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39章 小媳妇跑不出老地主的魔爪!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39章 小媳妇跑不出老地主的魔爪!

    容矜東看出了情况,就伸手将小黎拉过来,道:“看样子是要上课了,快些入座,莫要让先生瞧了去才好。”

    容矜東这么一说,容倾立马想到了先生的戒尺,忍不住哆嗦一下,瘪着小嘴,委屈的又看了柳小黎一眼,才躲着柳小黎,怯怯的回到自己的位置。

    容矜東与小黎是新来的,没有位置,便乖乖的站着,等着先生安排。

    没一会儿,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便一手拿着两本书册,一手握着一根细长的藤条,走了进来。

    老者满脸深沉,不怒而威,进来后,瞧见安安静静的课堂与规规矩矩的学子们,脸上露出一丝满意,又看了眼站的笔直的两个陌生小孩,便想起了院士昨日的吩咐。

    今日要来两个新学子。

    回忆了一下两子的名字,老者唤道:“容矜東,柳小黎?”

    两个孩子闻言点头。

    老者又打量他们一圈儿,最后道:“容矜東坐最后一排,柳小黎坐那边的空位。”

    座位是按照个头排列的。

    容矜東年纪大,个子高,理应坐最后一排。

    小黎个头不上不下,因为课堂上还有比小黎年纪更小的,所以,小黎被安排在第三排。

    小黎原本还不乐意,但等到他坐下后,却惊奇的发现,左边,竟然是熟人。

    小黎对着身边的同桌,露出一个笑容。

    容倾被小黎笑得浑身一抖,小脸顿时更加苍白了。

    眼看着容倾那双黑漆漆的眸子里,又蓄起了泪花,小黎适时的用仅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了一句:“再哭,就打你。”

    一下子,快落下的泪珠又倒流了回去。

    但是容倾还是全身发抖,他觉得,自己就像奶娘讲的故事里被老地主欺负的小媳妇,为何怎么跑,都跑不出老地主的魔爪!

    看着下头的小孩子坐好了,上头的老者才翻开一页书,开始讲今日上课的内容。

    为了判定新来的两个小孩的学习程度,老先生特地叫了两个小孩起来回答问题。

    一连几个问题,两个小孩都答得很好,老先生这便满意的摸摸花白的胡须,骄傲的想着,院士果然没有坑人,新来的两个学子,果真没有带偏他们这一班的总体高度。

    一个上午,总共上了两堂课。

    到了中午,各家的小厮都开始给自家小主子收拾东西,宝子也早早的将两位小主子的文房四宝收拾好,等到一下课,便领着自家主子往外走。

    中午是要回家用膳的,所以孩子一出来,便能瞧见自家的马车。

    宝子看了一圈儿,眼都花了,才看到三王府的马车,这便领着小主子往那边走。

    走到一半,后面有人叫住了他们。

    “小矜哥哥,小黎弟弟。”

    容矜東与柳小黎停下脚步,回头去看。

    就见一个圆圆胖胖的小男孩笑嘻嘻的跑过来,主动说道:“我母亲答应我,今日中午做红烧肘子给我吃,你们要不要去我家一起吃,我分两个肘子给你们。”

    对于新交的小伙伴,小男孩表现的很大方。

    容矜東闻言,和善的道:“我们也很想去,可是今日第一日上学,府里也准备了大膳,皇叔与师父说要等我和小黎回家才开饭,今日,怕是无法去你家做客了。”

    小胖子闻言有些失望,道:“那下次母亲做红烧肘子,我再请你们去。”

    容矜東点头:“一定。”

    与小胖子分开后,小黎却撅着嘴,不高兴道:“小矜哥哥又不喜欢吃肘子,为什么答应他。”

    容矜東点了点小黎额头,道:“别人邀请你,不管你喜不喜欢,那都是别人的一番好意,对待对你有善意的人,要有礼貌,要知道感恩,师父不是教过我们吗。”

    小黎哼了一声,把脸扭到另一边,最后补一句:“我回去就让惜香做烧肘子,惜香做的,肯定比别人做的都好吃。”

    容矜東闻言,笑道:“好,小黎说什么就是什么。”

    两个小孩上了三王府马车,车夫驾车缓缓离开。

    一直停在私塾门口右边的另一辆马车里,漫出一声叹息。

    “走吧。”

    苍老的声音,夹杂着疲惫,老人一声吩咐,坐在车辕上等候命令的车夫便拿着卷起的长鞭,拍了拍前头的马屁股。

    马车缓缓驶动,冷风吹来,吹开车帘一角,里头,一位双目紧闭,面容深沉的老者,靠着车壁,正襟危坐。

    若是小黎此刻在,必会认出,这位老者,便是上次七王府后巷,见过的那位老爷爷,老爷爷还给了他一件礼物,不过那礼物,已经被容叔叔拿走,再没还给他。

    小黎回到府中用了午膳,下午未时二刻,又出了门。

    因着是启蒙课,考虑到都是小孩子,年纪最大的也就十岁,所以,各种安排一向都是京中小生的标准。

    等到年纪再大些,考了童生后,在即将考秀才时,才会安排更为复杂的课程。

    一层一层递进,童生到秀才,秀才到举人,举人到进士。

    而这边,小黎被容矜東带着,在学堂里越玩越乐时,柳蔚考虑的,却是另一件事。

    柳蔚叹了口气,对正在审看边境捷信的容棱道:“又送来了?”

    容棱没做声,只是将捷信看完,再盖上他的印章,放到左手边,准备明日上朝,与其他奏折一道送去内阁。

    皇上不适,已经近半月未上朝,所有国家大事,附近州府的奏折捷报,都是统一送到内阁,由内阁多为肱骨大臣,一同判决。

    柳蔚看容棱不理人,便伸手,将那请柬拿起,翻开看了两眼,最后就着蜡烛,点着。

    容棱还是没抬首,只等柳蔚烧完了,他才突然想起什么,抬头问道:“骨头汤喝了吗?”

    柳蔚脸色沉了一下,道:“我会喝的!”

    容棱蹙眉:“没喝?”

    柳蔚:“……”

    容棱扬声,对门外唤道:“来人。”

    外头守着的明香利落的进来,福了福身:“王爷,公子。”

    容棱道:“将骨头汤端来。”

    明香愣了一下,颇为同情的看了柳公子一眼,认命的应下,转身离开。

    等明香走了,柳蔚不乐意的道:“我就是大夫,我知道如何安胎,补充营养,骨头汤喝多了,其实没什么用,你不用这么执着。”

    容棱翻开下一份奏报,嘴里应了声:“嗯。”

    但却哪有半点妥协的意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