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09章 这是弑君!这是造反!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09章 这是弑君!这是造反!

    乾凌帝目前脉象虚弱,脉息不稳,但并非是病入膏肓。

    这样突发性的晕厥,不可能用尽了急救手段都半点动静没有,柳蔚之前就有猜测,而现在,这个猜测成真了。

    乾凌帝此刻是在装晕。

    大殿之上,在黄儿刚刚被带上去,案情将要步入尾声揭露后宫丑陋真相时,乾凌帝晕了。

    说是装晕,其实应该也不准确。

    乾凌帝也许当时是真的晕了,只是很快就又醒了,但现在,乾凌帝显然是打算将错就错。

    柳蔚虽然不知道乾凌帝的目的是什么,又为何看到黄儿后,反应这么大,但柳蔚不打算让乾凌帝得逞。

    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那是因为法子不够极限,最最极限的法子用上,别说装睡,装死都能给你诈尸起来!

    柳蔚将银针拔出,表情平静的去拿起另一根银针,朝着乾凌帝的面门便一下刺去。

    一根,两根,三根,四根……

    直到乾凌帝几乎被扎成刺猬,柳蔚才收了手,脸上露出轻松的表情,道:“一刻钟后,便会醒了。”

    一众人半信半疑的看着柳蔚。

    皇后本还想继续问罪柳蔚,但这个关头,担心的终究还是皇上的龙体健康,因此,到底是给忍住了。

    太医们连连摇头,直道柳蔚胡闹,但嘴里这么说,却并未去阻止。

    原因很简单,皇上现在的龙体就是个烫手的山芋,他们已经黔驴技穷,无计可施,这样下去,太医院逃不开被问罪!

    现在好了,有个人主动接过这烫手的山芋,无疑是为他们解了大围,他们乐得撇清干系,又怎可能再揽祸上身?

    唯有个别固执的老太医,始终想上前阻止,却被其学生死死拉住。

    老太医气得吹胡子瞪眼,但人都是自私的,他们治不好皇上,受罪的不光是一个人,是整个太医院,连带的还有太医院所有太医的家属。

    如此一来,牵连甚大,老太医一人倔强,却不能害了其他同僚,更不能害了府中妻儿老小,因此,也给忍下来了。

    一刻钟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在时限到达时,柳蔚上前,将银针,一根根取出。

    柳蔚的动作流畅自然,让人看不出半点不妥。

    虽然针灸一术在青云朝这里早已绝迹,但早就有人说过,这位柳先生,便是其中仅剩的传人。

    如今亲眼所见,虽不知真假几何,但或许,真有奇迹呢。

    而奇迹,果然在一众人眼前展现了。

    只见最后一根针拔出时,一直昏迷不醒的乾凌帝,微微地皱了皱眉,接着,似乎因为难受,乾凌帝原本惨白的脸,憋得通红。

    “皇上……”皇后立刻走上前来一看,眼中又是惊又是喜。

    柳蔚却挡下皇后,道:“皇后娘娘。”

    皇后不喜柳蔚,但如今为了龙体安康,也唯有退后一步。

    太医们则是面面相觑,个个都感叹,原来那针灸之术,当真如此了得,就这几针,竟真能起死回生。

    就连最倔强的老太医,都熄下了对柳蔚的火气,看柳蔚的目光,越发明亮。

    众人都认为柳蔚艺术超群,救人不过须臾,但看乾凌帝那难受的表情,容棱却明白,事情远没有这般简单。

    而实际上,事情的确不简单。

    柳蔚要用最最极限的狠毒方法叫醒装睡的乾凌帝,那所谓的极限,就必须是极限透顶。

    人最离不开的是什么?是空气!

    柳蔚方才捻银针,入龙体,在乾凌帝身上下了足足三十六针,目的,便是将其经脉堵塞,各处关键卡死。而等到拔出银针时,这些地方便无法疏通,吸入口腔的空气,甚至无法顺畅抵达呼吸道。

    说直白点,柳蔚就是直接堵了乾凌帝接受空气的本能能力,一个人失去了空气,试问可还能活?

    柳蔚看着乾凌帝越来越难受的老脸,心里默默的数着,一,二,三……

    等柳蔚数到第十声时,乾凌帝猛地睁开了眼,一双虎眸,惊恐且慌张的看着所有人。

    皇后见乾凌帝醒了,便推开柳蔚走过去,眼眶通红,唤着:“皇上……皇上!”

    乾凌帝没有看向皇后,乾凌帝只是张大了口,想要呼吸,去无论如何,也感觉不到空气。

    乾凌帝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脸涨得越来越红,额上青筋甚至都憋得爆了出来。

    皇后看皇上不妥,忙握住皇上的手,紧张的问道:“皇上,哪里不好?哪里不舒服?太医,太医快过来瞧瞧!”

    一众太医立刻上前,这人一多,柳蔚便被挤到角落。

    柳蔚也不在意,只低垂着头老实站着。

    太医们围着乾凌帝查来查去,最后一个个都说:“皇上已经醒了,应当是无大碍了,只是脉象短缺,想来是之前的晕厥伤了根儿,调养一阵子,便无事了。”

    柳蔚听闻,心中的得意分毫不显,是啊,呼吸道的问题,把脉来看,一般医术可是把不出来的。

    但若是这些太医伸手去探乾凌帝的鼻息,就会发现,他根本已经快要没气了。

    只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睁大了眼睛看着你,你又怎会以为这人没气了呢?

    太医们都说乾凌帝无大碍了,但作为当事人,乾凌帝却只有一个感觉,他快死了,不需多久,大概,也就能挺上一盏茶的功夫。

    乾凌帝感觉不到生气,无法呼吸,他仿佛全身都被堵死了,只剩下一双眼睛还能睁开,甚至他连说话,都说不出了。

    乾凌帝转开视线,狠狠的瞪向角落里站着的柳蔚。

    这是弑君!

    这是造反!

    乾凌帝很想大声的说出这句话,但连呼吸都快要被断绝了,又怎还能有力气说话。

    柳蔚感受到一双愤怒到了极点,杀气宛若实质的视线,投射到自己身上,她微垂着头,很清楚那是谁在看她。

    柳蔚很清楚,只要她再多等一会儿,现代的五分钟,就五分钟……

    一个人憋气的时间是有极限的,尤其是乾凌帝这样的老人,或许,这狗皇帝一分钟都撑不下去。

    只要再等等,再等一会儿,她就能亲手杀了这人。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柳蔚哪怕很少提及,很少说起,但却从未忘记,父亲柳桓是如何死的。

    没有人会在面对杀父仇人时能永远平静安然。

    尤其是,对方闭着眼睛,毫无武力,彻底失去发号施令的权力,在你面前就像块砧板上的死肉,任你如何剁碎,都随你所愿。

    这种时候,仇恨,是控制不住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