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93章 她来守着他,她来安他的心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93章 她来守着他,她来安他的心

    关于宫中接连两位公主一位郡主离奇死亡之事,早已算是京都城内公开的秘密了。

    但到底关乎皇家颜面,上头一直严格镇压,不允许百姓私传,更不允许官员议论,可是,堵得住众人的嘴,却堵不住众人的心。

    宫中闹鬼的传闻,从未停止过,而这世上,对于神鬼之说敬畏惧怕的,也大有人在。因此,这命案背后的真相,受到的关注,也一直非同小可。

    只是大家都知道,这种祸从口出之事,不能明着八卦。毕竟死了女儿,死了侄女的人,是高高在上的皇帝。

    皇帝的家务事你也敢编排,怕是不想要命了!

    但心里虽然都这般想着,可当真有消息传出来时,又有几个人是不想知道的?

    此时朝堂上站满了凡是品级能入朝堂的官员,大家的目光,齐齐聚向朝堂正中央前方,那身形俊秀翩翩的白衣男子。

    这位白衣男子,大多数人是识得的,当初幼儿失踪案,在京都城中闹得沸沸扬扬,多少大臣家中幼儿遭殃。绵连数年的案子,最后就是被这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年轻先生给破的。

    这位柳先生,之前听说是随三王爷离京办事了,但眼下,却孤身一人回了京。一些因着幼儿失踪案对这位柳先生极为稔熟的大臣,看到其出现,个个眼睛都亮了。

    皇上,是何时将柳先生召回京都的?怎地没听到半点风声?若是提早知晓,他们必然上门拜访,救子之恩,恩同再造,知恩不报,畜生所为。

    乾凌帝瞧着下方百官的神色,眉头微微地蹙了起来,再看那柳蔚时,乾凌帝表情变得微硬,眼底,蓄着黑气。

    戚福看皇上这个表情,哪里还不明白个中缘由?

    是啊,当初幼儿失踪案有多轰动,这位柳大人所赚取的人缘,就有多丰富。数十个孩童,数十个举足轻重的大家族,想也知道,这柳大人获得了多少位朝中重臣的欣赏。

    而当时没人觉得不妥,只是因为十六王爷容耘也是失踪孩童之一,皇上那时心中欢喜,对柳大人,自也是诸多好感。

    但今时不同往日。

    今时朝中大乱,镇格门早已打乱重组,这柳先生,分明就是三王爷的人,如此转换,再一看,只要这柳大人继续在三王爷那一头,那朝中百官,便极有可能会被三王爷收拢。

    想到皇上这日渐不济的身体,还有太子那病症,再有七王爷的虎视眈眈,皇上又怎地会不心思敏感?

    戚福想,今日这桩案子,只怕是不好破了。这柳大人当真破的干干净净还好,但只要有一星半点的含糊……恐怕,最后破不了案子还是其次,累及自身,才是大事。

    “哈哈,听说宫里有热闹,皇上,老臣来了!”

    殿外突然一道爽朗男音,透着苍老,却有力,远远而来。

    朝中百官齐齐地往外瞧去,就见那一身戎装,威风凛凛,已数月不曾上朝的越国候严震离,一脸精神的走了进来。

    瞧见越国候来,朝中不少人都开始窃窃私语,这位曾经手握重兵的青云国第一统帅,严侯爷,今日,怎地还有空上朝了?

    这位已算是半隐退的人物,按理说是,已经不问政事多时了才是。

    乾凌帝看到严震离来,不算浑浊,但也绝不清明的眸子,慢慢地眯了起来。

    旁边的戚福瞧着,更是心头打鼓,前阵子闹出权王造反的乱子时,皇上可是亲自下令,要求严侯爷进宫面圣的,但这位侯爷,却佯装重病,行走不便,拖了数日,也未进宫一次。

    今日,竟是主动来了。

    戚福的眼睛,忍不住转向堂下白衣男装的柳蔚。

    越国候府的小世子严丘,也是幼儿失踪案里得救的孩童之一,况且,越国候对三王爷,好似,是比对太子与七王爷,都更加看好。

    莫非……

    戚福不敢多想,有些事,不是他一个太监该注意的,想多了,猜多了,命短了,那才是不划算。

    “老臣,见过皇上!”严震离大袖一甩,威武躬身,便朝殿上那九五之尊请了个安。

    乾凌帝沉着眸子看了严震离半晌,并未立即叫严震离平身,只表情高深莫测的问道:“严卿身疾,可是好了?”

    严震离道:“有皇上惦念,老臣不敢不好。这不是,刚刚病愈,便来面圣,唯怕多拖一刻,便让皇上多担忧一刻!”

    严震离说得情真意切,乾凌帝淡淡的笑着,道了一句:“平身吧……”

    帝王与重臣之间,哪怕诸多隔阂,内有桎梧,这面上,也是分毫不显,只因,两人都懂得,为君之道,为臣之道。

    乾凌帝直接对严震离道:“柳卿,你想必也熟识,今日,便是他大展拳脚之日,你来见证,也不无不可。”

    严震离这便看向一旁的柳蔚,柳蔚也看向严震离,但柳蔚似乎没什么精神,有些神不守舍,只是微微颔首,唤了一声:“见过侯爷。”

    严震离一伸手,直接在柳蔚肩上重重一拍,朗生笑道:“柳大人,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柳蔚扯扯嘴角,笑得勉强。

    严震离这又看向乾凌帝,道:“柳大人的本事,早在数月之前,便已施展过了,想必现在还有不少人,都与老臣一样,记忆犹新。丘儿一直嚷着要见见救命恩人,柳大人,早朝过后,还望皇上恩准,让柳大人随老臣到府一叙。”

    柳蔚清楚的感觉到,越国候在说完这句话后,周围顿时朝她涌来不少善意的感激目光。

    柳蔚谦卑着对越国候鞠了鞠躬,柳蔚知道,这位侯爷此番话,不过是在给她攀扯百官好感。

    而越国候会突然出现在朝堂上,柳蔚不用想,也能猜到是谁的手笔。

    柳蔚没有抬头去找容棱,但柳蔚能感觉到他的目光。

    容棱,总是会这么守着她,让她安心,她只要一转身,便能瞧见他。

    那么这次,就让她来守着他,就让她来安他的心吧。

    在数十双眼睛的注视下,柳蔚朝着龙椅上那九五之尊微微拱手,眸子紧了紧,柳蔚谨慎地道:“皇上容禀,臣今日要说之事,实则并非沁阳公主一案……”

    柳蔚话音一落,殿上便传来百官私语。

    乾凌帝看着柳蔚,冷声怒道:“柳卿,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柳蔚低头,审慎组织了一遍语言,才道:“臣知,就因臣知,臣才需事先言明,臣今日要说的,并非只是沁阳公主一案,其中上下攀扯,背后隐情,动魄惊心,令人咂舌,而这些,皇上是否都允臣逐一讲明?”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