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80章 被柳蔚感动得哭了的小黎……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80章 被柳蔚感动得哭了的小黎……

    容棱回府了,柳蔚以为,付子辰会亲口对容棱说这件事。

    毕竟,付子辰特地来一趟三王府,应该就是想与容棱商量此事,但没想到,付子辰正事没说,那唯恐天下不乱的老毛病就犯了,竟是突然与容棱针锋相对起来。

    本是故交,柳蔚总不能眼见付子辰涉险,而不相助。

    刚好容棱此刻问了,柳蔚便知无不言道:“我对付家不熟,却也知晓,青州附属京都,统管两江,说得好听些,青州付家是圣上的门面,说得难听些,那就是一群土皇帝。比起权王的拥兵自重,付家兵力不多,但财力却不可估量,付子辰此次回京,你我都知,他是受权王之邀,目的,自然就是付家,可我没想到,付子辰的动作这般快,不等付家出招,他竟就想先手一步,但说到底,付子辰底子薄弱,我不觉得他能与付家硬碰硬,更何况,付家那些人,怕是巴不得借此机会,先弄死他,诀了祸患。”

    回想起以前,付子辰与自己说过的那些与付家有关的人、事,柳蔚便皱眉。

    付子辰是被放逐到江南的,他是付家的弃卒。

    在那个一贯称王称霸的付氏大家族里,付子辰的身份何其尴尬,他从来触碰不到付家的根本,但他却想用刺杀这种炸弹般的方式,将付家那些藏得极深的老狐狸,都炸出来。

    他要行刺乾凌帝,用这种方式,让付家不能独善其身,必须搅入这趟浑水。

    可他这样,就是在自寻死路。

    付家不能容忍整个家族被他的“别有居心”所连累,所以,就算他真的成功了,真的炸得付家乱七八糟,付家所做的第一件事,也绝对是杀其灭口。

    柳蔚不了解付家,不清楚付氏一族杀人的手段与套路,但付子辰没有武功,这是柳蔚清楚的。

    不管怎么想,付子辰都太危险了。

    付子辰不在意自身性命,他认为,这种用一个人,将整个家族掀翻的方式,还是很划算的。

    柳蔚知道,这件事付子辰非做不可,也知道,她帮不了太多,而真正能帮忙的……

    柳蔚见容棱表情依旧没有松动,愣了一下,道:“就是这些,你来之前,我们只说了这些。”

    容棱表情未变,视线盯着她,一瞬不瞬。

    柳蔚不太明白,问道:“怎么了?虽然这个方式很极端,但付家,本就是迟早要对付的,权王要想入京,青州便是个难关,你如今相助权王,想来也是有了与付家对上的打算……”

    “装傻?”容棱突然出声,眉头紧皱。

    柳蔚不知其意思,有些错愕的望着他。

    两人四目相对,半晌,容棱道了一声:“算了。”

    柳蔚还是不明白:“什么?”

    容棱敛眸:“没事。”

    柳蔚也没再问,但一想到付子辰,还是道:“能帮他的,只有你,原本我以为他会亲自与你说,但他好像不愿。”

    那是自然。

    想到付子辰临走前的挑衅的目光,怕是天塌下来,付子辰也不会向他求助。

    “再说吧。”容棱随口回道,

    容棱倒是也想看看,付子辰,究竟能否将付家引出来,若是真行,也算,省了自己不少功夫。

    “他将柳陌以送走了,送去了青州。”柳蔚又道,语气有些低落:“大概,付子辰还是怀疑,柳陌以是付家派来的人。”

    虽然付子辰明着没说,但柳蔚对付子辰,何其了解。

    付子辰此人,看起来漫不经心,实则防范心重,不轻易信人,不管柳陌以是不是柳家人,但既然是在不恰当的时机,出现在了付子辰面前,柳陌以就注定要入驻付子辰的调查名单里了。

    若要从名单上除名,就必然要经过一番打探,或许打探还不够,还有真实试探……

    送到青州去,便是为了试探罢。

    “总之,你得帮他。”柳蔚对容棱表达的态度,不再是商量,而是带了些许强硬。

    容棱顿了一下,看向柳蔚,嗤了一声,反问:“得寸进尺?”

    柳蔚假装没听出容棱的话外音,只道:“付子辰是我的朋友。”

    “为你准备了聘礼的朋友?”

    “这……”柳蔚想说“荒谬至极”,但想到容棱出现之前,付子辰好像是提到什么聘礼,就下意识的停顿一下。

    而看她突然不说话了,容棱脸上的郁气,浓烈得可怕:“是承认了?”

    当然没有承认,只是付子辰那句话,的确将误会闹大了。

    柳蔚不知付子辰吃错了什么药,但可以明确的是,付子辰是在给她找麻烦。

    帮付子辰的事,最后容棱也没答应,甚至离开前,容棱看柳蔚的眼神,都甚是锐利。

    柳蔚知道,这次醋坛子炸了,不是主动喝几口汤就能解决的事。

    而果然不出她所料,接下来的几天,容棱一直都醋醋的。

    第一天是不跟她说话,第二天开始便不回房睡了,第三天已经直接连王府都不回了。

    柳蔚没办法,不能眼睁睁看着付子辰去送死!

    最后,柳蔚只能摒弃前嫌,把儿子抓过来,郑重的交代:“总之,把你容叔叔带回来,可知道了?”

    小黎因为娘亲没有打他,说话又这么郑重,他很不解:“爹,为何容叔叔生你气?”

    柳蔚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能道:“有那么点原因……”

    小黎又问:“什么原因?”

    柳蔚垂下眸子,思考了一下措词,最后道:“他知道你让你小矜哥哥帮你做功课的事了。”

    小黎顿时大悚,小脸一下煞白:“我,我,我……”

    柳蔚摸摸儿子的脑袋,慈母般的道:“没事,爹都给你瞒过去了。”

    小黎感动得哭了,忙抱住娘亲胖了一点点的腰,把自己黏上去。

    柳蔚又道:“但是你容叔叔不信,以为是爹纵容你,所以很生气,便不理爹了。”

    小黎这回哭得直接停不下来,他“哇”了一下,哽着嗓子打嗝:“对,对不起,爹,都,都是我的错……”

    柳蔚没有怪儿子,只是蹲下身,捧着儿子的小脸,为儿子擦干眼泪:“没关系,爹不怪你,但你容叔叔小气,所以……”

    小黎连忙接嘴:“我,我一定会把容叔叔找回来的,爹,爹,你,你放心,你放心!”

    柳蔚放心了,一脸温和的目送儿子一脸壮烈的离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