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53章 马不停蹄的跑去跟付子辰告密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53章 马不停蹄的跑去跟付子辰告密了

    金南芸忙又安静下来。

    星义见她那尚有余悸的模样,确定她是真的怕了,才起身下了马车离开,临走之前,不忘再次交代道:“切记,保密!”

    金南芸慌忙的连连点头,样子又比之前真挚了不少。

    星义彻底离开。

    浮生后脚就出现了,看了眼男子消失的方向,浮生上了马车,瞧见自家小姐有些心神不宁,不禁担心问道:“小姐?”

    金南芸这才回过神来,随即轻声道:“走,去东巷的宅子。”

    浮生不解:“去付大人的住处?”

    金南芸点头。

    浮生没再多问,立刻出去吩咐车夫。

    马车一路从一品楼驶向付子辰的暂住之处。

    中间浮生有些担心,频频看四周,确定无人跟踪,才小声的问:“小姐,咱们现在就去,是不是太招摇了,那人若是知晓您去通风报信,会不会……”

    “你不是说他没跟上?”金南芸道。

    浮生抓抓脸:“可那人武功不凡,说……说不定……我看不准……”

    “没事。”金南芸道。

    而此时星义的确不知道,当着他的面,真挚诚恳的表示会保守秘密的金南芸,等他一走,就马不停蹄的跑去跟付子辰告密了。

    星义现在很忙。

    柳序来了京都,此事,他必须立刻禀报给辽州主子。

    星义是个死士,并不知道柳序的身份究竟有多贵重,但他两年前却接到过一道密令,是奉王爷之命,暗中保护此人。

    当时此人是在丰州,连续一个月,星义日日跟着,却什么事都没发生,直到一个月后,他被召了回去。

    对于死士而言,任务与完成任务的目标,都是绝对保密的,那次的保护行动,不过也就是星义众多任务中不轻不重的一笔。

    但此后,星义却听说了一个传闻。

    传闻说道,那个被他保护过的文弱青年,竟是王爷老相好的儿子。

    星义当时就愣了。

    因为星义知道,王爷只有一位王妃,而那位王妃,早于数年前便已病逝,此后王爷再无婚配,更遑论子嗣。

    老相好的儿子,换言之,不就有可能是王爷的私生子?

    星义顿时觉得自己任务重大,曾经保护过“小王爷”这种事,分明是为他平淡无奇的死士生涯,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而如今,再次见到了这位极有可能是小王爷的青年,出现在京都,还是孑然一身,身边没有任何保护,星义不得不在意。

    给辽州的信息,也紧急起来。

    如今京都风云变幻,危机重重,他身在敌营亦是步步惊心,随时丧命,那小王爷独身前来,不就等于是羊入虎口?

    忙着此事的星义,当真是无法顾及到金南芸。

    金南芸马车抵达付子辰的暂住处时,付子辰正在柳陌以的房里,并吩咐人,将柳陌以弄醒。

    该交代的,还是得起来好好交代!

    金南芸抵达的消息,是小厮传进来的。

    付子辰虽心有疑虑,但还是出去一见。

    大厅里,下人都被遣退,浮生则在门口看守。

    金南芸与付子辰在厅里谈了快半个时辰,两人才出来。

    出来时,金南芸脸色好了不少,但还是叮嘱付子辰道:“总之,你小心为上。”

    付子辰“嗯”了一声,没什么表情的脸,让人看不出一丝情绪。

    待金南芸走后,付子辰再回到柳陌以的房间,彼时,小厮尴尬的禀报道:“大,大人,这位公子……当真是,怎的都叫不醒……看来,看来是真的醉厉害了。”

    醉得这般厉害?

    付子辰走到床榻边,看着床上那双目紧闭的文弱青年,沉默了半晌,幽幽而道:“装睡之人,自然不易叫醒。”

    小厮以为大人在跟自己说话,但小厮没听清,不禁问了一句道:“大人说什么?”

    付子辰摆摆手,让小厮先下去。

    小厮告退,其他下人也陆续退下,付子辰走到外室,坐在桌前,为自己倒了杯茶,静静的喝了起来。

    而此时,屋内床上,那本该一睡不醒的青年却睁开了眼睛,他视线微移,目光看向外室方向,正好瞧见了那一抹素色男子背影。

    他思考了一会,终究是没有起身,只是翻身,重新闭上眼睛。

    此人亲自看守,想要这会逃走,怕是不易,既然如此,不如安心一觉,总归,刚才那些酒是真的下了肚子,酒醉晕眩,也是的确有之。

    喝完一盏茶,付子辰再次进了内室。

    这次,付子辰看榻上青年呼吸匀称,气息稳妥,才确定他是真的睡着了。

    不过没事。

    总会让你,如实坦白。

    ……

    同样姓柳,且聊起来格外投缘,柳蔚不相信世上真有如此和谐凑巧之事。

    柳蔚回到三王府,一边看着小妞坐在门槛边,绣小手绢,一边把玩着手上的茶杯,思索了好一会,才张口唤道:“小妞。”

    小妞立刻放下手里的绷子,起身进来:“公子,您叫我?”

    “备笔墨。”

    小妞快步去将文房四宝拿来,摊好了,开始细细研磨。

    柳蔚则拿了一张红纸出来,执起毛笔,想了好一会,才在纸上书写起来。

    柳蔚字迹行云流水,字体纤秀工整,待写完了一纸,又写了第二纸,等两纸都写完了,方才吹干墨迹,最后再折叠起来,道:“交给管家,让管家按这地址送过去。”

    这是两封帖子,一封邀贴,一封拜帖。

    邀帖被送往付子辰住处,拜帖则是送往柳丞相府。

    明日,柳蔚想带着那柳陌以,去一趟柳家。

    虽知一切只是自己的猜测,那柳陌以不见得真就是柳家人,但总归是去试一试的好。

    柳蔚难得见谁一面便对其有如此好感,虽然嘴里说着难得投缘,但心里却明白,太过超出的好感,反而透着一股子奇怪。

    柳蔚不知这种好感是那柳陌以刻意营造,还是真的天性使然,但柳蔚愿意相信,乃是后者。

    毕竟,自己对那青年是真的莫名喜爱,才不愿这是一场阴谋。

    而若是后者,那必然得先确定此人身份,找到这股莫名好感的来源。

    血脉相连,是最容易让人联想到的。

    京都柳家算是名门大户,旁支应当也有不少,门系庞杂也是事实,柳蔚打算问问老夫人,柳家,是否有一位族人叫柳陌以?

    但又怕是阴谋,族人名讳被人盗用,保守起见,带着柳陌以本人一起前去,更稳妥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