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90章 断情无以辩,何思于人心——楚吟(有阅饼,快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90章 断情无以辩,何思于人心——楚吟(有阅饼,快抢)

    ——断情无以辩,何思于人心。

    短短十字,简短明了。

    柳蔚看着那簪花小楷的字体,想象着敏妃画这幅画作,题这句词时的情景,不觉有些恍惚。

    敏妃对容棱一直诸多关照,但便是容棱也不知,敏妃为何对他特殊,不止将他接到身边照料,最后的死,甚至都有可能是因他。

    但现在,看着这幅画作,看着画中的女子,柳蔚好像多少明白一些了。

    不管是这幅画作中的笔触,还是这提词,都围绕着两个字——同情。

    敏妃定是同情极了容棱的母妃,才会画出女子如此的一种神韵,虽然不知为什么同情,但这幅画作所传达的意思,就是如此。

    “老夫人。”柳蔚看向于文老夫人,说道:“不知老夫人可否与晚辈讲讲,这位娘娘的故事。”

    于文老夫人看了柳蔚两眼,见柳蔚目光坦诚,似乎不像是别有用心,便道:“你今日前来,应当是有其他的事要问?”

    柳蔚温和地笑了一下:“其他事都不重要,这桩事,变成了最重要的。”

    于文老夫人点点头,道:“看来柳大人与三王爷的关系,当真是不俗!”

    柳蔚没回答,只是等于文老夫人说下去。

    于文老夫人看柳蔚也算顺眼,所以,柳蔚想知道,老夫人便告诉。

    只是,于文老夫人毕竟不在后宫,又是那么多年前的事了,早已忘得七七八八。于文老夫人想了许久,才断断续续的说了一些当年之事,柳蔚听着,第一次知道,原来容棱的母妃,刚开始,竟是在于文府住过。

    “那个时候,各家千金都在准备秀女大选。宫里来的嬷嬷,教习的自是宫规礼仪,但入宫后想在宫内生存,再步步高升,靠的,可不只是那点规矩。女子的柔情蜜意,温言细语,自也是必有的。当时各家都在张罗着,从江南各地请来会弹琴的,会作词的,会唱曲儿的匠人教习绝技,便于将来入宫伺候陛下。于文府,自然也不例外,府上那次请来之人,还是二皇妃引荐的,前来之人,你想必也猜到了,就是这楚吟。”

    柳蔚静静的听着,心中有问题想问,但却没有开口。

    于文老夫人真的有些沉浸在过去的记忆中了,说的时候,眼神都有些哀愁悠长。

    “楚吟很美,那样的容貌,别说是于文府的几位小姐,便是京都大半府里的闺阁千金们,摆出来,也抵不上她的一半。楚吟是个江南姑娘,学过弹琴,也学过跳舞,这么说吧,青楼里的姑娘学什么,她就精什么。”

    “青楼?”即便再不想打扰于文老夫人,柳蔚也吃惊了。

    于文老夫人叹息一声,脸上露出苦笑:“楚吟是七岁时候,被她那无良的舅母,卖到青楼的,吃过不少苦头。不幸中的万幸,在她十二岁那年,家乡发了洪水,她还没来得及挂牌,便已成了灾民,跟着其他流民四处逃荒。”

    于文老夫人提到楚吟时,说一句便是一声叹,大概是这个姑娘特别,也大概是这个姑娘太美,总之,于文老夫人记得的很多,说的也很多。

    楚吟是十三岁时,被朝廷派往灾区救灾的大人救下的,而后,她被那人带回了京都,脱离了贱籍,她在那人的府邸,做了一个小小的琴娘,原本,也就是在有客时出去弹弹琴,凑凑趣儿,因着主家仁慈,从未让她献过身,也因此,这个在火坑里苦命成长的姑娘,直到十八岁,都一直保持着她的童贞。

    这对一个在青楼长大的姑娘来说,是保之不易的,楚吟也知晓自己的幸运来源于主家的仁慈,她也越发的努力,所以,当女主人将她引荐给于文家,让她教于文家千金琴舞时,她也是尽了全力。

    而当时的楚吟却不知,就是这件事,将她推入了人生中的另一个火坑。

    秀女大选当日,佳丽云集皇宫。

    作为于文府表小姐的琴师,表小姐跳舞,楚吟自是要伴琴,这是早已定下的,于是当日,楚吟上了乾宁殿,作为一个伴琴,她,却被皇上一眼瞧中。

    充纳后宫,或许对许多女子而言,是一登龙门万幸之事,但楚吟一无母族,二无依仗,她只是个琴娘,哪怕入了后宫,不过也是一辈子被困在那金丝笼里罢了,无法出走,余生,只剩落寞。

    事实,也果然如此,进宫后连续三年,楚吟甚至连皇上长什么样子都记不清楚。直到最后,一次偶然,敏妃娘娘遇见了楚吟,瞧着这小妃美艳俏丽,煞是惹眼,便做了一回好人,为楚吟求得了一次圣宠。

    要说楚吟也是争气,就是那一次,便怀上了。

    当时,皇上已经有不少子女,不过,活下来的儿子少,女儿多。

    楚吟这肚子,许多人都说,若是个皇子,便一下子可以母凭子贵了。

    最后,这个孩子,也的确是个皇子,只是红颜薄命,在诞下皇子的当日,楚吟血崩不止。

    伴随着皇子的哭声,她连儿子一眼都没瞧见,便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生来本就没有外祖扶持,如今又失去了母亲,这位三皇子,几乎是一出生,便注定了默默无闻,前路未卜。

    三皇子虽然还不至于被皇上彻底遗忘,但长到十岁的他,身边还依旧只有一个小太监,而那小太监,还经常克扣他的钱粮,三皇子,是被饿大的,只是后来人饿狠了,在御书房上课时险些晕倒出事,那小太监才不敢太明目张胆,从那时开始,便酌量的给三皇子加了一点口粮,但也只是一点。

    再然后,敏妃娘娘有一日,突然把这位从小便等同无父无母的三皇子接到身边,对其百般照料。

    许多人都说,敏妃多年没有子嗣,会不会是想把没有母族,孤苦伶仃的三皇子,收作养子?

    可是,直到敏妃娘娘病逝,这收为养子一事,也没有后续。

    再到后来,这些往事慢慢被尘封,到现在,几乎已经无人会提了。

    于文老夫人说完这些,也只是摇摇头,老夫人叹着楚吟的命运,因为老夫人与楚吟相处过,并且对这个美得让人过目不忘的姑娘,有好感,且对楚吟抱有同情怜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