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20章 把容叔叔哄得服服帖帖的柳小黎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20章 把容叔叔哄得服服帖帖的柳小黎

    各府都过节,三王府自然也是要过。

    容棱是大年二十九才“回京”的,而以为这个年,主子并不会回京的管家明叔,早在月前,便将丫鬟小厮们的年假给批好了,也因此,在半个月前,三王府便清净了下来。

    除了一些签了死契在三王府的下人们,无家可回,还留在府里看门外。府里能蹦跶的其余活人,可真没几个了。

    明香惜香都是在京里头长大的,父母去世后,更是每年过年都在三王府里过。

    今年原本以为就姐妹二人凑合着过,却不想,临着大年关头,王爷竟然回京了。

    不止王爷,柳公子和小公子也回来了,这下可热闹了。

    就算厨娘放工了,明香惜香还是捏着自己的手艺,赶鸭子上架的准备了一大桌子美食佳肴。

    她们才不管外面是不是禁乐呢,反正这是三王府,莫非大过年的,还有人闲得慌,跑到三王府门口来盯着你是不是笑了?

    两个丫头是早让容棱养肥了胆儿,她们也听说了皇上病重,民间受命不可喧哗,但那又如何,过年又不是上坟。

    明香端出桂花鸡后,惜香也捧出了她拿手的人参百合汤。

    几道菜陆陆续续,没一会儿桌子上就满了。

    柳小黎坐在自己高高的小板凳上,高兴的看着满桌子菜色,小脸乐成一团:“我要鸡,我要吃鸡,明香姐姐,我要吃鸡……”

    明香早就想念小公子想得紧了,听他要吃,赶紧伸筷子给他夹。

    惜香也含笑着从后面拖着小黎的肩膀,唯恐他上蹿下跳的,从凳子上再摔下来。

    “小公子尝尝奴婢的手艺可有退步?”将一大块鸡腿夹到小黎碗里,明香期待的看着他。

    小黎赶紧咬了一口,满口桂花香,张嘴就道:“号刺……”

    是说好吃。

    看他吃得小嘴一片油光,明香高兴的给他擦嘴,又拍拍他的背道:“慢点吃,慢点吃,还有好多,小公子可别噎着了!”

    大厅里人是不多,但其乐融融,嘻嘻哈哈,倒是也没辜负这一年一次的欢庆日子。

    柳蔚坐在容棱旁边,瞧着身边的男人一边啜了口酒,一边看着儿子,眼角含笑,眉目清和,她也忍不住心头平静,只是想来想去,还是忍不住问:“那人那儿,你真不打算去了?”

    昨日容棱大肆回京,今日府里就收到一封邀请函,信函里并没有落款,只说请容都尉过府一叙。

    那封邀请函纸张朴素,笔迹刚劲,再看封面上那略显熟悉的印章样式,几乎是看到的第一眼,柳蔚就推算出邀请之人是谁了。

    邀请函柳蔚是交给容棱过目过的,容棱看了一眼,就扔到一边,之后被明香收拾屋子时,直接丢了出去。

    柳蔚明白容棱的心情。

    实际上,那日柳蔚说让他自己决定,后来他并未提起过他的答案,但从此之后,他也再未提起过那人,这其实已经说明了他的答案。

    他不打算原谅那人,或者说,他根本不想去认那人。

    柳蔚既然明白他的心意,自然不可能逼他,但就在方才,一个时辰前,同样的邀请函又送了过来。

    送信来的是个摸样周正的小厮,那小厮将信送到后,似乎还想见容棱一面,却被明香惜香给轰走了。

    接着,不意外的,第二封邀请函又被明香扫走了,这次容棱却连打开看一眼都没看过。

    容棱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不接触那人。

    柳蔚本不想再问了,但如今看容棱一点一点的一直在喝酒,似有心事,她又终究是忍不住,问了一遍。

    容棱平时不常饮酒,哪怕是这样轻量的,他也少饮,除非是在一些必要的场面。

    换做平时,容棱几乎是滴酒不沾。

    今日过年,是个好日子,喝两口酒也没什么,但柳蔚就是有种直觉,容棱心头不快,才会饮酒来麻痹自己。

    他或许不会喝醉,也不允许自己喝醉,但酒精划过喉咙的那刻,还是会让人产生短暂的痛快感。

    容棱,要的就是这种感觉吧。

    柳蔚这个问题问出,容棱却没说话,他只看了眼身畔的女子,垂下眸子,将一杯酒再次饮尽。

    柳蔚皱了皱眉,不知该怎么做才能让他开心些。

    今日好歹也是过年,柳蔚不想他连今日都不能开怀。

    “小黎。”柳蔚转头,看向吃的鼓起腮帮子,像只小仓鼠似的儿子,道:“不给你容叔叔拜年吗?”

    小黎似乎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放下碗筷,将嘴里的鸡腿肉嚼完咽下,又让明香惜香给他把小手上的油擦干净,才屁颠屁颠的走到容棱面前,扯开一个笑脸,恭恭敬敬的对容棱行了个大礼,说道:“小黎祝容叔叔新年快乐,新的一年,吉祥如意,万事大吉,龙马精神!”

    小家伙会的新年贺词,就那么几句,等说完了,就感觉头顶上温热的大掌,扣在他脑门。

    他蹭了蹭容叔叔的大手,笑眯眯看着容叔叔,然后索性身子一扭,直接爬到容叔叔身上,把自己塞进容叔叔暖和的怀里,又兴冲冲的扭头,对容棱道:“容叔叔,以前我不喜欢你,可是现在,我最喜欢最喜欢你了,容叔叔你呢,容叔叔你喜欢我吗?”

    看着怀里儿子这张红扑扑的小脸,容棱温和的笑着:“喜欢。”

    小黎很高兴,伸出短短的手爪儿抱住容叔叔,软软的小手搭在容棱厚重的大手上,一大一小,某些角度上看,两张脸,其实极为相似。

    柳蔚在旁瞧着,见有儿子撒娇,容棱的表情果然就好了许多,她偷偷对儿子眨了下眼,朝儿子竖起大拇指。

    早已看懂自己娘亲暗号,并且把容叔叔哄得服服帖帖的柳小黎,很矜傲的扬了扬下巴,接受了娘亲的夸赞。

    小孩子有灵性,小黎虽然没心没肺,但容叔叔心情不好,他却早已看出来了,只是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便什么也没做,直到收到娘亲暗示,他才兴冲冲的跑过来哄容叔叔开心。

    哄大人开心,小家伙做得可顺手了,以前付叔叔每次不高兴,都是靠他从中出力,所以这种事,他驾轻就熟得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