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62章 是有一人,想祖母辨认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62章 是有一人,想祖母辨认

    柳陌以端起酒杯,一口就抿了一半。

    其实他并非有多喜欢饮酒,只是以前身子不好,母亲不让他喝,后来兄长也不让,昨日一品楼里,他就如平时,小孩子偷酒一般,清浅几口,不曾想,这位柳兄却误以为他喜欢饮酒。

    但这也正中他下怀,让他能再多尝尝。

    酒的味道,到底是好还是坏,柳陌以不太关心,有些浅显的明白就够了,他喜欢的,是这种被当做成年人的感觉。

    母亲将他保护过重,府中人人都护着他,守着他,就怕他磕了碰了。

    可他又不是姑娘家,哪里那般多的忌讳,娇贵过头了。

    也是在曾经参加过的一次诗会上,被那些读书人当做正常人,他才慢慢喜欢去诗会茶会。

    总觉得,只有在那些场合,才会受到尊重,才不显得他多么特别。

    一杯酒喝完,柳陌以还想要。

    柳蔚却将酒壶握住,伸手在他眼前比了比,问道:“这是几?”

    柳陌以漠然,皱着眉道:“柳兄,可莫要小看我。”

    柳蔚道:“那你且说,这是几?”

    柳陌以不高兴的道:“二。”

    柳蔚这才松了手,又给他倒了一杯。

    柳陌以端起来就还想喝,又被柳蔚拦下,让他吃点菜,莫要贪杯。

    柳陌以恋恋不舍的将酒杯搁下,夹了口菜,入口。

    这一席上,柳蔚是主客,其他人都是陪客,而柳蔚对柳陌以关心有加,其他人自然不会不识趣。

    等到柳陌以又喝了两杯,脸颊已经有些发红,柳蔚才对柳城道:“看来我这位朋友当真是不会收敛,不知,柳府可借客房一用?”

    柳城没有意见,吩咐下人去准备。

    等到房间备好了,柳琨和柳逸争抢着要送这位小公子过去,最后却被柳城制止住,遣了小厮去送。

    柳琨柳逸都有些不满意。

    柳城权当看不到。

    柳蔚也只是但笑不语。

    柳陌以的浅醉,算是给这午宴画上了个句号。

    柳城将柳琨柳逸支走,想与柳蔚单独谈谈,但等厅内只剩两人了,柳蔚却道:“既来了府里,便没有不与长辈请安的道理,还请柳老爷带路,孝慈院一行。”

    柳城愣了一下,随即又想到,她还记挂着老夫人,这对柳府来说也是一桩好事,便点头应允,且亲自带路。

    两人走了一路,皆是沉默。

    等到了孝慈院门口,柳城顿了一下,突然道:“瑶儿那里,还请你高抬贵手,府里会有人约束于她,请你莫要……”

    柳蔚明白柳城的意思。

    柳沁被送走,这是好听的说法,柳月不知踪迹,柳蔚不谈,如今,府里的小姐,便只剩一个柳瑶。

    且柳瑶还是嫡女,柳城哪怕知道柳瑶任性胡闹,但终究也狠不下心来。

    柳蔚以前就没有与柳瑶要死要活的意思,现在,更是没有,便道:“贵府能约束,自是最好。”

    这算是答应了不追究,柳城松了口气。

    孝慈院门外有两个丫鬟守着,看到柳城过来,急忙上前请了安,又在看到柳蔚时,愣了一下。

    但还是规矩的进去通禀。

    柳城领着柳蔚继续往里头走,又走了两步,忍不住,还是问道:“如今,你可还好?”

    柳蔚偏头看向柳城,沉默片刻,道:“很好。”

    柳城点头,便没再说什么。

    柳蔚不知柳城这一问,是随口一问,还是当真惦记她过得好与不好。

    但无论是哪种,都与她,没多大关系。

    柳蔚清楚,自己救柳家,不过是顾念一份人情在,但若说她保住柳家是因着对柳家有归属感,那是决计分析错了。

    孝慈院里,老夫人接到禀报。

    原本正跪在佛前念经的老人,倏地睁开了眼。

    杨嬷嬷这便上前将老夫人扶起来,小声问道:“怎会由老爷带过来?”

    老夫人摇头,显然也有些惊讶。

    待两人出了佛堂,去了厅堂,就见柳城与柳蔚已经坐在那里,喝着下人奉上的茶。

    老夫人看了柳蔚一会。

    柳蔚回老夫人一个安抚的眼神。

    接着,老夫人便收回目光,行至上位。

    待长者坐定,柳蔚便起身,恭恭敬敬的给请了安。

    老夫人点头,摆摆手:“坐吧。”

    柳蔚坐下。

    柳城瞧出祖孙二人有话要说,便识趣的先行告退。

    待柳城一走,杨嬷嬷就去关上了厅门,老夫人这才问柳蔚:“昨日就听说,你今日要过来,可是有何要事?”

    柳蔚心叹老夫人通透,便点头道:“今日前来,是有一人,想祖母辨认。”

    “哦?”老夫人好奇。

    柳蔚又道:“此人方才饮酒不忌,醉了,现在就在客房歇息。”

    老夫人有些惊异,竟有人会在别人的府里喝醉酒,但老夫人还是朝杨嬷嬷使了个眼色。

    杨嬷嬷意会,这便离开。

    杨嬷嬷这一出去,便是两刻钟。

    孝慈院里,柳蔚还在与老夫人说些近期的事,老夫人最关心的,是柳蔚的肚子。

    这件事,柳蔚已经坦白相告,老夫人待她好,她知道,这是真的好。

    老夫人让柳蔚上前。

    柳蔚坐过去,老夫人便伸手,贴了贴她的肚子,过了好半晌,才道:“你受委屈了。”

    柳蔚摇头:“没有。”

    老夫人握住柳蔚的手,道:“是柳家护不住你,无名无份,不是委屈,是什么?”

    柳蔚却知,自己若是不计大局的誓要这个名分,容棱,怕是比谁都高兴。

    “其实……”老夫人迟疑一下,道:“皇上早已有令,你与三王爷的亲事,作准,若不然,便趁此机会……”

    “祖母。”柳蔚打断老人家的话,道:“这些事我有分寸,祖母莫要操心,我不会让自己吃亏的。”

    老夫人想到柳蔚平素的行径,沉默一下,到底点头不再干涉。

    “看起来,这肚子还很小。”瞅着柳蔚的肚子,老夫人道。

    柳蔚笑了一下,点头:“夏近初秋的时候才会生下来,名字已经取好了,无论男女,都叫容夜。”

    老夫人一脸慈祥的问:“不是你取的吧?”

    柳蔚点头:“祖母英明。”

    老夫人却又摇头,道:“你取不出这么好听的名字。”

    柳蔚:“……”

    现在想想,小黎的名字,是有点上不了台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