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06章 为了接近古庸府一别的柳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06章 为了接近古庸府一别的柳蔚

    容棱也发现了柳蔚的不对,或者说,是发现了柳蔚的刻意袒护。

    招魂钉的来历,佛祖喂鹰图背后的故事,以及裳妃娘娘处的那些画作,这些证据,指向的分明都是另外一人。

    但今日一早,柳蔚迫不及待的进宫破案,却在最后关头,将所有真相隐藏,箭头直指向与真相相反的另一个方向!

    太妃说来也不无辜,太妃的手上,必是鲜血淋淋,可幕后那人,难道就此放过?

    柳蔚当然也不想放过幕后那人,但这一次,她却必须如此。

    向易被柳蔚连珠炮的质问,又拿不出一个解释,最后只得愤恨一声,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说到底,这只是你的猜测罢了,你可曾亲眼瞧见,太妃娘娘将这钉子交给琴儿?”

    不见棺材不掉泪!

    柳蔚道:“公公怎还未搞清,不是我需要证明,是公公需要。公公与太妃娘娘关系匪浅,这东西我合理怀疑是太妃娘娘交予你,没什么不对。鉴于公公已经承认犯罪事实,所以到这里,公公已经是个杀人犯了。公公若是个嫌犯,还可说,拿不出证据,咬死了不松口,但公公已经认罪,已经定罪,解释来龙去脉,便成了公公的责任。否则,公公何故认罪?既是认罪,不就是打算坦白?若不坦白,那便是为了包庇。包庇的是谁,从公公方才的言辞,我想诸位百官,都一清二楚了。被一个杀人者极力包庇的,不是杀人者的同党,就是杀人者的主子亲人,这个逻辑,是没错的。”

    向易果然被柳蔚绕晕了,乱七八糟,理不清明,索性就硬声道:“总之,这些都是我一人所为,因我恋慕敏妃,因我与裳妃有染,因我恨这狗皇帝,我报复狗皇帝,报复狗皇帝的女儿,报复整个宫闱!至于你说的那招魂钉,不管你信是不信,的确是有人给我,但那人并不是太妃,言尽于此,多说无益!”

    柳蔚默默的蹙了蹙眉,向易说的这么斩钉截铁,让事情有些麻烦了。

    其实若说真相,绝对的真相,柳蔚可以拿出更多证据,更多说辞,但那些证据说辞,都会指向那个她想遮掩的人。

    因此,柳蔚一句也不打算说。

    但偏偏,直接指向太妃的证据,又少的很,太妃做事谨慎,所作所为,又都是通过向易。

    向易这一嘴硬,还真是不好办了。

    或许,还得用那最后的法子。

    柳蔚转首,看向高高在上的乾凌帝,道:“皇上,臣还有一证人。”

    上方的九五之尊,身体虽一动不动,一言不发,可带着杀意的眼眸,却分明是看向了柳蔚。

    柳蔚看了眼乾凌帝后方的容棱,容棱也看着她。

    四目相对,柳蔚看出了容棱眼底的狐疑,但柳蔚现在没办法解释。

    严震离发现了不妥,这便碰了碰身旁的容溯,容溯沉了沉眸,上前一步,道:“有证人,便带上来!”

    有七王爷这句话,柳蔚便顺坡下了。

    柳蔚上前,走到容溯身边,在他耳旁道了两句。

    容溯听完,看了柳蔚一眼,扬声吩咐:“来人!”

    殿外两名侍卫进入,容溯直接走到两侍卫身边,低声复述一遍,两人领命,略一拱手,便离去。

    证人要带进宫,并非一时半刻就可,而柳蔚不打算浪费这个时间。

    柳蔚看着向易,道:“公公可知,最先暴露你的,是那副佛祖喂鹰图。”

    向易似乎不意外,关于这个,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便直言道:“我将那画挂上去,便是希望,有人能因此寻到那件事上。”

    柳蔚点点头,明白。

    这桩案子,现在来看,已不那么复杂了。

    最初向易曝光了一幅佛祖喂鹰图,那图是他模仿敏妃手法画的,最后甚至还用上敏妃的的图章。一开始也是因为这个,柳蔚才将事件源头,锁定到敏妃头上,再通过敏妃,查到了向易对敏妃的痴恋,最后发现向易与裳妃不可告人的关系,从而断定,这桩案件,是向易的报复行为,可向易毕竟只是个太监,哪怕是个大太监,也还是奴才。向易如此无法无天,背后必然有势力相助,一开始,柳蔚以为是钟自羽,后发觉不是,因为,从目的上而言,钟自羽的确没有与向易合作的动机道理。

    钟自羽假扮向易,似乎也就是为了接近古庸府一别的她。而且玉屏公主死亡的时候,钟自羽并不在京都,既然钟自羽没有嫌疑,那真正的幕后之人,会是谁呢?

    柳蔚想到了太妃,但那也的确只是怀疑,直到更多的实质证据摆在眼前,其中最明确的,也是最直接的,反倒是前日柳蔚从柳老夫人那儿拿回来的那样东西。

    那东西里的内容,才是真正的惊世骇俗,也是指控太妃最佳的证据。

    但那东西,柳蔚并不打算拿出来,其中牵扯,甚大,无论为了谁,她都不敢暴露。

    如此一来,她想将罪名推给太妃,就需要别的直接证据。向易是个很好的人证,但向易不松口,就只剩下另一个了。

    另一个不是别人,正是黄儿。

    只是黄儿知晓的也不多,黄儿知道的,也就是裳妃与向易的事,还有太妃的人曾去过裳阳宫,但其中细节,黄儿知之甚少。

    柳蔚不知道将黄儿带来有多少用,但,这是唯一活着的人证了。

    与此同时,昭宁宫内。

    听着前朝传来的消息,那一言一语,皆是对帝后的羞辱中伤,皇后娘娘的脸色难看至极。

    树甄急忙打断那禀报的小太监,厉色喝道:“好了!”

    小太监满头大汗的停住,实际上,他也不想复述向易的句句辱骂,可皇后娘娘让他一句不落,他就……就……

    小太监闭嘴了,昭宁宫大殿上,众人皆是默不作声。

    下头坐着数位命妇贵人,一个个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惶惶无措。

    其中不禁有人后悔,看热闹就看热闹,在府里呆着等消息不就是了,进什么宫?这下子好了,听到这不要命的话了,可如何应对是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