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71章 女扮男装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71章 女扮男装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小黎被咕咕推得快要跌倒了,突然脑子一转,终于反应过来了,顿时面色一变,赶紧转身就要跑。

    “呵。”却听远处一声冷哼,由远而近,又熟悉非常。

    小黎头皮一麻,再回神时,就发现自己脚下似是生根了一般,动弹不得。

    而一直让小黎快逃跑的咕咕,这下也不敢动了,只老实的站在那里,两只大翅膀都绷了起来。

    珍珠此刻却是最高傲的!

    它不屑的瞥了小黎和咕咕一眼,就扑开翅膀,直接飞起,片刻后,它飞出院落,落在了白衣柳蔚的肩头。

    柳蔚步伐缓慢的朝着院子走进来,珍珠则是昂首挺胸的站在她肩上,满脸冷傲。

    小黎看到熟悉的身影走来,僵住的一双短腿开始微微发颤,挣扎了许久,小黎还是硬生生挤出一丝笑,冲着自个儿娘亲,虚虚的问道:“爹……爹,容,容叔叔呢?”

    柳蔚瞧着儿子,道:“以为你容叔叔能救你?”

    小黎当即明白,容叔叔那条路已经被堵死了。

    他顿时耷拉下脑袋,一脸快哭的模样,小步子的蹭到娘亲身边,一声不敢吭。

    但他还是想垂死挣扎一下,就伸出指尖,小心翼翼的去抓娘亲的衣角。

    可刚抓到,就被一道劲气隔开。

    小黎知道,这次自己是真的完了……

    警示了儿子一通后,柳蔚清冷的视线倏地一转,转到旁边的方善身上,直接道:“请见令主。”

    方善警惕的将柳蔚上下打量一番,正要说什么,外头就传来脚步声,接着,一个小厮模样的少年跑来,凑到方善耳边,说了几句话。

    方善听完,表情微变了些,再看柳蔚时,停顿一下,道:“客人远道而来,这边请。”

    话落,周围的侍卫自动让开一条道,方善走在前头,柳蔚脚步轻缓的走在后头。

    小黎犹豫了一下,还是继续跟在娘亲脚边,走了两步,他又起了小心思,偷偷去拉娘亲衣角,却还是被打开了,他撅起嘴,小脸看着分外委屈。

    一路从外院到了内院。

    抵达那位大人的院前时,门外有侍卫看守,见是方善来了,便轻声在方善耳边道了两句。

    方善愣了愣,随即看向柳蔚,道:“大人正在见客,烦劳阁下稍后。”

    柳蔚看了眼那紧闭的房门,猜到了里面的客人会是谁,便无所谓的“嗯”了声,找了个石凳子坐下。

    小黎立刻讨好的凑上去,殷勤的给自己娘亲捏肩敲背。

    柳蔚觉得烦,就避开小黎的爪子,起身,换了个石凳子坐。

    小黎知道娘亲这是真的生气了,顿时无措极了,又看看身边跟着的珍珠、咕咕,悄悄向它们求救。

    但珍珠根本不理他,咕咕倒是想理,就是……理了也无济于事,毕竟,它平时就是被珍珠压着欺负的,珍珠不想它做的事,它一件都不敢做。

    院子里彻底安静了下来。

    而一门之隔的房间里,同样也保持着一种诡异的安静。

    容棱始终没有说话。

    老人在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番后,到底是叹了口气,先出声道:“若非如此,你怕是终生也不肯见我,我便只好,出此下策……”

    老人的声音里,透着悲哀。

    容棱听着,却表情都未给一个,不知在想些什么。

    老人看他仍不做声,又道:“我手下那些人,虽说不算聪明,但也知晓分寸,小黎是我孙子,我不会让小黎受伤,况且……”

    “阁下慎言。”话到此处,容棱已是抬起眸子,眸中冰冷寡决,只一眼瞧着,就让人遍体生寒。

    老者愣了片刻,沉默下来,却又觉得不甘,到底争辩道:“我知你恨我,恨我不负责任,贪生怕死,但那个时候,我不得不走,我想过将你母亲接出来,我在西南边陲还有旧兵,只要找到他们,便可潜回京都,哪怕不能光明正大,救你母亲,也不在话下。可容禹着实心狠,我那三千旧兵,竟早已被他偷梁换柱,若非我及时发现,怕是也早已魂归西方。再之后,便是无止境的追杀,我逃了足足三年,后被恩人所救,可在此之前,我当真没有放弃过接你母亲与你出宫,只是,只是当我有能力再回来时,你母亲早已……”

    这些无可奈何,听在容棱耳里,都只是一个又一个的借口罢了。

    容棱心中甚是厌烦,抬眸看了眼外头的天色,说道:“阁下千方百计,拿一稚子之命相挟,若只是为了与本王说这些废话,那本王,恐怕无意奉陪了。”

    容棱说着,起身便要走。

    老人急忙站起来,却腿脚不太灵活,平时不显,但动作急切时,还是会有所牵扯,看起来,分外狼狈。

    容棱没有想过去扶老人,老人似乎也无意用这种小动作博容棱的一分同情,老人勉强站稳自己,脸上难掩痛苦之色。

    “你要走,我不拦你,但你就没有别的话,想问问我?”

    容棱没做声,直接走到门口,手已覆上门闩。

    后面老人心头一急,忙道:“事关柳蔚,你也不听?”

    容棱手指一顿,神色微凛,回过头时,表情比之方才又寒了数分。

    老者知道,他这是不会走了,总算松了口气,重新坐下,又比了比自己对面的位置。

    容棱拧着剑眉,着实不喜这种被威胁的感觉,但柳蔚事重,因此到底,他还是坐了回去。

    老人见他脸色不快,便不敢拖延时间,惹其生怒,只好叹息一声,道:“柳蔚隐藏极好,若非她与你关系太近,我才调查,怕是也不会想到,天下间竟还有这般胆大的女子。但以你的能耐,又的确能护她周全,可女扮男装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你们早已惹了不少人的眼睛,当然,就算一切行为被揭穿,你们也不在乎,人一旦拥有绝对权力,便能笑傲风云,不拘规则。容禹重病,死不死,不过你们一念之间,容禹早已不成气候,更遑论下令怪责你的柳蔚,但国不可一日无君,你不让容禹死,就连我与容禹有血海深仇,也不会在此时盼着他死,可你们不愿,其他人便也不愿?多得是人想谋朝篡位,等到大局更乱,你分身乏术,届时,若有人再对你妻儿下黑手,你又如何能左右都顾周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