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25章 简直一步踏上人生巅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25章 简直一步踏上人生巅峰

    容知厉起眼睛:“我让你扶起弟弟,还委屈你了?哥哥本来就该照顾弟弟!”

    容莫哼了一声:“那你也是哥哥,要扶你扶!”

    容知皱起小眉头:“我也是你哥哥,我命令你扶!”

    “你分明是以大欺小!”

    “我是就事论事!”

    “你欺负我!”

    “我没有!”

    “你冤枉我,就是欺负我,我要告诉姨娘!”容莫说着,当真一跺脚,转身就往院外跑。

    容知看着弟弟一下子跑没了的身影,认命的摇摇头,低头,对容倾伸出手:“起来吧,地上太寒,回头着凉了,又得生病。”

    容倾之前哭了一场,现在鼻尖和眼睛都是红的,但这人毕竟是自己的大哥,容知在容莫面前很有威严,在容倾面前自然更是。

    容倾抽了抽鼻子,还是很委屈的搭住大哥的手,让大哥强行拉了起来。

    周围的嬷嬷丫鬟看事儿好像终于消停了,赶紧七手八脚的将容倾抱着回去换衣服。

    原本热热闹闹的院子,等人都走了大半,一下子就安静下来了。

    小黎此刻还抱着娘亲的大腿,但小脸却偏向容知。

    容知注意到柳小黎的视线,便严肃的整了整脸,走上前,却是对柳蔚道:“让您见笑了。”

    柳蔚看着容知那副强装大人,但是怎么装也就是个包子脸小孩童的样子,说道:“无事,小孩玩闹。”

    容知听完,居然赞同的点点头,道:“这几个小孩子,平日确实都太皮了。”

    小孩一起玩闹,的确只是小事。

    容莫容倾都走了,容知一番道歉后,紧张的看了眼凉亭里的父亲,见父亲并未关注这边,容知隐隐有些失望,他觉得自己表现得这么懂事稳重的一面,没落到父亲的眼里,着实可惜。

    柳蔚怎会看不出容知的小心思,抚慰地摸摸小孩子的头,嘴角依旧含着属于长辈关爱的笑。

    头上的重量让容知愣了一下。

    容知别扭的后退半步,避开柳蔚的手,又看看柳蔚腿边的小黎,认真的说:“这雪越下越大了,落地即湿,若是先生信任,不如我将弟弟妹妹带到屋里去玩,这院子里到底冷得很,小身子禁不得寒。”

    柳蔚低头看向小黎,道:“跟哥哥去屋子里玩吗?”

    小黎揪住娘亲的衣角,果断的摇头。

    容知看小黎不答应,急忙说:“我不会让容莫欺负你的。”

    小黎很想说,自己也不怕别人的欺负,但他就是不想去,本来他愿意来七王府,就是因为容叔叔说,可以看到大妞小妞。

    小黎觉得大年三十都没与大妞小妞一起过,很遗憾,所以兴冲冲的过来了,但现在人见到了,其他人却不欢迎自己,他也就无趣了。

    若是平时,他大可把容莫容倾打一顿解气,但现在有娘亲在,他也不敢动手,若再强迫一起玩,反而憋屈,还要看人家脸色,所以他不愿意。

    柳蔚怎能不了解自己的儿子,她便对容知说:“许是累着了。”

    容知今日也是极懂事的,看小黎真不愿意,也就不再勉强。

    等到容知也借故离开,院子里一下子空了不少,大妞小妞这会儿也敢从惜香身后出来了。

    两个丫头上前一左一右拽着柳蔚衣角,仰着头说:“公子,你是不是不要我们了?”

    柳蔚慢蹲下身,问:“怎会这般问?”

    两个丫头低下头,似乎有些不好开口,但小脸蛋上,却满满的都是委屈。

    柳蔚问:“可是因昨夜没接你们回去过年?”

    小妞没说话,大妞却抬起头,直直的看着柳蔚,说:“莫少爷说,公子不要我们了。”

    小小容莫,还真有点唯恐天下不乱。

    柳蔚叹了口气,一手牵着一个丫头,说:“我不会不要你们,只是七公子舍不得你们。”

    两个丫头愣了一下,有些错愕的抬起头,大妞立刻问:“所以,公子不是不要我们?”

    柳蔚对大妞一笑。

    小妞忙说:“可是我们不喜欢七公子,公子可以带我们走吗?”

    柳蔚回头看了眼还在亭子里的容溯,问两个丫头:“七公子待你们不好?”

    两个丫头似乎犹豫了,大妞揪着手指,撅着嘴说:“好。”

    若说好与不好,那是真的挺好的。

    大妞觉得,自从住进七王府,她们便未做过一件粗重活。

    其他人都说,她们在这府里,简直就跟小姐似的,住的是好屋子,吃的是好东西,平日也不用做太多事,能过上这样的日子,那是一般人几辈子都修不来的福分。

    但尽管如此,大妞也不习惯,这个七王府,总让她感到不自在。

    小妞就没大妞这么纠结了,柳蔚问出这个问题后,小妞几乎想都没想,就说:“好也不喜欢七公子。”

    柳蔚滞了一下,定定的看着小妞。

    小妞认真说:“只喜欢公子、三公子,与小公子。”

    小妞说的这么真诚,柳蔚忍不住就摸摸小妞的头,又想到容溯对这丫头有多好,心里便叹了口气。

    容棱与容溯这一聊,就又聊了一个时辰。

    柳蔚闲着没事,索性带着三个孩子在院子里玩。

    等到容棱说完了,再抬头时,就看到柳蔚正拿着一只黑漆漆的活老鼠,对三个孩子讲解着什么。

    容棱起身,走了过去,走近了,就见小妞正举着手,积极的说:“公子,我知道我知道,老鼠可以泡老鼠酒,还可以吃鼠肉,鼠肉可好吃了,我娘以前说,吃多了鼠肉,就不会生病。”

    柳蔚却摇头,不赞的对小妞道:“鼠肉肉质鲜美,但其中包含的细菌也不可估量,鼠类多生活于阴黑肮脏处,食用的食物中极有可能含大量病变物质,若人工养殖,自可食用,但若是野生的,便需小心谨慎。若只是贪口腹之欲,老鼠是不推荐吃,但竹鼠却味美多鲜,也更爽口滑嫩,不过说到药用价值,老鼠的药用价值却很高,当然,不止老鼠,比如蛇,蜥蜴……应该说,天地万物,一草一木,都有它的药用价值,哪怕世间最毒的兽类,也有它的功用,也恰恰,越毒的东西,药用价值,反而越高,中医博大精深,你若真想学,小黎倒是可教你入门。”

    小黎这会儿正揪着一只活老鼠玩,听娘亲这么说,当即就说好,我教!

    对小家伙来说,教人读书,那是先生的事,先生是大人,若他也能教人念书,那他就是大人了。

    而作为大人,就可以不抄书,不背书,也不用每天做容叔叔交代的功课,简直一步踏上人生巅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