚会问这么久远之事。

    柳蔚敛了敛眉,道:“夫人给了我不少有用的信息,但是或许年头久了,也或许当时夫人的身份问题,核心的东西,却很朦胧,我想,这些事,来问祖母,许是能有更准确的答案,祖母可愿回答?”

    老夫人狐疑的审视柳蔚一番,最后将身子靠在软软的背垫上,问:“你想知道什么?”

    “西域之人来京的真实目的。”

    西域天伢国,算是西方一个边陲小国,当然这种小,说的是其与青云国相比,在西方大大小小的国度中,天伢国绝对已经是最大,且武力最强的一个。

    要说西方,一直都在青云国的征战范围内,飞沙关向前连续三座城池,早在二十年前,便已经被中原占领。

    而天伢国的边境领土,就在那三座城池之后。

    天伢国那次前来,是来和亲的,想将他们的公主,送到青云,以此缔结两国之好。

    然而最后为何没有成事,却无人知晓。

    明明一开始,皇后是应允的,皇上也表现出了意愿,可最后,西域没再提过和亲之事,就原路返回了。

    他们到此一来,仿佛真的就是他们说的那样,参见大国,送一些西方的特产,意欲接下天伢国与青云国的商道。

    两国边境,之后一直摩擦不断,但很奇怪,青云国却始终觉得,天伢国虽然一直在后退,在弱势,却偏偏就能守住他们的城池,一个不掉。

    到如今,青云国也没有心思对付更为偏远的天伢国了,如今国内内忧外患,周遭几个邻国虎视眈眈,加上圣上年迈,早已过了有野心开疆拓土的年纪。

    整个青云,也就是固守着眼下的繁荣局面,直到下一个有志之君,登上大宝,发号施令。

    老夫人只是靠着年纪上的优势,才知晓这般多罢了,其中个中内情,也了解的不多。

    柳蔚听完,心里浮出狐疑。

    一开始是来和亲,后来却莫名其妙的放弃?

    联想到“那个人”,柳蔚突然知晓,天伢国的依仗是什么了。

    柳蔚平了平心绪,又问老夫人:“祖母可知晓一些其他事,比如天伢国之后的动向,还有,一些后宫之事。”

    “后宫?”老夫人对柳蔚的问题,越发的狐疑,怎地又扯到后宫上头去了。

    “祖母知道敏妃吗?”

    敏妃?

    老夫人稍想了一下,不觉失笑:“久远的一个人了。”

    柳蔚点头:“敏妃当年之死,祖母可有耳闻?”

    老夫人笑了一下:“四妃之一,说死便死,怎会没有流言蜚语。”

    “那祖母认为呢?祖母觉得,敏妃当真如外界所言,乃是病逝的?”

    老夫人慢慢挪动,换了个坐姿,目光有些幽怨的看着柳蔚,没有回答,却反问:“你问这些,究竟要做什么?”

    柳蔚不想隐瞒,也觉得必要再隐瞒,便直接道:“孙女任镇格门司佐一职,奉命彻查沁阳公主遇害一案,案件追问到此,牵扯太广,西域使臣也好,当年的四贵妃之一敏妃娘娘也好,在里头,都有身影,若要彻查此案,这些旧事,自要全明。”

    柳蔚说完,看老夫人与杨嬷嬷都愣住了,想来,两位老人家就算猜到她一身男装,有所行为,但也万万想不到,她竟成了朝廷命官。

    “你……”果然,老夫人在惊愕一番后,抬手就指着柳蔚,但不待老夫人把话说完,就觉得胸口一痛。

    老夫人忙捂住胸口,喉咙一甜,“噗”的一声,口吐鲜血。

    柳蔚吓了一跳,几乎当即剥开其衣袖,为其把脉。

    而杨嬷嬷早已吓得惊慌不已,抬脚就要往外走,去找大夫。

    老夫人却奄奄一息的叫住杨嬷嬷:“回,回来……”

    杨嬷嬷只好停住,面色焦急的看着老夫人。

    老夫人没理杨嬷嬷,只是偏首,艰难的看向柳蔚,只见柳蔚从袖袋里拿出一个滚状袋子,将袋子展开,里面,赫然是一排银针。

    捻了其中一根,柳蔚想都没想,直接插入老夫人头上大穴。

    几乎是这么一下,老夫人便感觉胸中郁气消散一些,原本堵塞沉闷的脑袋,也轻松了不少。

    柳蔚连续施针,在十八针后,终于停下了手。

    此时老夫人只觉得全身通透,仿佛整个人都轻了不少。

    待半刻钟后,柳蔚将银针都拔出,看老夫人脸色和缓一些,又问杨嬷嬷要了纸笔,写下一个药方,吩咐:“按照方子上面的抓,四碗水熬成一碗,这几日,祖母都要用这个方子,待要换药方时,我自会送来新的。”

    杨嬷嬷接过那药方,连连点头,又特地去问老夫人:“老夫人,您可好些了?”

    老夫人点点头,对杨嬷嬷摆摆手,示意不用担心。

    杨嬷嬷看老夫人脸色是真是红润了些,也放下心来,道:“老奴这便差人去买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