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10章 柳蔚这逆臣动的手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10章 柳蔚这逆臣动的手脚

    稍稍抬头,柳蔚就对上了乾凌帝那凶狠至极的目光。

    柳蔚没有说话,没有动,只是这么看着狗皇帝,欣赏狗皇帝那越来越苍白的脸庞。

    这时,突然另外一道视线投射过来。

    柳蔚本能地感觉到,转头看去,正好,便瞧见容棱惊诧不已的眸子。

    几乎是一瞬间,柳蔚立刻清醒。

    狗皇帝,还不能死。

    反复叫醒失去理智的自己,柳蔚一步步朝着床榻走去,说道:“还请皇后娘娘与诸位大人稍退一步,方才的针灸之法,还未结束。”

    皇上现在的脸色的确是很难看,就像濒死的鱼,随时都可能一睡不醒。

    皇后面有担忧,这便退开一步。

    其他人自也让出空间。

    龙体为重,万事都不及龙体一分。

    柳蔚再捻起一根银针,直接一针刺入乾凌帝的咽喉处。

    等到这一针拔出时,乾凌帝才重重的出了口气。

    憋得紫红的脸色,也慢慢恢复平常。

    看出狗皇帝明显有好转,皇后哪怕再不愿,也不好去怪责柳蔚。

    乾凌帝能呼吸了,但却很快发现,自己依旧是不能说话,不止如此,他还连动都不能动了!

    柳蔚一手遮天的掌控着狗皇帝的身体,又道:“几位太医或许不清楚,皇上突然晕厥,并非是旧病复发,或许多少也有一些这方面的原因,但皇上这症状,还有个说法,叫做中风。”

    一众人又都看着柳蔚,等她说下去。

    柳蔚很有德行的解说道:“中风,又有外风与内风之分,皇上这症状,属于内风,在我曾经习得的典籍里,中风还有一个叫法,叫脑卒中。中风者,多是气血逆乱、脑脉痹阻或血溢于脑所致,以突然昏仆、半身不遂、肢体麻木、舌蹇不语,口舌歪斜,偏身麻木等为主要表现的脑神疾病。并具有起病急、变化快,如风邪善行数变之特点的疾病。之前把脉一探,也发现皇上肝部萎靡,肝气受损,此乃内腹之疾,但不曾想,皇上脑中,竟也有大病。皇上此前必然是经常头疼,身体乏累,且已经蔓延很长一段时间了。”

    在青云朝,脑子里有病,几乎是无法被具体发现诊断的,柳蔚并不怕这么说会被拆穿。

    而柳蔚这么说完,皇后就立刻看向戚福。

    “戚福!”

    戚福立刻躬身,道:“回娘娘,皇上的确……的确经常头疼,但太医说这是过度劳累所致,只让奴才多劝着点皇上歇息,却不想……不想……”

    柳蔚又道:“脑血管疾病,初期的确是因压力大,精神不济,过度劳累所致,多休息是没错,但若是蔓延下去,就很容易造成脑动脉硬化。其实,皇上年纪大了,这些毛病都是正常的,与太医倒是无甚干系。况且,皇上又吃过那些东西,五石散,谁人不知,那可是刺激脑子的玩意儿。稍有不慎,多食丁点儿,都容易引起急性暴毙。说的简单些,皇上的身子不堪负重,根本承担不起五石散的刺激性,加上身子本就不好,长期病症的综合,导致中风,也并不意外。只是虽说这次大病有先帝保佑,皇上未折损性命,但到底,是回不去康健状态了。如此温养着,且就看看将来如何了。”

    柳蔚话里意思说的婉转,但所有人都听懂了,皇上,是瘫了。

    一众人的表情都变得十分古怪,其中作为当事人的乾凌帝,表情是最难看的,但偏偏,又一句话也说不出,一个字也蹦不出!

    乾凌帝不禁开始猜测,自己无法动弹,无法说话,都是这逆臣动的手脚。

    这时便开始后悔不已。

    后悔为何要装晕。

    其实,最初只是晕了一会儿,还未被送回寝宫便醒了,但后来却出于目的,打算静观其变。

    可没想到,却给了这些狼子野心之人动手犯上的机会。

    柳蔚说的那些症状,乾凌帝之前的确都有,或许是吃多了五石散的原因,最近几日,头疼的越发厉害,有时候,甚至连躺着都感觉脑子仿佛要爆开。

    一个野心勃勃的帝王,无法接受自己将像个废人一样,长卧病榻,安心等死。乾凌帝瞪圆了眼睛,眼底的不甘与愤怒,让一众人看着,纷纷感叹。

    这等画面,何其眼熟。

    有上了年纪的老臣,看着乾凌帝如今的模样,不免就想到了当初先帝病重时的情况。

    惊人的相似……

    先帝病重时期,临死之前有意将皇位交托太子,但最后,陡生变故……

    也不知,这次会有是何等情况。

    皇上瘫了之事,很快从寝殿内,传到了外面。

    原本议论纷纷停歇了一阵子的女眷们,再次窃窃私语。

    而其中,李老夫人则是一边惊异,一边望眼欲穿的朝着殿内不断张望。

    有相熟的夫人对李老夫人道了一番:“到底是您的孙女争气,这不过须臾,已经被皇后娘娘瞧上眼了。连这样重要的场面,都带着进去了,看来皇后娘娘,是当真中意茵儿得很呢。”

    李老夫人不喜反忧,瞧了那说话的夫人一眼,道:“茵儿胡闹。”

    那夫人却是道:“偷偷跟您说句大不敬的,皇上如今出了这事,太子登基,怕是也不远了,要我说,多一条路走,始终是件好事。”

    换言之,七王爷那儿,你们李家不要效忠得太死了。这朝政站位的事,可是随时都在变的。

    多一个打算,未尝不是好事。

    李老夫人闻言,警惕的看了看左右,才对那夫人低声道:“莫要再胡言乱语了。”

    虽说皇上出事,太子登基近在眼前,但太子重病之事,在这朝中也不是秘密了。

    总归来说,七王爷的胜算,暂时也不是没有。

    当年先帝驾崩,四皇子不也越众而出,一举登基?

    所以说,这将来之事,最是说不准的。

    现在这个关节上叛变去太子那儿,七王爷又会如何想?太子又会如何想?墙头草不止受人摒弃,还十分不好做啊,要做得舒舒服服,无祸无灾,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