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65章 纪夏秋,说不定也来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65章 纪夏秋,说不定也来了

    时隔多年,杨嬷嬷也不知二老爷当年将死婴带走,是真的回皇宫复命了,还是使了掉包之际,又将那孩子救活了。

    这里头,莫非另有隐情?

    杨嬷嬷将自己知道的,知无不言的全都道尽。

    老夫人听完,沉默了许久,咬牙提着一口气,怒拍桌子:“欺上瞒下!你,该死!”

    杨嬷嬷立即垂首,颤声认错。

    但老夫人也就是嘴上说说,多年老仆,不会当真狠心责罚。

    只是再一番回忆,老夫人却也心有期待。

    如果,方才那青年真是当年的男婴,那……那大房便没有绝后,柳蔚,也还有一个亲弟。

    想到这里,老夫人手指颤抖起来,心跳也加快了不少。

    柳城追出去后,便一直没有回来。

    老夫人等了又等,好不容易将人等回来了,直接就拉着儿子,问道:“怎么样?”

    柳城拍拍老母亲的手背,叹了口气:“他,不愿与我多说,走了。”

    老夫人皱眉,又看了眼杨嬷嬷。

    杨嬷嬷识趣的出了屋子,去外面看守。

    等到房间只剩老夫人与柳城母子二人,老夫人才道;“杨嬷嬷已将你大嫂生产那夜之事道明,当年,究竟有何变故,你切莫再瞒我,那死婴,是否……是否当真得救……”

    “母亲。”柳城打断母亲的猜测,垂下眸子,低低的摇头:“那孩子回天乏术,到我手时,已绝了生机,根本不可能活,之后,儿子将死婴送入皇宫,皇上见明,确定是死了后,将其归还,我便为那孩子立了碑铭,就葬在观缘寺后的墓陵里。”

    “观缘寺?”老夫人想到自己多年常去观缘寺焚香祈祷,却不知,那里还埋着自己一个亲生孙儿。

    老人一下子有些恍惚,险些站不住。

    柳城赶紧扶住母亲,又道:“当年大哥身亡,儿子便是怕母亲难以承受这双重打击,才将此事瞒了过去,只是后来,儿子听到一个消息。”

    老夫人又看向儿子。

    柳城目光深沉的道:“是宫里听出来的消息,儿子曾经也算皇上眼前的红人,虽然这红,是用大哥的性命换来的,但我柳家忠心可鉴,渐渐的,皇上对儿子的确少有防备。那个消息,是儿子一日求见御书房所听闻的,当日雷鸣大作,狂风呼啸,是京都难得一见的暴雷雨天,儿子本是进宫递折子,不想却被大雨拦阻,便绕道去了御书房,打算与皇上商谈国事,但天气太差,御书房外守门太监又少,皇上要喝莲子甜汤,戚福带了人亲自去御膳房端,儿子当时与皇上谈的兴起,不想外头突然有人禀报,皇上听了那人奏报,便遣儿子先于侧厅稍后,儿子去了,可等了半个时辰,还未听皇上再召,便出厅查看,这一看,却见御书房外空无一人,甚至一个看守之人都没有,儿子以为皇上回寝宫了,忘了还有一臣等候,便想走近看看御书房内是否还有人,这一靠近,便听到了一不知真假的消息。”

    老夫人催问:“什么消息?”

    柳城道;“皇上当时应当在与人说话,儿子借着雷音偷听,亲耳听到皇上提了大嫂的名字。”

    柳城这口中的大嫂,除了纪夏秋,不做他人想。

    老夫人紧张起来。

    “皇上的意思,好似是大嫂未死,如今还在潜逃,而大嫂身边带着个年龄与柳蔚一般的男童,皇上怀疑,当年死婴早被李代桃僵,死的那个不是大嫂所出,被大嫂带在身边的,才是大嫂的亲儿子。”

    “荒唐!”虽然已经猜到了这种可能,但老夫人还是不得不道:“当年房中多人,不说那稳婆如今都能找到踪迹,就是那太医也还在太医院任职,你是说在这些人的眼皮子底下,有人偷梁换柱?”

    柳城看着自己的老母亲,沉默了许久,突然道:“儿子以为,母亲听到此言,必会惊讶大嫂莫非当真未死?可看母亲动作,似乎,早已知晓内情?”

    老夫人心口一震,顿时不再说话。

    柳城也不好逼问自己亲母,加上事到如今,他也已经心中有数。

    低叹一声,柳城摇头,道:“大嫂未死,那方才的孩子究竟是谁,或许可求证大嫂,母亲可知,如何联系大嫂?”

    柳家这次遭逢大难,老夫人相信自己的儿子就是再愚忠,也不可能再跟皇上一条心。

    况且,如今这皇上之位还能保多久,也是未知之数。

    思前想后,这件瞒了多年之事,也令老夫人略有疲惫,沉吟一下,便道:“我联系不到你大嫂,曾经,你大嫂联系过我一次,就那一次,是为了蔚儿。”

    柳城点点头,纪夏秋已经跑了,再主动联系柳家,不为柳蔚还能是为谁。

    但大嫂既然能逃走,为何不将柳蔚带走?不说之前柳蔚养在深闺,但六年前,柳蔚分明脱离了柳家掌控,那个时候,柳蔚莫非就是逃出去见了纪夏秋?

    如此说来,之后柳蔚回归,再到现在女扮男装,位列朝堂,还与三王爷纠缠不休,这一切,莫非,都是纪夏秋所授意?

    想到现在皇上的下场,柳城不得不猜测,这些,难道真是纪夏秋在为当年之事报仇?

    知子莫若母,看柳城的表情,老夫人就知道儿子在想什么。

    摇摇头,老夫人语气有些不好:“你大嫂过活不易,无论她做什么,我们都没资格置评,至于蔚儿,我想她还不知她母亲尚在人间,你大嫂那次留话,也说不要告诉蔚儿,如今,我是未说过,想必,你大嫂自有主张。”

    柳城没有作声,也不知是信了没有。

    半晌,柳城才道:“若当年儿子听闻是真,那方才的孩子,或许就真是大哥的另一个孩儿,此事,儿子会继续追查,母亲只管等我消息。”

    老夫人点点头,随即又问:“蔚儿那边,可是要说?”

    柳城摇头:“没有确定之前,暂且不提。”

    老夫人同意了,不禁想到若这孩子真是柳蔚的亲弟,那这孩子突然来京,纪夏秋,说不定也来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