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51章 柳蔚与柳陌以聊的越发的投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51章 柳蔚与柳陌以聊的越发的投契,

    柳蔚手指放在桌面上,指尖轻轻敲击,一下一下,琢磨着道:“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以矣不同字,却同音,想来寓意,应当也差不多,令兄为公子取这样的名字,怕是有何别意。或许,令兄正等着谁,想见谁,又见不到,借字之寓意,以抒思念。”

    柳陌以愣了一下,想到岳单笙的不告而别,来去匆匆,还有岳单笙交托自己的事,一时,竟有些恍惚。

    柳蔚看岳单笙不语,又想到“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这句词,乃是五国十代期,吴越国国君钱镠思念其夫人,催其尽快归来时书的词,这个典故,按理说这个异世的人,理该是不知道的。

    柳蔚觉得自己说多了,也就摆摆手,正要转移话题,却听那柳陌以突然笑了一声,随即摇头。

    柳蔚不解的看着他。

    柳陌以却仿佛豁然开朗一般,眉头放松,表情无奈:“原来如此,原来……他是去见他想见之人了,我还以为……”

    说着,柳陌以又看向柳蔚,道:“公子一席话,令柳某茅塞顿开,是柳某偏执了,反倒多事了。”

    柳蔚不明所以,不知这人在说什么。

    柳陌以也没多解释,只是端起手边的酒杯,倒了一杯,对着柳蔚一敬。

    柳蔚还是不明白,但对方敬酒,她没有不接的道理,尤其又是新朋友,因此,也端起酒杯,打算一敬。

    可是,柳蔚刚举起酒杯,就听对面容溯猛地唤了一声:“等等!”

    随即,柳蔚便感觉自己的左右手都被按住了。

    柳蔚愣然的看着自己左右手上,覆着的两只男子大手,又左右看看两只男子大手的主人,容棱,付子辰……

    容棱面色冰冷,很快将手从柳蔚的手上拿开,眼神却凌厉的扫向另一侧的付子辰。

    付子辰迎上容棱的视线,没有多余的话语,只是手指往前,抽走了柳蔚手心的酒杯,并且轻斥一句:“大中午的喝酒,谁教你的?”

    柳蔚皱眉看着付子辰。

    那并不是酒,而是一杯白水。

    付子辰却已经倒了杯茶水,重新塞到她手心。

    柳蔚握着这杯茶,但手里茶杯又被抽走。

    容棱淡定的将那茶杯放到一旁,顺手将他喝过的茶递给柳蔚,道一句:“这杯不烫。”

    于是,握着这杯不烫的温茶,柳蔚终于接下了对面柳陌以的敬酒,抿了半口茶。

    柳陌以在敬完酒后,莫名的对柳蔚又亲近了些,这便开始闲聊起来:“柳先生博学,说起来,亏得陌以习文多年,却连自个儿名字的含义都未参透过,倒是自愚了,还险些,闹了个大笑话。”

    柳蔚对此人颇有好感,便接了话茬道:“不过是往日听过一耳,担不得公子厚赞。只是,令兄心有执人,念念不忘,柳某倒是好奇了,这执人,可是令嫂?若真是如此,柳某当要恭喜公子,想必令兄与令嫂,定是夫妻琴瑟,家和万事。”

    “说来笑话,家兄已过而立,却迟迟不肯成家,家母与在下,也是操心不已,这次兄长又不知去哪了。在下多处寻找,听闻家兄来了京都,这才远赴而来,原想总要找到兄长,问问兄长究竟要去哪儿,做什么,可今日被先生一番点拨,倒是恍然大悟,看来兄长没准,是给在下找嫂子去了,若是如此,在下追去,反倒不美,指不定,反倒会是个连累。”

    说起兄长,柳陌以一说就停不下嘴,一连说了他家兄长好多好话,只差把人夸上天了。

    雅间里头,一时只有柳陌以与柳蔚闲聊的声音,周遭,却是安静的静若寒蝉。

    金南芸艰难的将手边的筷子,拿起又放下,放下又拿起好多回,最后还是没敢夹菜。

    现在气氛有点怪,金南芸当真是丁点不敢轻举妄动。

    这餐午膳,怕是彻底不用吃了。

    金南芸内心七上八下,却看柳蔚与那柳陌以倒是聊到了神髓,越发的投契,聊到后头,两人竟然开始兄弟相称。

    这顿午膳,将近一个时辰才结束。

    结束后,柳蔚还有些意犹未尽,想了想,将贴身的一块玉佩给他,道:“京都大街上,三王府,陌以你若是不急着离京,无事时,可来府中做客。我见你喜饮酒,三王府中还有两坛西域进贡的葡萄酒,味道纯正,香气浓郁,你来了,我便开了让你尝。”

    作为葡萄酒的真正主人容棱,冷漠,一言不发。

    柳陌以很高兴,惊喜的道:“这可是柳兄所言,若我当真去了,你可不许食言。”

    柳蔚温笑:“那是自然。”

    柳陌以立刻道:“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日可好?”

    柳蔚却摇头道:“今日不成,中午你饮了不少,回去好生歇歇,酒是美味,却不好贪杯,喝多了,伤身。”

    柳陌以一想也是这个道理,便不舍的点头,道:“那,明日我去找你?”

    柳蔚笑着:“好。”

    两人一路从二楼雅间出来,聊到一楼大厅,眼看着再不阻止,柳陌以怕是真的要跟着柳蔚回家了,容棱终于冷下脸色,对付子辰随意点头告别,便拉着柳蔚回身上了马车。

    付子辰也面无表情的拽着柳陌以上了另一辆马车,上马车后,就对车夫道:“走!”

    语气非常不好。

    当两辆马车匆匆离去,一左一右,背道而驰时,还站在一品楼门口的容溯,才对金南芸道;“劳金老板破费了。”

    金南芸嘴角抽搐,勉强笑了一声,道:“能宴请三王爷与七王爷您,乃是小女子的福分,今日招待不周,还望王爷,莫要见怪。”

    容溯客气的道:“菜色丰富,酒香醇美,何来招待不周之说?若实在要说有何冲突之处……”容溯沉默了一下,不太高兴的问:“那柳陌以,金老板你与其相熟?”

    金南芸就知道这位七王爷会问,脸上的笑容再也绷不住了,只好挑挑拣拣的为柳陌以说一些好话,最后又把柳陌以可能不日就要离京之事说了。

    容溯听了,冷笑一声,道:“不日就走,最好。”

    金南芸其实想问一声,柳陌以缠着柳蔚说话,容都尉与付子辰生气也就罢了,关您什么事呢?

    您跟柳蔚,又有什么关系呢?

    可这话只是在心里头绕了几圈,金南芸到底没敢真问出口。

    回三王府的马车里,柳蔚歪在车壁上一边休息,一边跟身旁的容棱道:“那柳陌以,你有否觉得很是可爱,尤其是喝了酒就脸红,我想到小黎小的时候,我拿筷子沾了酒喂过一次,小黎也整张脸都涨红了,说不出的有趣。”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