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魔道祖师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赘婿  永夜君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18章 皇权之争,皇位更替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18章 皇权之争,皇位更替

    狱卒知道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他看了看四周,到底有些心有余悸,待手埋到袖子里,摸了摸那锭金元宝,总算心安定些了,这才小心翼翼的提醒道:“小的,是按大人吩咐行事,若上头追究下来,大人,小的可定是实话实说。”

    柳蔚看这狱卒一眼,一点不怀疑若真的有人质问,这人会第一时间出卖自己。

    不过那也无所谓。

    柳蔚对狱卒点了点头。

    狱卒又看向柳域柳逸二人,最后什么都没说,转身进了大牢。

    厚重的铁门阖上,隔绝了里头的漆黑阴暗。

    柳域与柳逸站在清新的空气下,两人都有些怅然若失,而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柳逸。

    柳逸几乎立刻拱手,朝柳蔚行了个大礼,语气诚挚的道:“大人救命之恩,柳某没齿难忘!待回到府中,柳某定送上厚礼!令,大人有任何要求,只管告知柳某,只要柳某能办到的,必万死不辞,竭力而为!”

    柳逸是行商的,口才好,脑子也灵光,比起现在看着还有些呆滞的柳域,柳逸已观清形式。

    柳蔚静默的看着柳逸,没回一句,只是过了一会儿,才将目光移开,转到还盯着牢门发愣的柳域,道:“走吧。”

    柳逸见自己被忽视,一点没生气,重生的喜悦令他不在意这些细节,他跟在柳蔚身边,嘴里还在说个不停,他做了许多保证,加重了无数筹码。

    直到柳蔚听到他说,要将两间京都城中央的铺子送给她,她才停住步伐,正眼看他:“三少爷是说,枝头香与兰轩阁?”

    枝头香与兰轩阁,一间是香粉铺子,一间是玉石古玩铺子,两间都是眼下还没被朝廷查抄的柳家产业。说是名头挂在柳家,但实际上,这两间铺子都是金南芸的嫁妆。

    柳逸开口要将这两间铺子送给她,柳蔚脸色当即沉了下来。

    柳逸却见此人终于理他了,立刻谄媚的道:“大人想必也听闻过这两间铺子的名头,无论地段,还是名声,那可都在京都城里是响当当的,大人您看何时方便,柳某寻个日子,将铺契给您送去?”

    柳逸说得快速,没发现柳蔚的表情越发难看。

    柳蔚问道:“三少爷可知,本官为何将你带出来?”

    “嗯?”柳逸愣了一下,不解的看着柳蔚。

    柳蔚道:“牢中柳家子弟众多,救出大少爷,乃是本官早已决定要做之事,但三少爷你,却并不在本官计划之内,本官将你带出,你不觉疑惑?”

    柳逸滞了一下,再愣愣的点头,仿佛突然明悟了什么,道:“是柳某该死,区区两间铺子,大人怎能看得上,柳某这条命既是多亏大人,那大人想要什么,便只管开口!柳家,柳家现今,应当还剩下四五间铺子,柳某回去收整一番,来日就给大人送去,可,可好?”

    竟是以为她嫌两间铺子少了。

    柳蔚眼底显出嘲讽,看了眼柳域,似乎在想要不要顾及柳域这个做大哥的面子。

    但奈何心中怒气太甚,柳蔚最后也不管不顾了,直接道:“柳家的田地家产,早被全数查封,柳家,已无一处店铺。”

    “不是的。”柳逸一听柳蔚这么说,立刻道:“大人放心,还有的还有的,只是……只是因之前交托内人管理,所以旁人看了,都以为是内人私产,但实际上,都是挂在柳家名头上,大人若不信,柳某回去,寻地契来,大人一观便知。”

    柳蔚不知是自己说的太含蓄,还是这人牢里关傻了,连讽刺话都听不出,她扯了扯嘴角,道:“南芸嫁给了你,当真是这辈子做的最错之事。”

    听此人提到妻子闺名,柳逸表情顿时变得不自然,虽然明知此人与金南芸相识,但是听此人用这样亲昵的口气喊自己的夫人,作为一个男人,柳逸终究心绪难平。

    柳蔚也不怕他多想,直接道:“救你出来,是我主意,但为的,却是你家夫人。你既早已对她无心,本官想来,你可趁早将和离书签了,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这,便是你被救出的原因,至于你说的那些铺子,本官会做主,查核南芸的嫁妆单子,若核实其乃南芸私产,你柳逸,便一分也碰不得了!”

    柳蔚这话说得断然决绝,说完后,不顾柳逸瞬间疾变的脸,对不远处树荫下的两名七王府侍卫使了个眼色。

    两名侍卫恭敬的上前,柳蔚吩咐:“送柳三少爷回相府。”

    “大人……”柳逸还想再说什么。

    柳蔚却不想听他吭声,只皱皱眉,挥挥手,示意两名侍卫快些动作。

    两侍卫看出大人的不耐,立刻上前,二话不说将柳逸抓着就往外走。

    “大人,大人您听我说……”柳逸被强行拉走,还浑不甘心的回头想解释,但柳蔚不给他机会,两名侍卫更不给。

    不过须臾,柳逸的声音已经渐行渐远,直至消失不见。

    待耳根终于清静了,柳蔚才看向身边柳域,瞧着柳域狼狈的脸,叹了口气,道:“先去太医院。”

    柳域没说话,也没动,他目光复杂的看着柳蔚,那表情,那眼神,当真死板。

    柳蔚大大方方的让他看,道:“放心,既能将你救出,救你柳家,便不是问题,再等几日。”

    柳域闻言眉头皱了起来,声音有些沙哑:“为何?为何你要救我们,我问过父亲,父亲什么都未告诉我,但我很好奇,究竟救我们,对你有何好处?我柳家,应当并无价值,值得各方人士相助。”

    柳域的问题柳蔚回答不了。

    柳蔚只是看着柳域困惑而青肿的脸,半晌才道:“皇上重病,已瘫在床,此事,你应当不知?”

    “什么?”

    果然,柳域的表情很是震惊。

    柳蔚对其严肃道;“京都,怕是要大乱了。皇权之争,皇位更替,指不定,就在转瞬之间。”

    柳域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柳蔚再道:“柳丞相是老臣,柳家乃忠良之家,一朝天子一朝臣,这你懂得。今日若不是我,过两日,也会有其他势力想方设法救出你们。毕竟,这朝廷上,要数挑李满天下的,第一个,还是要排名柳丞相,能得柳丞相相助,想必将来成事,也更容易些。”

    柳域被这话彻底震住了,忙低头看看左右,抑制住手脚的颤抖,压着声音问:“你,你想造反?你效忠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