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59章 如今,他便是三王党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59章 如今,他便是三王党了

    阅儿此时低着头,柳蔚惟怕自己认错,又特地看了两眼,而因为阅儿就站在柳瑶身边,柳蔚这一错眼,便是与柳瑶四目相对了。

    柳瑶几乎是立刻就避开了眼。

    柳蔚心觉,这位相府二小姐倒是学得规矩了,以前见了男客,可是毫不避嫌的往上凑的,现在,却已知道回避视线,总算,有点千金小姐的气质了。

    “外头冷,别在这儿站着了,都进去吧。”柳蔚说着,熟门熟路的先往前走,走了半步又回头对柳陌以道:“陌以,这儿是咱们青云国当朝丞相的府邸,我是知晓你爱酒,也知晓这丞相府地窖藏了不少好酒,才会将你带上的,一会儿可别又喝醉了,要不,回头我没法跟子辰交代。”

    柳陌以听着,眉目虽是含笑,眼睛却看着四处,心里好奇,这堂堂丞相府第,怎都没见着几个下人,院子还透着几分寒酸,但他什么都没问,涵养维持得非常好。

    柳域看了眼柳陌以,对其也是礼貌有加,殷勤的将两人都迎向主厅。

    柳蔚一到主厅外,便看到里头柳城走出来,不愧是当了多年大官的人,如今一介布衣,却气势依旧不改,只是站在那儿,便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威慑。

    但柳蔚再一想,此人在牢中,不也是如此,这个柳城,可是个十足的老油条。

    “见过柳老爷,在下自作主张,前来叨扰,还望莫怪。”不好再称相爷,柳蔚虽知柳城早晚会官复原职,但现在这称呼,还是只能点到即止。

    柳城看柳蔚姿态低,知道这是给自己面子,自然受了,道:“哪里叨扰,大人光临,寒舍蓬荜生辉,大人里面请。”

    柳蔚这才与柳城一起往里头。

    但柳蔚发现,柳城的视线,盯着的是自己的后方,而她后方,跟着的就是柳陌以。

    显然,柳城是一直在看柳陌以。

    柳蔚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进入内厅坐下后,也一直在观察柳城。

    柳城也就是刚开始的时候看了看柳陌以,之后,便没有再看。

    进了主厅后,女子自然退下。

    吕氏亲自接了客人,其后需要回避,便带着柳瑶,抱着柳丰,去了旁边的小间。

    一进去,柳瑶就拉住母亲的衣袖,表情有些古怪的问道:“母亲,那个人……他……”

    “那是柳大人,镇格门司佐,来过府里几次,你应当记得。”

    柳瑶当然知道柳先生大名,但这却是第一次清晰的见到此人的容貌。

    “母亲有否觉得,这位柳大人,很是面善?”柳瑶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吕氏多看了柳瑶两眼,见女儿还有些迷糊糊的,便道:“长得倒是清俊温雅,也听闻没有妻室,你可是,这个意思?”

    柳瑶立刻脸红了,摇头道:“不,女儿不是这个意思。”

    吕氏拍拍柳瑶的手:“你的事,我自会与你父亲商量,莫要听信小人谗言,也莫要胡闹,平日听话些,现在府里与以前不同,万事忍耐,方可守得云开。”

    柳瑶不是很理解母亲让她忍耐什么,在她看来,除了日子苦一点,其他的都还算好,至少,比之前那种被囚禁着,还要随时担心接到亲人死讯的滋味好多了,现在,好歹一家团圆,已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但她还是乖巧的点点头。

    吕氏欣慰。

    抱着柳丰,吕氏突然想到,柳蔚之前好似很喜欢柳丰。

    吕氏这便对柳瑶吩咐道:“等你父亲与客人说完了话,你带着丰儿,去叫你哥哥过来。”

    柳瑶一愣:“我和小弟?”

    吕氏道:“想法子,将丰儿留在那儿。”

    这下柳瑶更不解了。

    吕氏也没解释,只是抱紧了柳丰,想到,若是丰儿能得那人垂青,自然是最好不过,说起来,好歹也是姐弟一场,只希望,那人还对丰儿,存着一丝喜爱之情。

    吕氏这边在尽力施为,但其实,事情根本不是她想的这般。

    柳蔚既然救了柳家,自然就是会要柳家这份人情的,这份人情如何用,怎么用,柳蔚自然会与柳城商量。

    吕氏一个后宅妇人,想法简单,只以为有了靠山,就要极力抱住,却是头发长见识短,不明白男子间的交易,可并非这种套路。

    今日柳蔚带柳陌以过来,试探其身份,其实,也是变相的要与柳城见上一面,表明一下自己的立场。

    而柳城,显然也很知趣。

    将厅内无关人头都遣了出去,待大堂只剩柳蔚、柳陌以、柳城、柳域四人后,柳城方才开口,道:“昨日吏部下了诏书,言镇格门发了条令,将之前柳府充公器物原数返还,算作是对柳府的弥补,东西明日便会送来,届时,还请大人在场。”

    柳城当了多年的官,自然知道,冤案即使平反,但曾被抄家充公的钱银器物,却都是上缴国库,绝没有返还一说的。

    就算万中无一,给返还了,那也得是朱笔御批,皇上宽厚仁德,发了善心,绝不可能是因下面一句话,便能让吏部往外掏银子。

    所以,昨日吏部下诏书来的时候,柳城就知道,这个人情不止是欠下了,还欠大了。

    重振柳府的紧要关头,这笔银子,无疑就是及时雨。

    甘霖来了,就昭示着距离柳府的崛起,更近了一步。

    而镇格门肯如此扶持柳家,柳城自然知道,这是谁的功劳,他收下这个大礼,同时,也知道如今,他便是三王党了。

    柳城是个识时务的。

    柳蔚听懂了柳城的话,才道:“既是吏部发还财银,便该有吏部官员在场,镇格门,怕是不好参与。”

    柳城愣了一下,眉头轻蹙:“王爷,可是对我等有何不满?”

    柳蔚轻叹,这柳城倒是成了惊弓之鸟,不收其好,便以为是容棱对他有意见,看来,这官场规则,还必须得遵守了?

    “镇格门公务繁重,王爷分身不暇,在下也是得空的时候少,柳老爷只需记住,以前如何,将来就如何便是,莫要有心结。”

    柳蔚把话说的如此清楚了,柳城也不好再纠结,沉默一下,只得点头应了,但心中却明白,明日该送的东西,还是要送过去,只是送多送少,就得自己斟酌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