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77章 付子辰“踩”容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77章 付子辰“踩”容棱

    回到三王府中,小黎已经彻底睡沉了。

    柳蔚觉得小黎是装的,容棱明显是在给小黎打掩护。

    一进府门,容棱就把孩子交给了等候已久的容矜東。

    容矜東也机灵,虽是艰难,却也抱着小黎转身就跑,一点也不给师父教育训斥的机会。

    柳蔚看向容棱:“你太宠孩子了。”

    容棱没吭声,背了这个锅,而后,吩咐明香把今日的安胎汤端出来。

    柳蔚顿时就不说话了,假装困了,要早睡。

    但就算她把衣裳里外都脱了,钻进了被窝,盖着被子,死活不出来,容棱也端着药汤,贴心伺候到了她床边。

    柳蔚最后没办法,只得喝了。

    喝完了就决定,明天要打小黎一顿,出气。

    可惜,第二日她还没起来,小黎一大清早就已经去了书院,还留话说,中午不回家用膳,要去小伙伴家做客。

    柳蔚只好把火气先压下来,打算等儿子晚上回来,再一并算总账。

    还没等到晚上,付子辰一封拜帖,就先送了过来。

    柳蔚看着帖子上写的时辰,扭头问小妞:“现在,什么时辰?”

    小妞放下绣花绷子,却警惕着,看了自家公子一眼,确定公子不会乱动自己的绷子,才跑出去看了一看,又回来,道:“已经未时了。”

    柳蔚看着帖子上写的“午时二刻到”,默默的起了身,往外头走。

    小妞立刻跟上。

    一大一小刚走到主院外的拐道,就见惜香从前面过来,见了柳蔚小妞后,笑了一下,便道:“公子,外头有位付大人,说是与您约了的。”

    柳蔚点了下头,问道:“他在哪儿?”

    “在客堂等候。”

    柳蔚“嗯”了声,直接朝着客堂而去。

    一到客堂外头,柳蔚就感受到了付子辰那优哉游哉的架势,慢吞吞的评价道:“这墙上的字画,都是你们家三王爷所作?看起来,很一般嘛,没有大家风骨。”

    接着,就是明香不乐意的声音:“付大人瞧错了,只有中间那幅鱼跃龙门,乃三王爷数年前玩手之作,其他的,都是旁人送的,想来,应当的确都是名家手笔。”

    “哦。”付子辰的语气还是那般未变,道:“本官就看那鱼跃龙门最无意境,线条虚无,色调寡淡,水无水清,鱼无鱼神,说得严重些,这整面墙,都被鱼跃龙门这副残作给毁了,可惜,可惜啊!”

    明香明显已经快撑不下去了。

    柳蔚甚至都能听到明香的咬牙声。

    明香道:“付大人有所不知,王爷妙笔,乃是翰林院多位学士大人都赞不绝口的!”

    付子辰“呵”了一声,没说什么,但语气尽显鄙夷。

    明香这就火大的撩起袖子,随时都要不顾身份,动手打人了!

    而就在这时,柳蔚赶紧进来打圆场。

    随即就瞧着付子辰转身,一声笑音:“来了?”

    柳蔚看了眼明香气鼓鼓的脸,挥手,让其下去。

    明香狠狠的瞪了付子辰一眼,跺着脚,走路声很大的离开。

    付子辰在后头看着,还评价道:“这丫鬟,心理素质不行啊。”

    柳蔚白了他一眼,斥道:“你莫胡闹。”

    付子辰满脸无辜:“开个玩笑,我这个小县城里来的小官,怎知你们京都人这么小气?”

    柳蔚瞧着付子辰不放,他阴阳怪气,为的哪般!

    付子辰终于不再说笑了,摆摆手,求饶:“算我错了,还不行?”

    柳蔚叹了口气,问道:“你来做什么?”

    说着,柳蔚将那张明显是‘人已经到了门口,才想到没送拜帖,不合规矩’而临时赶出来的拜帖,扔到桌上,表情满是无奈。

    付子辰将那拜帖拿过去,展开浏览一遍,叹道:“我的字,真好看,你说,是不是比三王爷写的字,好看多了?”

    柳蔚一把将拜帖夺过来,随手盖上,凝起眉头:“说正事。”

    付子辰无趣的晃了晃折扇,不乐意道:“你夸我字好看,夸了,我就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柳蔚面无表情的看他。

    付子辰眼睛在柳蔚这张明显不耐的脸上绕了一圈儿,终究没再敢闹了,又叹口气,道:“柳陌以离京了。”

    “什么?”柳蔚猛地站起来,动作大得,连正要送茶进来的小妞都吓了一大跳。

    付子辰对小妞招招手,让小妞把茶端过来。

    等接过茶,他又随手打赏小丫头两块碎银,这才揭开茶杯,一边吹着茶叶泡儿,一边说道:“这么着急做什么,不是说了,是好消息吗。”

    柳蔚又坐下,急道:“他缘何离京?我以为,你会将他困住!”

    “困了。”喝了一口茶,味道不好不坏,付子辰有些挑剔的摇了摇头,道:“没困住,让他跑了。”

    柳蔚坐正了些:“那你说的好消息……”

    付子辰勾起唇,对她道:“我的人,跟上他了。”

    柳蔚露出一丝笑:“那将他带回来?”

    “不,将他送走。”

    柳蔚:“……”

    付子辰将茶杯搁下,语气闲散:“说起来,并不怨我,原本他前几日都老老实实的,可这两日,你柳家之人,又找上门了,他抵抗不住烦躁,逃走,也是正常。”

    柳蔚皱眉:“柳城又找过他?”

    付子辰没回答,只道:“我瞧得出,他不愿与你柳家有多少牵扯。”

    柳蔚猜到柳城不会轻易放弃,但没想到,柳城把人逼得这么紧,紧得把人都撵走了。

    柳蔚表情变了变,又问付子辰:“他此时在哪儿?”

    付子辰支吾道:“船上?”

    “去哪儿的船?”

    京都附近,水路入口繁多,东南西北,四通八达。

    还有一条沿江的水路,能直通江南,只是最近这两个月天气不好,水路艰难,遇上刮风下雨,还能对付,若是遇上下雪下霜,才真是要人命。

    因此,较远路程的船只,天不放暖以前,不会起航。

    如此排除一番不可能的地方,那柳陌以可能去的地方,应当不远。

    果然,付子辰道:“青州吧。”

    “青州?”这个地方,倒是让柳蔚有些惊讶。

    疑惑的瞥了付子辰好几眼,最后揣测的问:“青州可是付家的地盘,他当真是主动去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