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04章 柳蔚隐藏一些人,隐藏一些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04章 柳蔚隐藏一些人,隐藏一些事

    太子这一番小插曲过去,柳蔚看向倒在地上,满嘴是血的向易,道:“向公公,你说是你杀了玉屏公主与沁阳公主。玉屏公主之死,我无疑问,但沁阳公主,堂堂公主!身边宫女必是不少!你是如何轻而易举,将其杀害,还未惊动任何人的?”

    百官们觉得,这柳大人有点不对头。

    向易朝堂上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你还能没事儿人一样问案,现在案子重要吗?有皇上的声誉重要?

    柳蔚回答你,有!

    她今日就是来破案的,听乾凌帝的黑历史,不过是个顺道消遣,正经事儿却不能忘。

    况且,现在朝堂混乱,乾凌帝受到桎梏,这是个绝佳的机会,要隐藏一些人,隐藏一些事的……绝佳机会。

    向易似乎痛快了,心情不错,哪怕满口是血,也依然笑得畅快,听了柳蔚的询问,他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说辞:“琴儿本就在沁阳公主身边伺候,要支开两个宫人,能有多难?若非一切都已计划妥当,杀害公主这般的大的事情,又如何能说干就干!”

    柳蔚又问:“你们是如何杀害沁阳公主的?凶器是何?”

    “嗤。”向易冷笑:“匕首。”

    “刺得什么位置?”

    “要害。”

    “哪儿的要害?”

    向易面露古怪,笑了一声:“头顶。”

    柳蔚敛眉,看来这向易也是做足了功课的。

    “我再问你,匕首刺进去大约几寸?伤口约莫多大?”

    向易滞了一下,这个问题,他回答不了。

    实际上,沁阳公主受致命伤的位置是在头顶,这一消息,也是他后来才知道的,当天夜里,琴儿已经准备动手,但最后,琴儿却走了。

    琴儿说,当时一刀眼看就要捅到沁阳公主胸口,却来了一人,身穿黑衣,手持太妃令牌,要她离开,琴儿自然不愿,但那人直接动手将她扔出寝宫,把门关上。

    琴儿心慌,却又不敢强行进入,只怕惊动其他人,便只能在门外等着。

    这一等,就等了个没头儿。

    直到天亮之前,琴儿进去看了一眼,却发现,里面哪里还有什么黑衣人,只有沁阳公主面带微笑,毫无气息的冰凉身体。

    将现场收拾了一遍,琴儿这才小心翼翼的离开,而那黑衣人,却从此再未出现过。

    向易哄骗琴儿,说沁阳公主乃是去伺候玉屏公主了。向易很清楚,杀害沁阳公主的命令,是太妃娘娘下的,而那黑衣人,向易猜测,应该是太妃娘娘担心自己办事不妥当,再派下的人,于是,向易也没有深究。

    只是其后,向易打探了一番,比如沁阳公主的死因,以及致命伤,但奇怪的是,遗体入了内务府许久后,都没人查出那致命伤所在,而且公主死后面带微笑,实在,诡异非常。

    最后,这位柳大人出现,才有流言传出,说沁阳公主的致命伤在头顶,那里,被人刺入匕首,一招致命。

    但面带微笑而亡这事的缘由,却没有解释。

    向易可以解释公主的死因,从而将罪揽到自己身上,但若此人问他其他细节,他却并不见得能编出来。

    而柳蔚,果然就问了:“那行凶者,是你,还是琴儿?”

    向易一咬牙,道:“不是我,也不是她,是……是我派去的高手。”

    “也就是说,还有个刽子手?”

    向易“嗯”了一声。

    柳蔚笑道:“那就怪了,看公主死后面带微笑,本官还推断,行凶者有可能是沁阳公主熟悉之人。原来,竟是个陌生人,但若是陌生人,公主为何会笑?实在是解释不通。”

    向易一时没有吭声,想了许多,良久后,才在柳蔚咄咄逼人的目光下,直接道:“我已承认,几桩命案都乃我犯下,如此,柳大人还有什么不满?”

    向易这话,是嫌弃柳蔚问东问西,就是迟迟不下定论。

    没错,柳蔚多问一句,太妃娘娘就多一分被暴露的危险。向易知恩图报,既然已经决定把全部罪孽揽上身,就自然不想再节外生枝。

    向易不耐烦,柳蔚却很有耐心。

    柳蔚表情不变,不慌不忙:“既然要将案子破个清楚,仔细些总是好的,怎的,公公解释不了上一个问题?”

    向易未语。

    柳蔚道:“不如将那动手之人叫出来,让那人亲自交代?”

    向易立刻道:“我既落网,他们必然已走,你现在去找,也不过是扑个空罢了!”

    柳蔚闻言,倒是点点头,又道:“也就是说,这一切,你都要一力承当?可是如此?”

    向易沉默,算是默认了。

    柳蔚笑了,笑的嘲讽:“向公公,看来你知道的还是太少了,你以为,你认罪了,这案子,便再无人深挖下去?不说月海郡主之死在后,就说这些案件中的零碎证据,整理起来,有多惊世骇俗,我想,你不清楚,也担不起!”

    向易一噎,正要再说什么,柳蔚突然目光一转,瞧向满朝百官,直言道:“向易效忠何人,我想诸位大人心里都是有数的。”

    满朝百官:“……”

    “今日柳某大逆不道了,我这里有一份证词,证词表明,玉屏公主死前很长一段时间,频繁出入道观寺庙,不日前,玉屏公主曾在清香观请了一座阎罗相,当然,重点不是那阎罗相,虽然一个信佛之人,请鬼相,不合常理,但神鬼一系,我等凡人不懂。怪就怪在,玉屏公主请的那阎罗相,虽是清香观所出,但深入却发现,其后头,还有来路。”

    柳蔚说到这里,向易已经有些紧张了。

    清香观位在京郊,清幽安静,多得一些女眷香客青睐,但是少有人知,那观堂的真实面目,另有隐情。

    而这时,柳蔚也道:“清香观后有一条山路,山路蜿蜒盘旋,却是直通咱们京都最大佛寺,观缘寺。或许很多人都忘了,咱们的太妃娘娘,早在数十年前,便常驻观缘寺。”

    太妃娘娘四个字一出,向易慌了,急忙道:“胡言乱语!清香观是清香观,观缘寺是观缘寺,一个佛寺,一个观堂!怎的,你莫不是想说,和尚尼姑闭门一家亲,关系匪浅不成?”

    向易“和尚尼姑闭门一家亲”这话,显然意在混淆视听,但柳蔚并不会让其得逞!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