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96章 这幕后之人,还是位熟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96章 这幕后之人,还是位熟人?

    柳蔚闻言,便更无谓的继续说下去:“玉屏公主遭遇假死。玉屏公主是主动假死,还是受制于人?若是主动假死,那是因何?好好的公主,金枝玉叶,有何目的,需要假死来达成?达成以后,一具尸体又如何能成功逃脱?若是受制于人,那人为何最终还是将公主杀了变成真死?那人的目的是什么?仅是五天的死亡时间差异,对那人来说,又有什么作用?这些,一开始臣都不懂,因此,臣便只能继续调查下去。臣是仵作,调查的第一步,第二步,甚至第三步,第四步,都将是从尸体上下手,所以,臣便发现,公主的遗体上,有大问题。”

    乾凌帝视线忍不住瞧向了那担架上的不堪尸体,但却在看了一眼后,也转开了视线。

    因着隔得远,乾凌帝看得其实并不算清晰,可看得再是不清晰,也架不住尸臭味道一直四散,窜进鼻息。因此,视而不见,才是良策。

    乾凌帝转开了视线,柳蔚却想,最是无情的,果真要属帝王家。

    柳蔚重新走回公主遗体面前,道:“玉屏公主身上的伤口有许多,如果只是从外表来看,来目测推断,其实根本无法确定哪个才是致命伤。这些伤口造成的时间太过接近,加上公主遗体又被损坏得太过严重,要从中判断得十分精准,几乎是不太可能。”

    柳蔚认为,也不是不可能,只是现在的技术还无法实现罢了。

    “从动手触摸检查上推断,尸体最大可能的致命伤,是全身多处严重碎损。第一次瞧见尸体时,臣觉得,玉屏公主应该是被人从悬崖顶上推下,才会摔得如此难看。血肉模糊,骨骼尽断,想必内脏也不会好,但后来当尸体被清洗过后,再检查一番判断,臣则发现,公主的内脏与骨骼碎裂,并非是高处坠落所致,而是人为,也就是有绝顶高手,震碎了公主的内脏,包括公主的骨头。”说到这里,柳蔚掏出一副自制手套,戴上,将公主的手提了提,展示给百官和那九五之尊看,以强调自己的论点。

    百官忍不住瞄了一眼,看后了然。

    柳蔚朝小太监伸另一只手,小太监麻溜儿又递上了一本折子。

    柳蔚摘下手套,起身将折子呈给乾凌帝,道:“此乃尸体外伤与内脏碎裂程度的检验报告,请皇上一阅。”

    戚福再次下来亲自将折子接过,上去,送到乾凌帝面前。

    乾凌帝打开看了两眼,没有意外的,依旧没看懂。

    但无论看没看懂,乾凌帝面上都始终平静,丝毫不显对折子内容的疑惑,只是将折子阖上,看向柳蔚,问道:“柳卿的意思是,玉屏公主,是被绝顶高手所害?”

    “是。”柳蔚给出确定答案。

    乾凌帝不置可否,又问:“凶手可抓到了?”

    “并未。”

    乾凌帝表情微变。

    柳蔚道:“皇上无需着急,凶手是谁,实则并不重要,不过是个侩子手,那背后预谋之人,才是罪魁祸首。”

    乾凌帝沉默几瞬,半晌开口:“说下去!”

    柳蔚就继续道:“玉屏公主离奇内宫失踪,离奇假死被带回宫,再失踪,又真死,遗体受损。这尸体竟还恰巧出现在臣回京的路上,让臣遇个正着,也因此,臣便被月海郡主以嫌犯的身份,抓入大牢,关了好一阵子。而这其中太多诡谲,太多不合理,也太多矛盾,臣当时便想,这背后若说无人操控,断不可能。”

    “柳大人,还被抓进牢里了?”严震离故作并不知道这一茬,好奇的问了一句。

    柳蔚回道:“清者自清,那幕后之人怕是早就知晓臣要回宫,才有了这刻意一出戏。那人是谁,稍后,定会揭晓,而当那人的身份显露,相信那人做这些事的目的,众位,应当也会一清二楚。”

    严震离再次插嘴:“如此说来,这幕后之人,还是位熟人了?”

    柳蔚不置可否,转而则道:“说过了玉屏公主,再说说沁阳公主。玉屏公主离奇死亡后,宫中便开始传起流言蜚语,其中源头,便是曾伺候过玉屏公主的几位宫女,相继死亡。而后,各宫都开始有宫女死亡,在这样的大混乱之下,流言,自然就不可避免,闹鬼一说,也变得沸沸扬扬,关于这件事,臣在此,想请内务府杭公公,当面对峙。”

    正在殿外猫着身子偷听的杭公公,一听自己被点名了,吓得身子一抖,当即浑身僵硬,动都不敢动。

    乾凌帝不禁想到,戚福与那杭公公都有过关于此方面的禀报,是说杀害沁阳的凶手找到了,但又自尽于牢狱。

    所谓死无对证。

    随便推出一个死人,说是凶手便是凶手,那怕是当他这个皇帝也太好糊弄了。

    如今要叫杭公公,乾凌帝不用想,也知柳蔚是想对峙什么,但还是那句,死无对证,如何对峙,都无法令人信服。

    不过乾凌帝还是一抬手,准奏。

    于是,戚福就派了手下小太监,去召杭公公。

    那小太监领命,从偏门出去,刚过拐角,却看见杭公公迎面走来。

    小太监立刻道:“见过杭公公,这可真是正巧了,杭公公,皇上召见!”

    假装自己并没有偷听,只是不小心路过大殿偏门附近的杭公公,适时的在脸上露出讶然的神色,道:“皇上召见?皇上不是还在朝上?”

    小太监道:“就是朝上,哎,总之公公随小的来便是。”

    杭公公露出一副迷茫的表情,跟在小太监身后,从偏门进了大殿。

    殿内文武百官都在,只是一个个情况都不太好。

    有人想婉转的提醒柳蔚,玉屏公主之事说完了,咱能先把遗体收下去吗?但朝堂严肃,没人敢真开这个口,最后,大家也只能忍着那丑陋的尸骨的模样和味道,控制着自己的眼睛,不往那边瞧。

    杭公公过来时,也不小心就近瞧了一眼,这一瞧,杭公公也是惊骇,急忙把眼睛转开,死也不敢再看第二眼。

    柳蔚这才发现不妥,索性弯腰,将那白布一掀,遮上玉屏公主的遗体。

    这下,朝上气氛好多了。

    那几个不知是真老眼昏花还是假老眼昏花的老学士,也终于陆续睁大了眼睛看热闹。

    杭公公来了,柳蔚也没罗嗦,直接对乾凌帝道:“宫中传言闹鬼,各宫人人自危,但臣却发现,那些死了宫人的宫殿,包括惨死的沁阳公主的随香宫,按照皇宫地图来看,竟是形成为一个八卦阵法。而阵法的中心,阵眼位置,不是别宫,正是玉屏公主的璞香宫。”

    说着,柳蔚又递上一份折子,只是这次的折子里,不是文字,不是数字,而是画作。

    戚福再来接过,再次送上去。

    乾凌帝展开一看,便看到一幅有些粗糙的皇宫内图,图纸简单,其中重点标明的几个宫殿位置,也没有错处。

    通过柳蔚的说法,乾凌帝也看出了,围绕着璞香宫的,远看,竟真的是一个八卦图。

    将折子放下,乾凌帝看向柳蔚:“继续说下去!”

    柳蔚颔首,道:“有了这个地图后,臣便开始猜测,有人正用奇门遁甲五行八卦的方式,为玉屏公主献祭。而那人的目标,从之前的各宫宫女,竟上升到一宫之主沁阳公主的头上,莫非,沁阳公主是被当成了祭品?”

    柳蔚说的这是疑问句,所以其后,她必会解释。

    周遭的人也没急着质问,而是等柳蔚说下去。

    柳蔚不负众望,又道:“并非如此,不是有人在为玉屏公主献祭超度,而是有人在假借献祭超度这个名义,在宫中制造混乱。当时,臣也慌了, 背后之人如此大局设下,莫非关系到朝野?莫非是他国细作?或是我朝谋反之徒,对青云虎视眈眈,制造内乱?”

    柳蔚话头一下子变得有些危言耸听了,文武百官顿时脸色难看的窃窃私语,且议论的声音,逐渐变大。

    乾凌帝听着嘈杂的碎音,表情阴沉至极地咳了一声。

    百官顿时静若寒蝉,一个个皆闭了嘴。

    柳蔚又道:“到这里,臣便已将玉屏公主案与沁阳公主案,连成一桩他人别有用心制造的连环案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