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16章 容棱若非是难受狠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16章 容棱若非是难受狠了

    容棱似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他如从前的每日一样,一日,总要抽出半个时辰,陪小黎念书。

    只是这次,他陪小黎念书的时间更久了。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

    眼看着都要用晚膳了,他才停下来,放小黎离开。

    小黎其实并不是不爱学习,相反,小黎很有求知欲,只是那仅表现在与医学有关的东西上。

    而不在医学范畴內的那些知识,小黎就像所有小孩子一样,抱着疲惫的身子和排斥的心理,在应付。

    当念了两个时辰的之乎者也后,小家伙觉得自己仿佛被掏空了。

    容棱看儿子的确累了,就摸摸儿子的头,让儿子休息。

    听到休息二字,小黎立刻像打了鸡血一样,转头就跑不见了。

    小黎走了,院子里就只剩下柳蔚与容棱二人。

    容棱低头收拾桌上的书卷和毛笔,柳蔚就这么看着他,很是安静,一句话也不说。

    两人间出现了诡异的安静。

    直到柳蔚憋不住,先问:“你可还好?”

    容棱收拾书卷的动作并没有停下,他将书籍都摞起来,又把毛笔与砚台放在书本最顶端处,最后,双手将一摞东西抱起来,转身进去屋子。

    柳蔚皱了皱眉,跟上,又不说话了。

    容棱很有耐心的把书册一样一样的放好,把毛笔清洗干净,再把砚台擦拭干净。

    等到一切都做完了,容棱才回过头来,看着柳蔚,问:“信你都看过了?”

    这个问题其实根本不需要问。

    若是没看过,柳蔚也不可能知道这么多。

    柳蔚朝他点了点头,稍稍握了握拳,她不确定,容棱是不是不高兴了,不过换做是她,应该也不会高兴,自己父母的事,自己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容棱看她低着头,往日光彩的眸子,这会儿却是黯淡的,他便上前一步,捏起她的下颚,让她抬起头来,看着他。

    柳蔚顺势就看着他,目光定定。

    两人对视一会儿,容棱终究慢慢倾身,将她抱住。

    柳蔚眼睛亮了一下,她知道,容棱没有怪她。

    这就够了。

    她回抱着容棱,认真的说:“无论你想怎么做,我都配合。”

    容棱没说话,只过了一会儿,叹了口气。

    两人一直这么抱着,柳蔚猜测,容棱现在一定很不好受,尽管他沉默着什么都没说,但他若非是难受狠了,不会这么抱着她,仿佛只有抱着她,才能窃取一丝丝温暖。

    这一夜,两人的话都很少。

    柳蔚始终陪着容棱,两人做着和往常一样的事,佯装与平日没有什么不同,直到夜深人静,他们相拥而眠。

    皇上病重,这个消息就算有人刻意遮掩,到底也是亲眼见证的人太多。第二天,不止宫内,宫外也沸沸扬扬。

    而当天下午,又有新的消息传来,说太妃娘娘即将回宫。

    柳蔚当朝指控太妃罪孽一事,朝内百官一清二楚。

    但是在皇上出事这紧要的关头,是否惩处太妃这一决定,不得不暂时被搁浅下来。

    而既然没有惩处,太妃就依然是高高在上的皇上亲母,没有人敢对太妃下死手。

    大家都在观望,也在等待。

    观望皇上是否能好,等待皇上新的指令。

    而这些,柳蔚都没有管,她将罪名都推到太妃头上,还把向易也扣下了,就已经是料到了结局。

    至于乾凌帝……

    柳蔚认为,乾凌帝若是身体健康如昨,也定是相信朝堂上她道出的事情始末,都是太妃所为。

    乾凌帝却不会对太妃做什么,顶多是利用此事,找个由头,约束太妃,令太妃这辈子都无法回宫,再剪除太妃的羽翼,彻底将太妃当做囚犯,一生囚禁于观缘寺。

    但再过分,却不会了。

    毕竟,针对月海郡主的死,乾凌帝自己手上到底干不干净,他心知肚明。

    柳蔚在朝堂上不曾着重提起月海郡主,就是因为,柳蔚清楚,杀害月海郡主的不是太妃势力。

    那么凶手究竟是谁?

    其实,逃不过两个可能。

    一,容棱的生父,二,乾凌帝。

    不管凶手是他们其中的谁,柳蔚都不可当朝言明。

    而柳蔚既然敢把这些都说出来,还说得这么明白,却也是不怕太妃打击报复的。

    原因很简单,乾凌帝不对太妃下死手,念及着的,不过是太妃手上有他最致命的把柄。

    这个把柄太恐怖。

    而太妃也不会轻易爆出这把柄,一旦撕破了脸,便是会让乾凌帝君星陨落,太妃也跟着万劫不复。

    这两人,互相包庇,又互相挟持,总之,他们有足够的理由,把这种表面的平静,继续保持下去。

    至于柳蔚,是幸,也是不幸,她也手握了这个把柄。

    所以,柳蔚知道,自己的性命,注定是无忧的。

    柳蔚想到柳老夫人给她的那个匣子,又想到匣子里的内容,不禁叹息,老夫人关心她,竟是这般的深。

    前方便是禁牢。

    柳蔚原本答应老夫人,第二日就能将柳域救出来,但容棱父亲之事,让她分了神,也因此,进度慢了下来。

    可人,终究还是要救的。

    乾凌帝病重,正是宫内最松懈呈一盘散沙的时候,此时不钻这个空子,岂非浪费。

    而利用这个空子,她或许,还能不止救出一个。

    禁牢里还是黑漆漆,沉压压的。

    柳蔚一路前往,为她带路的,已经不是上次那个狱卒,换了另一个。

    这狱卒似乎比上次那个要好说话些,见柳蔚拿出令牌来,便阿谀奉承的对她点头哈腰。

    柳蔚也没说什么,只道要见柳家犯人。

    狱卒连嘴应下,并且直接将柳蔚往里面带,而非像上次一样,去一间小隔间单独见。

    柳蔚这是第一次见到柳家全员。

    他们被关在牢房底层,最深处的三间大牢里,全族上下,男丁一共三十几人,每个人身上都有伤。

    柳城还是那副痴呆模样,柳域就坐其父身边,他身上又多了一些伤,应该是这两日受的,那伤,将他本还能看清五官的脸,糊得竟有些朦胧了。

    柳蔚板着一张脸,停在牢门前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