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魔道祖师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赘婿  永夜君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74章 既我已知,容棱如何会不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74章 既我已知,容棱如何会不知?

    容棱瞥了小黎一眼,终究也没忍心说什么……

    而柳蔚已进房间,前方老人,正凝目看着她。

    柳蔚反手主动关了房门,回过头来,礼貌问道:“我是否可以坐下?”

    老人上下打量她一番,指了指自己对面的红木端椅。

    柳蔚过去坐下,却看手边放着一盏热茶,掀开盖子,热气腾腾。

    老人道:“暖身子的热水,非茶。”

    可是,屋子里没人伺候,这热水又不是外头下人进来倒的,那会是谁倒的?容棱生父?

    不,不对。

    老人一直在她的视线之内,并未碰过水壶这类物件。

    柳蔚努力感觉,极难,却也发现,这屋里,还藏着人。

    其实,天伢国的大人物,单枪匹马,不走正途,来到了青云国,总不会是半点准备都没有。

    外面那些三脚猫功夫的凡夫侍卫,不过是掩饰罢了。

    而真正的护主之人,一直在隐藏之中。

    柳蔚端起那杯热水,看了良久,却没有喝,问道:“尊驾,这是在给在下下马威?”

    老人没有否认,也没承认,只道:“不过一杯热水罢了,柳大人,何必小题大做。”

    柳蔚看向老人:“尊驾莫要抬举在下,大人二字,在您面前,在下不敢自称。”

    “哦?”老人问道:“那该如何称呼?”

    柳蔚直接道:“在下姓柳,单名一个蔚字,您唤我全名便是。”

    老人看她一眼,似乎没想到她能这般轻易的坦诚身份,倒是有些爽快得过分了。

    柳蔚也问:“在下,又该如何称呼尊驾?”

    老人端起茶杯:“你想如何称呼?”

    柳蔚犹豫一下,道:“治王,可好?”

    老人手指一抖,手中茶杯险些脱落。

    “你都知道?”老人错愕的看着柳蔚,表情难看极了,拧眉着问。

    柳蔚表情平静:“天伢国摄政王,天伢国创国以来首位外姓王,圣上亲赐‘治’号,如此这般大人物,在下怎敢不知。”

    老人“砰”的一声将手中茶杯重重搁下,语气阴沉:“容棱也知?”

    “自是知的。”柳蔚笑道:“既我已知,容棱如何会不知?怎么,方才治王与他聊了那般久,他未提到?”

    老人皱起眉,没有回答,但那表情,已经给了柳蔚明显答案。

    “他,大概不想提吧。”柳蔚叹息道:“毕竟,您除了这外姓王的身份,还有着另一重身份,莫非,您给忘了?”

    容时的确是认为,天伢国距离青云国,有千万里之隔,就算自己有所隐瞒,容棱也不可能发现,只等将这个儿子实实在在认下,待往事全部磨平,就算再生分歧,也是将来。

    容时万没想到,原来隐瞒之事,容棱已一清二楚。

    如此说来,自己方才那些话听在容棱耳里,岂非,全是讽刺?

    老人表情狰狞起来。

    柳蔚却像没发觉一般,还火上浇油道:“您的事迹是个传奇,要想打听,也并不难。在下有一好友,行商之时,交友甚广,她有位远客,曾去过天伢国,在下不过将您描述一二,那位远客,便将尊驾您在天伢国的身份,猜了个七七八八,在下想,那位远客说的您在天伢国的传奇事迹,就算不是十成的准,大概,也有七八成?”

    老人脸色更为难看。

    柳蔚继续道:“容时,是您在青云国时的名字,在这里,您曾有妻,也有红颜知己,只是后来遭逢国变,时不待人,不得不远走他乡,以避危难,而就在这个时候,您的贵人,也从天而降。”

    老人不善的看着柳蔚,音色颇冷:“你的远客,似乎知道得很详细?”

    柳蔚摇头:“远客所道,不足万一,更多的,是在下的猜测,虽是猜测,但却未必不准,您姑且听听,哪些在下猜对了,哪些在下猜错了。”

    老人到了此刻,也算是破罐破摔了,端起茶杯,啄口热茶,寒声道:“洗耳恭听。”

    柳蔚道:“容时这个名字,太过招摇,您在逃难的时候,便舍弃了这个名字,但救您那人,身份贵重,您不能顶着籍籍无名的身份上门求助,所以,您给自己改了名字,项誉。这是个很好的名字,项,乃天伢国大姓,您很清楚,换了这个姓,您就算不能十成十的获救,也有八成。您很幸运,您算对了,救您那人,也的确是看在这个姓氏的面子上,救下了您。”

    老人放下茶杯,慢慢摇头:“他并非是看在项这个姓氏的面子上救我,这个,你猜错了。”

    柳蔚愣了一下:“哦?”

    老人道:“他救我,是因识我。”话落,老人又扫了柳蔚一眼,比比手,示意柳蔚继续。

    柳蔚这便继续:“您获救后,随着那位贵人,去了天伢国,当年的天伢国,应当还很贫瘠,黄沙遍地,气候极差,您在那儿很不适应,心里想的,念的,都是回到青云,只是您不能回来。比起天伢国,青云还是太危险,您随时都有被暴露的可能,您不能拿您的性命去赌,您也赌不起,所以,您留在了天伢,接着,听说您人生中的第二个贵人出现了,这个贵人,是个姑娘,很漂亮的姑娘,其后,这个姑娘成了您的妻子。”

    容时之前对着容棱,信誓旦旦。

    而柳蔚综合天伢国那位治王事迹,所分析出来的真相,就彻底将容时的谎言,都戳穿了。

    数十年的光阴,相信甚少有正常男子可以耐得住寂寞,在天伢国,做到了位高权重,美人珠宝,又怎可能错过?

    容时没有反驳。

    显然,这一切就是他想彻底隐藏的事实,但柳蔚知道了,容棱也知道了,如此,还有何好辩驳的。

    “传说,那位治王,也就是您,您的妻子身份尊贵,她乃天伢国国王的长公主,一个绝世美人。其后,因着您的求亲,长公主免去了和亲青云国的命运,实际上,长公主当年已经抵达青云国,甚至在青云国住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最终,长公主没有留下,想来,您就是那个时候,说服了天伢国君,让天伢国君,成全了您和长公主。”

    看老人没有吭声,柳蔚知道,这一点,是分析对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