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52章 容棱终于听不下去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52章 容棱终于听不下去了

    容棱原本就看都没看柳蔚,闻听此言,更是直接把视线转向了马车窗外,目光冰冷的瞧着外头一行而过的街景,整张俊脸都绷紧了。

    柳蔚还在喋喋不休,道:“说起来,我记得上次容飞送过来两坛状元红,你放哪了?下次陌以来,也开了让陌以尝尝,我觉得陌以指定喜欢,不过陌以的酒量是真不行,喝两口,就要醉了,像小孩偷大人的酒喝,一喝就露馅。”

    说到这儿,柳蔚又笑了一声,笑中隐含着柳蔚自己都未发觉的宠溺。

    容棱听到这里,终于听不下去了。

    扭头,容棱定定的注视着柳蔚,在确定柳蔚真的不是开玩笑后,他冷冷的捏住她的下颚,逼近她道;“一个才认识不到两个时辰的人,就能让你如此费尽心思?柳蔚,是你变了,还是你醉了?”

    柳蔚愣愣的看着容棱,感觉下颚有些疼,道:“你又发什么疯?”

    容棱整张脸都冷下来了。

    柳蔚道:“我只是觉得,那孩子有些讨人喜欢。”

    “孩子?”容棱挑眉,语气中满含嘲讽:“看起来,他似乎比你还大。”

    柳蔚立马摇头道:“不,陌以比我小,陌以是九月生的,我是二月,我比陌以大半岁。”

    容棱表情都扭曲了!

    他极力克制着火气,愤愤的瞧着柳蔚道:“一顿饭的功夫,你将他生辰八字,今年几何都打听清了,怎的,你还想做点什么?”

    柳蔚懵然:“不想做什么啊,就是确定一下辈分,便于称呼。”

    容棱呵了一声,转过头去,压根不想再跟柳蔚说话。

    柳蔚索性继续歪着,正好有些困了。

    只听容棱突然对外头车辕上的明香吩咐道:“回去多炖两碗大补汤,柳公子今日要喝三碗。”

    正垂头假寐的柳蔚一下弹起来,瞪大眼睛问:“为什么?”

    容棱冷漠的看着她道:“酒气伤身,不该补补?”

    柳蔚要气死了:“我没喝酒。”

    容棱漠然:“闻了酒味怕是也伤身。”

    柳蔚:“!!”

    而与此同时,比柳蔚好不到哪去的,还有柳陌以。

    马车里,付子辰看着身边那歪七扭八,随时都要睡过去的清隽青年,他深吸口气,终究没克制住,伸手,狠狠将他拖近了,冷声问道:“你想做什么?”

    柳陌以醉的双眼朦胧,恍惚的看着眼前之人,没太听清付子辰的话。

    付子辰加重了手上力道,把人拖近了,道:“挺聪明的,知道从谁下手才快,怎么?你以为她与你闲聊两句,便是真上了你的当?你太不了解她了,别看她现在轻言细语,她恐怖起来,将你扒皮抽筋,都是轻而易举之事。”

    柳陌以感觉耳朵嗡嗡嗡的,似乎有人在跟他说话,他很努力的想听清对方说了什么,但脑子混混沌沌,怎么听都听不清,最后累了,他索性一歪头,直接闭上了眼睛。

    付子辰看着倒在自己怀里,转瞬便呼吸均匀的男子,眉头狠狠蹙着,表情难得的严肃起来。

    他拖住男子的脸,看着他发红的双颊,轻声问道:“你,究竟是谁?又有什么目的?”

    金南芸与容溯,是到路口才分开的。

    尽管金南芸连这几步都不想与容溯同行,但到底敢怒不敢言,只得殷勤的将尊贵王爷送上马车,再转身领着浮生走。

    她们的马车停在一品楼的后院,但因为送这七王爷出来,又要再走回去。

    回去的路上,浮生几次欲言又止,金南芸知道浮生要说什么,便随口提醒,道:“冷静。”

    浮生只得按捺下来,待两人回了一品楼,浮生终于忍不住了,压低了声音道:“他一直跟着咱们,小姐,要不要……”

    “不用。”金南芸看了眼寂静的后院,吩咐浮生使唤车夫去买些东西,自己则上了马车。

    四周很安静,浮生与车夫都不在,金南芸稳稳当当的坐在马车里头等待着。

    果然,车帘被撩开了。

    一道身影利落的窜了进来,直接坐在金南芸旁边。

    金南芸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男子,没有一丝意外,只问:“有事?”

    星义冷目瞧着她,问道:“今日与你一起之人,是谁?”

    金南芸知道此人是权王的人,也知道权王一直在京都布线,但金南芸不觉得这些与她有什么关系。

    关于星义这个人与权王的动作,金南芸与柳蔚提起过,柳蔚说没事,金南芸也就知晓,自己可以不用在意了,只要自己不多事,总归,这些人不会伤害自己。

    这些日子以来,星义偶尔会出现。

    方才浮生说有所发现,金南芸就知道,定然是此人又出现了。

    而此人若是自愿出现,并且自愿将行踪暴露给浮生,那便是会来见她。

    与其让这人跟着自己回府,不如现在就见一面,金南芸支开浮生,留了空间,就等此人找上来。

    而如今听到星义的问话,金南芸也不惊讶,没什么隐瞒的道:“付子辰,曲江府府尹,青州付家子弟。”

    付子辰的身份,金南芸并不怕说出来。

    付子辰回京述职,这个身份,本就是公开的,就算她不说,这些人稍微打听两句,也都知道,遮遮掩掩没什么意义。

    星义却拧眉道;“我问的是,另一个。”

    金南芸一愣,抬眸看向此人,反口问道:“你认识那人?”

    星义没有做声,只是目光不善。

    金南芸知道此人不会说的,便沉默一下,道:“柳陌以,一个江南书生,寻人来京,不过应当不会待多久。”

    金南芸说完,想到此人是死士,急忙抓住此人的衣袖,问:“你不会是要杀了他吧?”

    星义看了眼自己手臂上那只细白的手腕,脸色稍缓一些,道:“别说我没提醒你,此人身份不凡,不惹不亲最为妥当,否则,祸福难料。”

    金南芸滞了一下,不太确定:“你是特地来……忠告我的?”

    星义只是挥开她的手,道:“总之,他的事,你不要管,我与你说的话,也给我闭紧嘴巴,莫要让第三人知晓!”

    金南芸沉默一下,有些忐忑的,再次试探性的问道:“他究竟是谁?”

    星义哼了一声,看金南芸的模样是有些害怕了,便赏赐般的多说了句:“与辽州有关系的,你说呢?”

    金南芸瞪大眼睛:“他也是权王的人?”

    星义语气瞬时变得严厉了:“这些话,我希望是最后一次从你口中说出,否则,谁也保不住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