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魔道祖师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赘婿  永夜君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14章 被他留在仇人身边的容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14章 被他留在仇人身边的容棱

    容棱一开始没有出声,他低头沉默了一会儿,狠狠的闭了闭眼睛,半晌,才道:“说吧。”

    柳蔚这才说:“我想你已经猜到了,那位赈灾的大人是谁。对,没错,就是你往日的二皇叔容时。你二皇叔性命危在旦夕,楚吟,这个在后宫里一直籍籍无名,被皇帝逐渐遗忘,身边连个伺候的宫人都没有的小女子,站了出来,她试着哀求内宫四妃中,最心软,也最善良的那位敏妃,她求敏妃让她见皇上一面,求敏妃为她安排一次承恩的机会。但敏妃虽说善良,却不愚蠢,后宫女子,成功上位的可谓都是手段翻飞,敏妃又怎会不调查清楚一切就帮楚吟?又或者说,敏妃凭什么要帮楚吟?”

    敏妃甚至连楚吟是谁都不知道!

    这位唐突的突然跑到自己寝殿前,求着要见自己,要自己帮助的女子,怎么看,怎么奇怪。

    但敏妃最终还是帮了楚吟。

    因为,敏妃到底是太闲了,闲的终究派人去调查了楚吟,也明白了,楚吟要求得恩宠的目的。

    楚吟要面圣,只为给容时求情。

    何其愚蠢的方法……

    那位一国之君是什么性子?敏妃一清二楚!

    皇上自私,重权,女子对皇上而言,不过都是工具罢了。

    楚吟哪怕是天姿国色,美艳无双,在皇上这个薄情的男人眼里,也不过是个玩物。

    没有人会将玩物的求情看在眼里。

    敏妃思量着,若是自己帮楚吟求得一次承宠,说不定,明日晌午不到,自己收到的,或许就是楚吟的一具尸体。

    因此,敏妃没有急着帮楚吟求得承宠。

    但敏妃恶趣味的,为楚吟出了个主意,主意是说:“你要救你的主人一家,便注定了要牺牲你自己,可牺牲也要分价值有多少,既然你明知会是牺牲,为何不找一个能获取最大利益的牺牲方式?如今皇上已有两位皇子,或许,即将可以有第三位皇子。”

    楚吟不是很懂敏妃的意思,便问:“娘娘可是想让我孕育龙子后,再与皇上求情,可,可臣妾怕时辰不等人……”

    要怀上龙子,保守估计,至少要承宠好几次,面见圣上一次都是难上加难,又哪里可以有承宠好几次?

    “谁说你怀的龙子,必须要是皇上的种?”

    敏妃的话,宛若雷鸣,楚吟听得心肝俱颤!

    却不知实际上,当时的敏妃已对这花花世界,红墙绿瓦,生出了极致的恶心与厌恶。

    敏妃想通过楚吟报复乾凌帝,而最后,敏妃也的确是做到了。

    先是想方设法送一直无人注意的楚吟出宫,送去见她念念不忘的,性命堪忧的容时。

    一个半月后,楚吟被暗中安排回宫,已怀身孕。

    敏妃大喜,立即为楚吟安排了一次御前承宠的机会。

    之后,一切便顺理成章。

    楚吟因着怀有龙种,很快从一个小到连品阶都没有的后宫女子,成了贵嫔。

    而楚吟也利用了自己怀孕的这段日子,听从敏妃的话,更改了原定的计划,她没有在御前开口为容时求情,而是利用身份之便,为容时策谋了一条出逃离京之路。

    柳蔚停顿了片刻,说道:“重犯出京,哪有那么容易。楚吟身在禁宫,能做的事,也只是计划好一切,铺好路子,但若是中途出现任何意外,则随时可能全军覆没。你二皇叔出逃那一夜,楚吟没睡,敏妃也没睡,而她们等到最后,等到的,却依旧是带有一笔悲伤色彩的消息。你二皇叔出逃被抓,断了一条腿,你二皇婶当机立断,抱着尚在幼年的孩子,冲扑向侍卫的长枪,与怀中的孩子,一起都死了。临死之前,还只是执着的对自己的夫君说,快走,快走……”

    这个女子尽管平日有很多缺点,善妒,多疑,但她,却很爱自己的夫君,她没有成为夫君逃亡路上的拖累。

    最后关头,她甚至带着自己的孩子一起去死。

    因为她知道,皇帝眼里,容不得这个孩子,她更知道,皇宫之中,她的夫君还有另一个孩子。

    夫君,并没有绝后。

    柳蔚不好评论这位夫人的极端行为,但若是她,她必然不会这般做,当然更重要的是,她也不会让自己沦落到那种地步。

    容棱的表情很是难看。

    柳蔚又道:“你二皇叔抱恨逃走,但付出的代价却是惨烈,一个连腿都被废掉的人,他又能逃多远?楚吟得到消息后,很担心,但她什么都做不了,她只能守住肚子里的孩子,盼着,是否有一日,会听到你二皇叔安好的消息。”

    柳蔚垂了垂眸,目光落到那画轴上,轻声道:“这幅画,便是敏妃为当年的楚吟所画。之后,楚吟生产,诞下一健康男婴,但因长久的整日里忧思过重,发生血崩。楚吟在临死前,也未等到你二皇叔的消息,便就这么,去了……”

    相思是穿肠毒药。

    楚吟的这一生很短暂,却不算虚度。

    从起初的命运悲惨,到之后的转折得幸,她经历了比许多人更多变,也更忐忑的一生。

    而最终遗留下来的,也就是那个有着她与那位‘赈灾大人’血缘的孩子。

    或许就是这个孩子的降生,让年纪轻轻的楚吟最终在死去时,心中的遗憾,没有那么重。

    “容棱……”柳蔚试着唤了一声他的名字,慢慢的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在恨对不对,恨楚吟的妇人之仁,恨那位赈灾大人的无用,没错,我也觉得可恨,但这却怪不了他们,楚吟早已爱上那位赈灾大人,尽管她从未跟任何人明着提过。若只是单纯的报恩主子,楚吟决计做不到那个份上,她的付出,表示出了她的真心,一个女人,用尽全部去爱一个男人,不管对错,不管死活,这是本能,无法控制,哪怕愚蠢。你可以责怪她爱上了一个没有能力保护她的男人,但却不能左右她生前爱上过谁的自由。那个赈灾大人,的确,他的女人为他牺牲了,一次便牺牲了两个。还有他的两个儿子,一个死了,一个被他留在仇人身边,他这样的人,没权利得到任何人原谅。但是,容棱,我与你说这些,只是想你知道全部,至于决定,你自己做。”

    容棱抬眸,他的目光还是那么深,他看着她的眼睛,声音有些沙哑的问:“你要我决定什么?”

    柳蔚正要说话。

    容棱又打断她:“你不是已经替我决定好了?”

    柳蔚皱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