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32章 我若带你走,你又怎会出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32章 我若带你走,你又怎会出事

    容矜東正被小黎缠得东倒西歪,见着外面来了人,身子瞬间僵了一下,极快的坐好,将小黎推开一些。

    容矜東起身,恭敬的对柳蔚唤了一声:“大人。”

    听着这孩子见外的称呼,柳蔚没说什么,只是对另外三个小孩道:“你们先出去。”

    小黎不依不饶:“爹,我要和小矜哥哥一起玩,我哪里也不去。”

    柳蔚转眸瞥了儿子一眼。

    小黎顿时身子一僵,委屈的扁起嘴。

    大妞小妞极为懂事,见状急忙一左一右将小公子拽着,就往屋子外头拖。

    小黎到底不敢忤逆娘亲,只好老老实实的被拉走。

    隔间的门阖上。

    “大人?”容矜東不明白柳蔚要做什么,态度谨慎警惕。

    柳蔚没有说话,却是先将两盘子糕点,朝容矜東推了推。

    容矜東看着那糕点,却是在说:“我不饿。”

    “你饿。”

    柳蔚音色不变,却是笃定的道。

    容矜東表情变得难看。

    “小矜。”柳蔚沉默了会,才道:“不管你经历了什么,现在的日子过得怎么样,希望你都能明白,还是有人真心关心你的。”

    “我知道。”容矜東很冷静,而后,抬头看着柳蔚,道:“但我,真的不饿。”

    柳蔚皱了皱眉。

    柳蔚觉得,自己低估了这孩子的倔强。

    “你小小年纪,皮肤苍白,黑眼圈极重,嘴唇干涸,双颊凹陷,虽然你的脸上被擦了粉,但我仍可一眼看出,你严重的贫血。贫血一般是由饮食不规律,营养不均衡造成。按理说,你这样的身份,住在太子府,有专人伺候,应该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但看你的手,你的脸,你的皮肤,甚至你头发的光泽度,都能瞧出,你的身体情况并不好,所以,不管你饿不饿,吃甜食,对你现在的身体情况都百利而无一害,就算给我个面子,吃两块,尝尝?”

    容矜東自以为隐藏得很好,但身上的问题,却还是这么容易的就被看透了。

    他咬紧牙关,没有说话,表情非常不好。

    柳蔚索性起身,走到他身边,坐下。

    容矜東顿时想起身而去。

    柳蔚按住他,将他手拿过来,开始把脉。

    一番把脉下来,柳蔚的表情,已是非常难看。

    容矜東排斥的一直想缩回手。

    “几天没吃东西了?说。”

    柳蔚的语气生硬。

    容矜東没有说话,只是倔强的抿着唇,还是那句话:“我不饿。”

    “你不饿就出鬼了!”柳蔚板起面孔,语气有些失控:“为什么要忍着?怕谁知道?怕小黎看出来,看出你过得不好,看出你忍饥挨饿,看出你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死在这太子府?”

    “我不会死!”几乎是同一时刻,容矜東条件反射的回了一句。

    柳蔚更火大了:“是啊,不会死,总有人不会让你死,但那又如何,谁让你吃的这些罪,谁让你过得这种日子?”

    柳蔚这般说着,眼底已是一片怒色。

    倏地,柳蔚起身,一把拉住容矜東,直接走到门口,拉开原本合着的门,走了出去。

    外面一直趴着门缝偷听的小黎,一下子被吓住了,哆哆嗦嗦的后退两步,险些摔倒。

    柳蔚懒得管小黎,继续拽着容矜東走。

    意识到柳蔚要干什么,容矜東吓了一跳,维持了半天的自持,终于坚持不下去了,他拉紧柳蔚的手,急切的道:“大人要做什么?”

    柳蔚有力的道:“找你爹。”

    容矜東慌了,忙道:“不,不行!”

    柳蔚停下步子,看着他:“为何?”

    容矜東嘴唇哆嗦着呢喃:“我,我没事,我真的没事,但你若告诉他,待你们走了,我就有事,会出大事……”

    父亲病了,病得很重,病得可能会一气之下将他杀了。

    容矜東可以饿着,可以累着,可以冻着,但他不想再经历一次在生死边缘徘徊的感觉。

    这种感觉,他试过一次了。

    他不想再尝试,一点也不想。

    哪怕,他知道他的五皇叔会在最后一刻救下他,但他也不想!

    柳蔚看着他惊恐的面庞,拧着眉道:“我若带你走,你又怎会出事,你可愿意离开这里?”

    一句话,令容矜東彻底呆住了。

    柳蔚情绪稍微缓和,蹲下身子,摸着小孩的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他会这么对你。”

    容矜東静静的看着柳蔚,不明白这对不起三字,从何而来。

    柳蔚却是真的悔恨。

    很早之前,柳蔚就曾听容棱说过,容飞有意扶持容矜東,那时候,柳蔚并未想太多,只觉得,就算扶持,顶多也就是不让这孩子再受委屈,说直白点,就是给这孩子撑腰,让这孩子能够平安顺遂的长大。

    长大后,再为这孩子保荐,令这孩子能入朝为官,或是走别的前途,总之,是让这孩子无忧无虑。

    以容飞对纪雪枝的感情,这样的扶持,应该是最有可能的。

    同时,柳蔚也相信,无论发生什么事,容飞都不会伤害容矜東,这是肯定的。

    所以,在那次离京办案时,容飞提出要带走容矜東,柳蔚就同意了,出门在外,不知前路会是什么情况,小黎有功夫底子,她可以放心带着,但容矜東手无缚鸡之力,这样的孩子,可能在车马劳顿一事上,便会受不住。

    中途颠簸晕车,或是到了之后水土不服,届时,吃罪的都是这孩子。

    顾虑颇多,柳蔚最后留下了容矜東在京都。

    而容矜東也很懂事,并没有嚷着要一起去,只是温顺的答应,然后抓着小黎的手,叮嘱了小黎一堆。

    柳蔚当时就想,这样的孩子,合该有个平安顺遂的童年。

    而这,容飞都可以给他。

    可是柳蔚没有想到,回京之后,看到的竟然是这样的场面。

    容飞有派人保护容矜東,柳蔚发现了。

    自容矜東出现在这院子里,这院子里便多了几道气息,且气息一样,也就是说,这些人练的是同一套隐蔽功法,而这种功法,柳蔚曾在容飞身上感觉到过。

    因此,柳蔚断定了这些人是容飞派来的,可既然有这么多人保护,容矜東为何还会瘦得皮包骨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