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92章 柳蔚破案,朝上公审!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92章 柳蔚破案,朝上公审!

    容棱问道:“凶手是何人?”

    柳蔚直言:“太妃。”

    容棱皱眉。

    柳蔚却一脸笃定,显然是不打算改了。

    容棱又问:“那人身份,我们并未查清。”

    柳蔚连忙安抚道:“查清了,已经查清了!他不过是为活一命,断尾求生,与此案绝对无关,我们不该将太多的精力放在一个最后出现的人身上,他虽然可疑,但我已经查过了,这几桩案子与他都没有关系,你……你不要乱想。”

    容棱眉头皱的更紧了。

    柳蔚却不打算说了,深吸口气,她低着头开始梳理案情,思索对策,手也没闲着,一件件的将衣服胡乱套上,看她那模样,仿佛一刻也不想再与容棱单独相处。

    容棱不知柳蔚究竟怎地了,问又问不出答案,他脸色也变得很不好。

    柳蔚直接没管他,她忙忙碌碌的将衣服都套上了,看了看外头的天色,道:“早朝之后,我便面圣,真相如何,到时候,自有答案!”

    柳蔚说完最后一句,去洗漱了,等洗漱完毕,低着头,直接往外面走。

    容棱披了件外袍,跟了出去,可刚出房门,就见柳蔚驾着轻功,一眨眼的功夫,人便不见了。

    容棱有些头疼,他也快速洗漱完,随意拢了拢衣襟,一路朝着皇宫大门的方向,轻功而去。

    ……

    不过辰时,柳蔚已拿出令牌,交予宫门守卫检查。

    守卫检查了一遍,确定令牌没错,才将柳蔚给放了进去。

    早朝进行到一半时,乾凌帝听到戚福传来的小话,大意便是,柳大人求见,说,真凶已经查出,请求皇上明辩。

    乾凌帝闻言一怔,身子也不觉微微一仰,靠在宽大的龙椅椅背上,意味不明的笑了一下,道:“真凶已明?昨日传来的消息,不是还不明?怎地才一夜过去,便又明了?”

    戚福摇摇头,看着下方官员还在口念奏折,便道:“奴才将柳大人安置于乾宁殿后殿,皇上下朝,便可去见。”

    乾凌帝听着,眼底露出更深的不明意味,他手指搭在龙椅扶手上,指尖敲打着扶手龙头,想了半晌,道:“不用。”

    戚福一愣。

    乾凌帝道:“既是案件已破获,那如今百官皆在,便让柳大人上朝,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将此案审结吧。”

    戚福一听,眼睛都直了,忙道:“这,这怕是不合规矩,柳大人的身份……”

    “身份如何?有朕圣旨,身份,可还重要?”

    圣谕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戚福也不敢与皇上对着来,便咬咬牙,点头道;“奴才这便去吩咐。”

    说着,便退了下去。

    乾凌帝漫不经心的听堂下官员念完奏折,当那帖子呈上后,他打断了下一个要念册之人,严肃道:“今日诸卿皆在,正巧,朕有一事,需诸卿一同,做个见证。”

    皇上此言一出,百官皆是茫然,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暗地里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肃静。”皇上身边的小太监尖着嗓子叫了一声,堂下叽叽喳喳的杂音,顿时一消。

    其中,太子越众而出,对着一国之君行了个大礼,才道:“愿为皇上分忧。”

    乾凌帝道:“唯太子,明事理也。”

    太子没有露出喜悦的神色,只是宠辱不惊的站在那里,一个多余的字也没问,那模样,立时惹来好几方势力的眼睛。

    杭公公是在吃早膳的时候,听到下头小太监传来消息的,听完之后,他的热粥险些灌到鼻子里,他呛了两下,抹着鼻尖,瞪着小太监,一脸不可思议的问:“你说什么?柳大人,在朝上?”

    小太监气喘吁吁的点头,道:“是啊!奴才也是方才听到的,好像是说,沁阳公主的案子,柳大人已经查清,这不,要在堂上公审凶徒呢。”

    “凶徒?公审?”

    想到那已经死去的琴儿,杭公公甩甩头,问:“向公公何在?”

    小太监摇头。

    杭公公皱眉,起身,早膳也不用了,直接着急忙慌的就往前堂走,作为后宫太监,他虽说不能上大殿,但在大殿外头偷听的资格,倒还是有的。

    这两日柳大人一直东跑西跑,神龙见首不见尾,这怎地突然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要破案了?

    破案,破什么案?不是查不出凶手身份吗?怎地突然就知道了?

    杭公公百思不得其解,如此一来,脚下的步子也越走越快,后面的小太监,险些都追不上。

    而不止杭公公这儿,听到皇上要在朝上公然审理近些日子后宫公主惨死一案,各方的动静,可都不小。

    京都城内,三巷胡同内的一处五进院子里,年纪老迈的长者,扶着自己的拐杖,在足下恭敬的禀报中,慢抬起头,笑道:“朝上公审?”

    足下连连点头,因为从宫内一路将消息带出,未做停留,此刻他早已满头大汗,艰难的道:“说是不止沁阳公主,包括玉屏公主,甚至月海郡主的案子,都要一并审理,大人,这会不会……”

    老者摆手,目光深邃的瞧了瞧窗外的天,半晌问道:“我们的人,可有被抓住的?”

    足下摇头:“没有。”

    老者点头,手臂一抬,道:“更衣,你,我,也进宫瞧瞧热闹去。”

    足下一脸恭敬的上前将老者搀扶,又吩咐外头的小厮,进来伺候,如此忙忙碌碌两刻钟,才终于出了门。

    老者这儿得到消息的时间,算是早的,至少,比大多数人要早。

    而接下来的时间,其他各府,也断断续续的听到风声,有好奇的,在府里碎嘴议论,有身份在高位的,直接便进了宫,想当庭见证。

    于文老夫人听到消息时,便一拍伏案,道:“也是许久未给皇后娘娘请安了,来人,更衣……”

    而与于文老夫人一样,打着朝皇后请安之借口的,还大有人在。

    于是,这边朝堂上已经风风火火的开始审案,那边后宫,也越来越多女眷进入。

    皇后静静的听着宫人的禀报,说哪个府上哪位夫人、小姐、命妇前来面见,只是冷冷一笑,挥挥手,不慌不忙的对着她的琉璃铜镜抚着秀发,淡淡地道:“让她们都候着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