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88章 这个“爹”字,柳蔚着重了音(有阅饼,快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88章 这个“爹”字,柳蔚着重了音(有阅饼,快抢)

    柳蔚看着这有些旧的小木箱,眉头因为好奇,而微微地皱起了来。

    一屋寂静,直到,杨嬷嬷回来。

    老夫人看时辰差不多了,对柳蔚道:“你走吧。”

    柳蔚顿了一下,想说什么。

    老夫人又道:“若是你对当年之事,还有好奇,可以去趟于文府,于文老夫人与祖母私交甚笃,你就说是祖母应允的,她或许,还能告诉你些她知道的旧事,只是,你的身份,却万万不可再告诉任何人。”

    柳蔚听着,认真的点点头,她知道,老夫人是真的为她担心。

    老夫人看柳蔚答应,稍微松了口气,又道:“蔚儿,你的命,保之不易,千万,要珍惜自己。”

    “祖母放心,孙女知晓该如何做。”柳蔚道。

    老夫人不知是信与不信,只是点头。

    柳蔚又道:“孙女向祖母保证,柳府,很快便会好起来,虽说孙女对这府邸没多少好感,对府内的人,也大多不喜,但这,毕竟……是我爹的家。”

    这个“爹”字,柳蔚着重了音,说的是柳桓,却并非是柳城。

    老夫人愣了一瞬,抬眸看了柳蔚一眼,却如何都看不清柳蔚脸上的表情。

    这位长者在想,蔚儿,莫不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不,不会的,当年之事那般阴恶,已是过去了多年,怎还可能,有人重提旧事?

    那是经历之人都想逃脱的噩梦,包括老夫人。

    丧子之痛,老夫人犹记在心!

    柳蔚从柳府离开后,站在后巷仔仔细细看了一圈儿,接着,跟躲在暗处的容棱分开。

    一前一后,两人陆续都回了七王府。

    七王府房间里,柳蔚看到进门的容棱,直接说道:“柳府,比我想像的更加糟糕。”

    容棱默默的过去抱着她,低头在她耳边,轻道一句:“都会好起来。”

    柳蔚听容棱如此说,不知怎的,有了猜想:“你,方才没在府外,也去了府內?”

    容棱垂眸瞧着她,没否认,也没承认。

    柳蔚淡淡地笑了一下。

    容棱,怎地可能让她一个人进去,怎地可能让她离开他的视线太久,尤其现在,两人都心知肚明,她早已不是一个人,肚子里这个,可是格外矜贵着,稍有不慎,可不是只涉及到她一人安危。

    既然容棱之前也在府内,柳蔚就省了许多话,她将那木箱子打开,将里面东西给容棱看。

    容棱展开红布,瞧了瞧,没瞧出任何异样,转而又把目光放在那封信上。

    柳蔚直接打开信封,里面,的确也是一封信,只是落款人的名字,却并非柳蔚熟悉的任何一个人。

    信中内容并不算短,足足有三页多,柳蔚刚开始看的时候,还有些迷惘,什么东西,可以保她性命?

    看到最后,柳蔚却是大吃一惊。

    待到全部看完,柳蔚将信纸往桌上用力一拍,盯着容棱,错愕的道:“原来竟是这样。”

    容棱的表情也很不对,显然他受到的冲击,不比柳蔚小。

    沉默了一会儿,容棱却道:“竟是真的……”

    柳蔚一听这话音不太对,立刻就问:“什么意思?莫不是你早就知晓?”

    容棱道:“猜测。”

    闲着没事儿竟然会往这种大逆不道的方向猜?柳蔚不觉好笑,也真的笑出来了:“祖母当真是为柳家留了一个大杀器,这东西若是拿了出来,可谓惊天动地,届时,别说京都,就是整个青云朝廷,都得乱了。”

    容棱的神色还是有些不对,过了半晌,他才道:“这不是留给柳家的。”

    柳蔚愣住。

    容棱分析:“柳家出事,柳城入狱,你祖母并未交出这个,足以说明,这还不足以令你祖母动用此物。”

    柳家,靠别的方式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柳蔚想到祖母说过,这东西是留给自己保命的,莫非,这重要的东西,老夫人,真的只是留给她一个人?

    就因为,祖母觉得柳家亏欠了她?

    柳蔚看着这个小木箱,要说没有感触那是不可能的,她深吸口气,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却觉得嘴上一软。

    柳蔚错愕的看着吻住她唇瓣的男人,男人却按住她的后脑,将这个吻加深,直到将她吻得开始喘不上气了,他才道:“好好想想,明日之后,我们,该如何。”

    柳蔚垂着眸子,点头。

    是啊,应该好好想想了。

    原本以为简单的事,现在又变得复杂了,那与小黎接触的残疾长者,老夫人交托的这封书信,一桩桩,一件件,困扰柳蔚的不仅是案件真相,还有眼前的局势。

    那长者的身份,信上的内容,随便一样,都足以震骇整个青云朝廷。

    柳蔚一下子觉得这事情很棘手,她在担心,局势再这样乱下去,她还能否明哲保身,容棱和小黎,能否安全。

    “有我。”

    似知晓柳蔚心中担忧,容棱温柔的声音,在她耳畔。

    ……

    翌日,柳蔚去了于文府。

    有于文尧这层关系在,柳蔚不可能不用,严裴的病情,因为她改善了的药方,如今正在温养,效果一日要比一日好。

    于文尧已经很长时间没见到柳蔚了,再见柳蔚这一刻,便表现出了极高的热情,而看到柳蔚身后那进府开始就与她形影不离的陌生男子,他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这位是?”

    “随身侍卫。”柳蔚简短的道,并没打算揭露容棱的身份,哪怕她知道,于文尧不会出卖她。

    于文尧将侍卫打扮的容棱上下打量一番,没有多问,只是对柳蔚道:“你今日,是来找我的?有事?”

    “来府上,的确有事。”

    “那你稍等,我换件衣裳,我们出去再说。”于文尧说着,就要转身回房。

    柳蔚却叫住他,道:“是有事,但不是找你。”

    于文尧一愣,脚步停顿,疑惑的看着柳蔚。

    柳蔚道:“我想见见你的祖母。”

    于文尧更是惊讶了,眉头皱了起来:“我的祖母?”

    柳蔚点头,又看看左右,道:“你们府里,说话是否安全?”

    于文尧沉吟了一下,压低声音道:“不安全,所以,你有何重要之事,我们最好出去说,这里,到处都是眼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