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98章 脑中同一时刻,都浮现出权王的模样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98章 脑中同一时刻,都浮现出权王的模样

    柳蔚看着太子明显青白的眼眶与凹瘦的双颊。

    其实,之前柳蔚就瞧见太子了,太子如今重病在身,一个治疗不妥,去见阎罗都是有可能的。

    还有太子此时说话的语气,动作,分明是患有焦虑症的症状,看起来,重病不止掏空了太子的身体,还影响了太子的心理,他不仅需要一个医术高明的大夫,还需要一个心理辅导员,否则,这般摸样,过不了几天,身体没崩溃,心理得先崩溃了。

    仅看太子一眼,柳蔚就收回了目光,太子病重,柳蔚早已知晓,之前未管,将来,自也不会管。

    作孽多了,报应在身罢了。

    太子开口了,柳蔚便直接道:“案情的追溯,第一,便是敏妃,因着这幅画像摆出来的时间太过巧合,画像的保存度又不合常理,臣只能想到,这是有人将臣的注意力,往这上面引。那姑且不管这人是故意错误引导臣,还是好心为臣指路,此处作为源头,都应当无错。第二,便是裳妃娘娘,敏妃的画像出现在裳妃宫里,裳妃难逃怀疑。第三,便是玉屏公主,公主的死因古怪,死状可怖,行凶者故布疑阵,处处是疑。第四,便是沁阳公主,沁阳公主之死与玉屏公主厉鬼索命的流言,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第五,自然就是最后的月海郡主,关于月海郡主,实则臣也问过林大人,但因着月海郡主之案不由臣负责,臣也并未僭越太多,只问过后,却发现郡主死因,怕是另有牵连。郡主死前,手上拿着一样东西,而那东西,也曾出现在沁阳公主寝殿。那么,从顺序上来看,这几桩案子,桩桩接连,且桩桩有关,臣大胆推测,几桩案子,实则,幕后主导者,乃是同一人!”

    柳蔚此言一出,朝堂上顿时无数双眼睛投向了她。

    所有人的死亡,都出自一人之手?

    若没听错,便是这个意思。

    按照以上几人的死亡时间来计算,仿佛这样的推测,可能性真的很大,但若真是如此,那幕后之人野心勃勃,敢一口气将两位公主,一位郡主,两位贵妃都牵扯进来,其影响深远,手笔庞大,他到底是想做什么?

    所有人脑中几乎同一时刻,都浮现出权王的模样。

    难道,这些当真都是权王所为?

    好啊!好啊!玉屏公主,沁阳公主,包括月海郡主,可都是权王的亲侄女,这都能下得去杀手,足见此人心中早已无半点人性可言。

    一个绝情决意,人面兽心的畜生,这样的人,他怎有资格谋朝篡位?就算真是让其篡位成功,他能有胸襟容纳百官,有手段治理我朝?

    这样的人,就算给他成功,他也终究是个暴君罢了。

    百官几乎都在此时,燃起满腔的怒火。

    而柳蔚却在此时,话锋一转,道:“几桩案子若是一人所为,那破案便需连环破。其后,臣深究那八卦图,将之前那些死亡的宫女,包括沁阳公主寝宫的位置,逐一排列,最后发现,若是凶手真要为玉屏公主献祭,那凶手下一个要选的目的地,就是随香宫,心萝公主处,于是,臣设下陷阱,引诱凶手。”

    柳蔚说着,已有人按耐不住,追问道:“可有抓到凶手?”

    柳蔚看向那位提问的大人:“是抓到了,也是没抓到,抓到那人,叫琴儿,乃是玉屏公主的贴身宫女,臣发现,琴儿对玉屏公主,有着病态的崇敬,琴儿一心以为公主不是薨了,而是羽化登仙去了,但登仙之路漫漫,需要一些阳间助力,才能让公主顺利成仙,所以,这琴儿,便自以为是的开始按照有人给她的图纸,选择性的献祭一些人,以为那就是为公主好,包括沁阳公主,也是在这琴儿的献祭名单中,只是可惜……”

    柳蔚说到这里,看向了一直从方才到现在,都没派上用场的杭公公。

    杭公公明白,到自己开口的时候了,这便打了个千,恭恭敬敬的接口道:“回皇上,回诸位大人,那琴儿本一直在内务府的大牢关着,但却在一次审问对峙时,她……畏罪自尽了。”

    其实这件事,杭公公早已向乾凌帝汇报过,还因此,而惶恐上要把他发配惠州。

    但今日这一说,显然不是说给乾凌帝一人听的。

    杭公公嘴皮子好,宫里老人儿了,见乾凌帝没阻止,便将琴儿的死因,过程,又详细禀了一遍。

    朝上百官听着,个个眉头紧皱,有想的浅的,就想着,莫非凶手,就这么死了?

    有想得深的,则注意到柳蔚说过的,琴儿是按照有人给她的图纸在杀人,那么那个“有人”,才是重点。

    等杭公公说完,严震离再次开口:“死无对证,那琴儿,莫非就是柳大人今日召集百官,要给出那个交代?未免也……”

    柳蔚摇头打断,道:“自然不是,那琴儿幕后,是有人的。”柳蔚说着,看了周围一圈儿,又转向乾凌帝,道:“皇上,臣请求皇上召见向易,向公公……”

    钟自羽的身份曝光后,柳蔚曾怀疑,真正的向易,许是已经被钟自羽弄死了,但两日后,却传来消息,说是钟自羽出现在御花园。

    柳蔚当即便远远的去看过一眼,但也只是远看,并未近观。

    实际上,琴儿是个棋子,向易又何尝不是,但向易这颗棋子,显然比琴儿要重要得多,摆放的位置,也要慎重得多。

    柳蔚之前没有缉拿向易,不过是不想打草惊蛇,今日,才是收网的好时候。

    柳蔚这话一出,百官们不少人都愣了。

    这皇宫之中,尤其后宫,究竟是藏了多少不堪之事?竟牵扯出如此多的人来。

    百官中有不知向易其人的,但在宫中做事的小太监小宫女们,都对向易的身份绝不陌生。

    这位向公公,可是太妃身边的大红人。

    而乾凌帝,在听到向易的名字时,看了柳蔚一眼,那目光,深得可怕。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