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23章 被容七柳蔚醋泡的容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23章 被容七柳蔚醋泡的容棱……

    容溯毕竟是成年人,又是一位尊贵的王爷,在暗暗瞥了容棱一眼后,顾忌着身份,倒是也没说什么。

    容溯身边的丫鬟机灵,赶紧转头,去吩咐人再端个暖炉过来。

    没一会儿,另一个一模一样的小炉子就被送了过来,容溯将手放在旁边,烤了烤,才看着柳蔚,问道:“你身子不适?”

    “嗯?”柳蔚自觉身子好好的,走也行,跑也行,不觉得有哪儿不适。

    但听容溯特地这么问了,柳蔚就看向身边心安理得的容棱,容棱却只是低头喝着热茶。

    柳蔚就点点头,道:“开春儿了,天气忽而又转冷,确是有些不适。”

    容溯道:“我让下人备了些姜汤,你先喝着,若是还不好,再让太医来瞧瞧。”

    柳蔚随意的嗯了声,就见容溯转头示意身边围着的丫鬟小厮。

    这些丫鬟小厮都格外懂事,见状,立刻退下,去备姜汤。

    等周遭闲杂人等都被清了,容溯才开始说正事:“三桩案子,眼下都统归镇格门发落处置,内务府与京兆尹算是逃过一劫。只是,这太妃之事,你们待如何处理?”

    其实,所有人都知道,不管太妃是不是真凶,这桩案子,能定太妃罪的,都只有乾凌帝。

    但乾凌帝如今口不能言,手不能提,无法宣召。

    太妃只要是个聪明人,就一定会选择安静一阵子。在没人有缉捕审问的情况下,只要拖上一两个月,这件事大抵就会淡下去。

    到那时,再借由探望皇上的名义回京。

    回皇宫后,太妃许是会说:“你们说的这些,哀家一个字都听不懂,如今皇上缠绵病榻,若是有真凭实据,你们,便让皇上处置哀家吧。”

    如何处置?不说乾凌帝已经瘫了,就说乾凌帝若是好端端的,柳蔚也相信,凭着太妃手里的大把柄,乾凌帝根本也不敢对太妃下手,充其量,就是派人再次暗杀太妃罢了。

    可若是太妃如此容易被暗杀,那乾凌帝也不会使劲浑身解数,只为阻止太妃回京。

    若能将人灭口,那自然是杀了一了百了,乾凌帝这样的人,怎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如今这个局势分析来看,那只能说明,乾凌帝曾经暗杀过太妃,但没成功,所以,灭口,便变成了暂堵,一劳永逸,也变成了后患无穷。

    太妃与乾凌帝那些事,柳蔚不想插手,乾凌帝现在这生不如死的模样,她看得很爽,便让狗皇帝多过一过这种废人般的日子好了。

    而太妃……

    不是柳蔚瞧不起,但太妃,是真没本事动摇青云朝根基。

    仅凭那副善妒自私的面孔,便想动摇朝野,扶持新帝,重掌后宫?她是当真以为,她的敌人只有乾凌帝一个?那太子算什么?容溯算什么?权王算什么?

    况且,最重要的一点,太妃还欠缺着,欠缺了一个由她一手培养的新帝人选。

    经过这些日子对太妃的调查,柳蔚已经很清楚,太妃的确是打着皇位的主意,如今在乾凌帝的子嗣中,年纪最小的十六王爷容耘,手无缚鸡之力,母族在朝中人脉极好,在太子病逝,乾凌帝安危不保的时候,太妃仅凭一人之口,说不定真的就能定下皇储人选。

    容耘也就是刚学会说话的小孩子,没有人,比这容耘更容易掌控了,而原本明白容耘绝不可能荣登大宝的容耘母妃一族,怕是在太妃的哄骗下,会甘愿为其所用。

    但太妃只怕想破天也没想到,她这计划,竟从一开始便胎死腹中,甚至,有西域势力,已经研究透了她的打算,并在背后推波助澜,助长她这计划,让其表面看似成功,等到最后关键一步,江山社稷,都要让她玩脱,落入别人之手。

    在柳蔚看来,太妃的举动简直不能理解,一把年纪,大可安享晚年了。就算你计划成功,乾凌帝死了,容耘登基了,你携新帝以令诸侯,把持朝政,统领后宫。

    但这种万万人之上的日子,你还能过几年?

    这世上,不乏有喜欢权利的,喜欢至上尊荣的,但柳蔚想,像太妃这么执着的,怕是真的不多。

    想到这些细节,再看容溯蹙着眉头,似是忧心的表情,柳蔚烘着手道:“杀人偿命,若镇格门愿出动兵力,前往缉捕,自是再好不过,只是此事,却免不了……”

    柳蔚看向容棱。

    若是太妃真的被容棱派人以连环杀人与教唆杀人图谋不轨的罪名带走,可就真的热闹了,还没听说过皇室里,孙子缉拿奶奶的。

    虽然,并不是亲的奶奶。

    听她么说,容溯也看向容棱。

    容棱只将手边的糕点稍微往柳蔚那边推了推,才慢条斯理的道:“镇格门不管。”

    “嗯?”容溯心说,你镇格门为何不管。

    柳蔚低头捏了块糕点送到嘴边吃了一口,觉得酸酸的,很开胃,就又咬了一口。

    “后宫之事,镇格门向来不管。”容棱说完,看柳蔚吃得开心,他便从盘子里,将她正在吃的那种糕点都挑出来,摆到她顺手拿的盘子一角。

    柳蔚一边咀嚼着嘴里的一边又拿了一块。

    这糕点挺不错的,不知道一会儿走的时候,能不能打包一盘。

    容溯看两人一个挑得开心,一个吃的开心,心想,你们就不能吃了早饭再来吗。

    但话到嘴边,容溯却改成了:“这种酸梅糕你若喜欢,我唤人再做一些便是,给你送回府去。”

    容溯说这句话时,是目光灼灼看着柳蔚的,柳蔚听了,当即点头,一点都不客气的道:“多送一些。”

    容溯难得见她如此喜爱一种食物,立刻坐正了些,轻声哄道:“还有酸梅做的茶果与花样小点,都送去些?”

    酸梅是夏季产物,冬季的酸梅食物都是事先晒成的酸梅干做的,柳蔚现在就是想吃这酸味,因此听了还有别的品种,也当即点头:“都可。”

    容溯眼睛里带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又道:“还有酸梅汤……”

    “咯噔。”

    容溯话音未落,就听旁边一声杯盏重重搁落在桌上的声响,侧眸一看,就看容棱满脸冷意的将茶杯撂下,沉着脸,冷漠声道:“先说正事。”

    容溯:“……”

    柳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