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66章 小黎不见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66章 小黎不见了

    小黎这几天感觉很不好,他是一个敏感的孩子,虽然有时候呆呆的,但多数时候,他很聪明。

    看着小矜哥哥又被一大帮小朋友围住了,他托着下巴,趴在课桌上,撅起嘴。

    突然,身后一道冰凉之意直射过来,小家伙浑身一凛,回头,往身后看去。

    可这一看,却只看到坐在他后面的容倾。

    容倾猛地一震,然后畏畏缩缩的抱紧自己的小食盒,警惕的盯着柳小黎。

    小黎确定,刚才那道冰冷视线不可能是容倾看过来的,但容倾这个防贼似的模样,让他很不乐意。

    他站起身来,直直的朝容倾走去。

    容倾急忙抓起自己的食盒,夹着尾巴就往容矜東那边跑。

    容倾跑得踉跄,因为动作太急,扑过去的时候,就撞到了容矜東的胳膊。

    正在教小朋友写词的容矜東,手上一滑,黑色的毛笔在宣纸上留下难看的一杠。

    “容倾你做什么!”有小朋友不高兴了,站起来就推容倾一下。

    容倾本来就不稳,这一推顿时往后跌了一下,差点摔倒。

    容矜東见状忙一把拉住容倾,将人拽稳了,才对那推人的小孩道:“都是同窗,怎可动手。”

    推人的小朋友被教训,小脸瞬时一阵涨红,一下子不吭声了。

    平日事特别多,也特别娇气的容倾,这次却没生气,更没说什么,只是抱紧食盒,看小黎果然没追过来,就心安的窝在了容矜東身边。

    容矜東顺着容倾的目光看过去,一眼就看到小黎在往这边瞧。

    小黎与容矜東的目光对上后,就张嘴一笑,随即,歪歪斜斜的回到自己的课位上。

    容矜東看不出小黎是否又欺负了容倾,但看容倾没像平时那样大哭大闹,也就没问什么。

    容倾老实的坐在容矜東身边,打开食盒,捏了一块玉米甜糕,送到容矜東嘴边。

    容矜東张口吃了,才道:“谢谢小倾。”

    容倾很高兴,自己也吃了一块糕点,低头看容矜東写词。

    小黎坐回自己的上课位置后,又开始歪着脑袋,保持之前的动作,一动不动。

    但这次,身后没有那冰冷视线射来的感觉,直到外面大钟声响,下一堂课要开始了。

    下一堂课,也就是今日的最后一堂课。

    这堂课结束,就要下学了。

    小黎如平时一样,老老实实的上完课,等到先生说下学时,便收拾好小背包,走过去,等着容矜東。

    容矜東仔细将笔墨规整了一番,才起身牵着小黎,往外面走。

    小厮在外面等着,远远瞧见小公子出来,就走上来,要接过小公子的背包。

    但因为下学时间所有学子都往外面走,还有一些小厮直接进去找自家主子,这一出一进的,人便多了起来。

    几道人影阻拦后,容矜東便觉得不对。

    可是,容矜東再扭头看时,却发现自己一直牵着的小黎不见了,脚边,跟着的是容倾。

    容倾看着容矜東,也有点茫茫然,问道:“小矜哥哥,你为什么牵着我?我要往那边走。”

    他指着另一个方向,那个方向,有七王府的马车。

    容矜東松开容倾的手,道:“许是下学人太多,我搞错了,小倾可有瞧见小黎?”

    容倾最不喜欢大魔头了,闻言撇嘴,摇头。

    容矜東心中一瞬不安,便朝着书院里头张望。

    容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方才,他本能随着大流往书院外走,不知是谁,推了他一下,他就撞到了小矜哥哥,然后小矜哥哥就拉着他,头也没低的对他说“小心些走”,最后就把他带出来了。

    现在看来,小矜哥哥应该是认错人了,不过,他之前是看到大魔头跟小矜哥哥一道的。

    一转眼,大魔头怎么不见了?

    下学的学子陆陆续续的出来,等到一刻钟后,书院内已经没有人了,容矜東却没有等到小黎,他心中的不安扩大,急急的走进去,一间课室一间课室的查看,却依旧,没见着小黎的踪迹。

    等到他找了近半个时辰还无果时,他终于意识到一点,小黎不见了。

    容矜東脸色一白,马不停蹄的回到三王府,下了马车,他二话不说,就朝内院跑去。

    等到了柳蔚院子外头时,容矜東一眼瞧见正笨拙的捏着针线,往布绷里戳的自家师父。

    他疾步进去,脸色苍白的道:“师父,小黎,不见了!”

    一针错位,柳蔚扎到了自己手指,顿时一株红血从她指腹里冒出,然后血珠变大,扩散开来。

    柳蔚下意识的含住指尖,舔掉指上血迹,这才抬眸,一瞬不瞬的盯着容矜東,问道:“什么?”

    容矜東心慌意乱的将之前书院的事情说了一遍,又再三保证:“书院里外找遍了,未走的先生也问过了,都说没瞧见小黎,方才回来,门房也说小黎未曾回府,师父,小黎不见了,怎么办?!”

    ……

    脸上眼睛上蒙着的黑布,遮盖了所有。

    小黎歪歪扭扭的倒在马车里,耳边听着两道男音议论道:“用药真的好吗?大人不是说,将人给请回去?”

    “请?你没瞧着这小孩多机灵?别说靠近,就是多看他两眼,都能让他心生警惕,若是我们当真暴露于他眼前,难保他不会将此事闹大。大人只说将这孩子请回去,也没说要怎么请,况且,那迷药剂量小,不会出什么事,等到回了府,将他叫醒,谁又知道咱们用了药?”

    “话是这么说,但这孩子一直没动,是不是有点不对?药量真的没过重吗?我怎觉得有点悬?”

    “放心吧,死不了人。”

    小黎朦朦胧胧的听了一会,没听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便没有了兴趣,只靠着身下的软垫,在心里盘算。

    从书院被带出来后,马车一路往西,到现在应该过了三条主道,七条小道,按照这个车程,马车应当是在往城外驶。

    莫非,是要将他带出城?

    但倘若要出城的话,一时半会儿,必然到不了目的地,可是下学的时辰,已经离晚膳时辰不远了,小黎现在就饿了,马车一直不到,那他今晚要吃什么?难道饿肚子吗?

    一想到这可能,小黎脑中就浮现出容倾随身带着的那盒糕点,早知如此,之前就该抢过来吃了,好歹先垫垫肚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