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56章 如今柳蔚身份贵重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56章 如今柳蔚身份贵重

    柳域闻言沉默下来,半晌,才点点头,又问:“父亲,是否要知会母亲那边?我与父亲都能看出她的身份,母亲,会看不出吗?”

    柳城摇摇头,道:“你母亲是个明白人,以前或许动过不少心思,但现在,你问你母亲一句,还敢动旁的心思吗?到底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柳域脸色涨红,没说话。

    柳城想了一会,又道:“只是你妹妹瑶儿,你且与瑶儿说说,她那性子,若是再不知悔改,怕是将来,谁也保不住她。”

    柳域严肃的点头,关于柳瑶,他的确是应该与其好好谈谈了。

    家里遭逢如此巨变,若是瑶儿还一意孤行,任性妄为,那还不如找个远些的地方,将她嫁过去保命算了。

    面子是人给的,脸却是自己丢的。

    这个道理,她也该明白了。

    出了父亲书房,柳域一路走到后院,沿途下人零零散散,开春了,草丛里堆满的枯叶都无人打理。

    如今府中人口锐减,余下的下人,就算是一整日不休息,几个主子伺候下来,也是对其他活计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柳域心中思索着招工的事,转眼,就已到了冰杏院。

    柳府的二小姐,真真正正的名门闺秀,大家千金,又是相府里唯一的嫡女,因此,她几乎是被所有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

    曾经的冰杏院,大,且恢弘华丽。

    随处可见的都是珍贵饰物,精雕玉器,有其他贵妇送的,有母亲为其置办的,总之,在落难前,要说整个相府哪里最好,哪里的东西最为宝贝,一,库房,二,主院,三,就是这冰杏院了。

    就连老夫人的孝慈院,东西都摆的简便。

    柳瑶自出生起,便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想要什么,不过是张张嘴,便有了。

    柳域抵达冰杏院之前还在想,经过此次变故,柳瑶不知又会变成什么样?看到大哥,会否又想着要这要那?

    之前相府被抄,金银财宝都被搬了个空,要想重振府邸,看来不出个数年,是想都不用想了。

    这个时候,柳域没有多余的钱财能满足这个宝贝妹妹。

    心里带着担忧,柳域脚步也快了些。

    说起来,出牢狱后,柳域其实没见柳瑶几面,出狱当日见了,柳瑶也只是抱着大哥哭,之后的团圆宴,柳瑶安静沉默,只是吃了些东西,早早的就退席了,之后几日,柳域忙里忙外,更是无暇顾及府中女眷。

    今日,倒是相府大生后,他第一次单独见这个亲妹妹。

    冰杏院里还有两个伺候的人,一个柳域认得出,是柳瑶的贴身丫鬟,叫巧云。

    迎接柳域的是巧云。

    将柳域请到厅内后,巧云便转身去找内室的小姐,上茶的,是另一个丫鬟。

    柳域看着此人,皱了皱眉,想了一下,问道:“原先,你是哪房伺候的?”

    那丫鬟放下手里的茶,规规矩矩的低头,道:“回大少爷,原先奴婢是大小姐房的。”

    柳域端着茶杯的手一顿,猛地抬起头,再仔细看,总算是想起来了,此人,好像的确是柳蔚跟前的。

    看出大少爷的狐疑,那丫鬟自觉的道:“奴婢阅儿,自大小姐走后,便被分到冰杏院伺候。”

    柳域皱了皱眉。

    这丫鬟却眉目不动,神色平稳。

    柳域,一时竟有些不知怎的说。

    柳蔚走时,是托了口,说要去寺庙小住,当时有老夫人担保,谁也没为难她,但她这走,却走得孑然一身。

    原先她院子里的人,都被剩下了。

    柳域当时想干预一下,因他知晓母亲与瑶儿或许不会放过这些人,但就在他打算吩咐之前,老夫人已经主动出面,将人都收了过去。

    柳域明白老夫人的意思,定然是柳蔚早就与老夫人说过,或是暗示过,总之,这些人应当在下次柳蔚回来府里前,是安全的。

    相府大难,如今这些下人的事,柳域自然不会再过问,可如今却让他意外了,这个本该在孝慈院呆着的阅儿,怎会跑到冰杏院来?

    听这说法,好像还是从柳蔚走后就过来的,那,这么长的日子里,柳瑶可曾虐待这阅儿……

    如今柳蔚身份贵重,救了相府上下不说,明日还要登门拜访,这个节骨眼上,再看柳瑶这里竟一直有柳蔚的人……

    柳域不得不担心,惟怕明日这对主仆见面,会节外生出横枝。

    “谁派你过来的?”柳域问着,语气不禁凝重了些。

    阅儿看了大少爷一眼,不卑不亢的道:“回大少爷,是老夫人派奴婢过来的。”

    柳域又皱了皱眉,正想再问什么,便听有脚步声传来。

    抬头,是柳瑶来了。

    柳域咽下喉头的话语,板起脸色,又瞧了那阅儿一眼,打算与柳瑶谈完事情,再好好理理这些杂事。

    柳瑶今日穿了件烟胧色的冬衣,外面披着有些旧的裘袍,曾经珠光宝气的高门千金,这会头顶却就插着一根玉簪子。

    柳域特地观察一番,柳瑶的手腕是空的,那些手镯手环,是一样都没有戴,便是耳朵上,也只别了一幅不起眼的珍珠耳环,那珍珠的坠儿,若不仔细看,还以为是米粒。

    柳瑶的面色有些白。

    柳域看着妹妹是这幅模样,原本想着今日与她严谈一番的心思,也熄了些。

    妹妹,这明显是受了苦的。

    也是。

    这场变故,相府又还有谁,是没受苦的?

    “坐吧。”柳域指了指旁边的椅子。

    柳瑶看了大哥一眼,走过去坐下,待坐好了,才问:“哥哥今日前来,可是有何要事?”

    听着妹妹有些陌生的谈吐,柳域表情微妙。

    以前见着大哥,柳瑶总是没有礼数的缠上来挽着大哥的胳膊,笑问大哥,又给妹妹带了什么好玩意,或是扭着大哥的手,嚷嚷着,想要哪哪儿的丝绸,哪哪儿的头面,总之,小嘴儿是停不下来。

    但现在,柳瑶却规矩得很,规矩得,像是柳域曾经做梦都想妹妹变成的乖巧样子。

    如今柳域看着这般规矩的妹妹,却没有得到丝毫安慰,反而,有种心疼与不忍。

    缓下脸色,柳域摆摆手,示意丫鬟下去。

    巧云埋着头退下,走之前,拉了阅儿一下。

    阅儿跟着出去,走到门口时,转头看了里头一眼,这一看,正好与柳瑶四目相接。

    柳瑶对阅儿点点头。

    阅儿似乎放心了些,这才离开。

    这个小细节,柳域注意到了,便问:“那个丫鬟,以前是跟你大姐的?”

    柳瑶没什么反应的点头,淡淡道:“阅儿,很好。”

    柳域皱眉,忽觉有些看不透这个妹妹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