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83章 民不与官斗,投胎是门大学问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83章 民不与官斗,投胎是门大学问

    柳蔚没让车夫驾车到京都衙门正门,而是去了偏门,下了马车,便带着两个丫鬟去敲门。

    来开门的是个衙役,看到柳蔚,登时热情一唤:“柳大人,您可有好些日子没来了!”

    因着月海郡主那桩案子,过年之前,柳蔚可谓是京都衙门的常客,衙役都将人认熟脸了。

    柳蔚笑道:“来找你们林大人,有些事说,他人可在?”

    “大人在前堂,好像是街上出了桩案子,犯人快带回来了,这就要升堂了。”

    柳蔚算了算时辰,李茵一行人走的是京都街道大道,的确,现在应当还未升堂。

    “我找你们大人说两句话,很快,应当耽误不了他的正事。”柳蔚道。

    衙役对这位救过他们整个京都衙门的柳大人,心存无限好感,当即利索的为其带路。

    一路上虽走得很快,但到衙门正堂时,还是听见升堂鼓响了。

    柳蔚走到堂侧的偏门,撩开帘子,往里头看,正好看到林盛在摆放好他的惊堂木。

    柳蔚“嘘”了一声,悄悄叫林盛。

    林盛没听到动静,旁下的师爷却听到了,转头一看,惊了一跳,忙叫了声“大人”。

    林盛这才看过去,一看到那偷偷摸摸的柳蔚,也是吓了一跳。

    柳蔚只趁着一干人等还未上堂,迅速对林盛使了个眼色,让他下来。

    林盛提着长袍就下去,正要给柳蔚请安,却被柳蔚拦下,接着就是一通交代。

    林盛听完,还未来得及反应,柳蔚已是后退半步,道:“人上来了,我先走了,告辞!”

    “柳大人……”林盛想叫住柳蔚,但柳蔚已经离开。

    林盛又不好现在出去追,只得将柳蔚方才说的那些记下,转身上堂。

    这头开始升堂,那头柳蔚再从衙门偏门出去,上了马车,就吩咐车夫:“镇格门,走。”

    柳蔚这里赶路,京都衙门那里又是另一光景。

    李茵最后到底还是下了马车,只是面上,戴好了丫鬟刚买回来了的羽笠,将她容颜遮得严严实实。

    林盛听着衙役的禀报,知晓了事情经过,也知晓了嫌犯已经认罪……

    但林盛却面无喜色,反而皱了皱眉,又问那老人家的儿子道:“你说你娘是被马车撞死的?”

    老人家儿子当即大哭:“是啊大人,我娘死的冤啊!死的惨啊!今日本是小人妹妹一家从外地回来,娘她老人家寻摸着去买只鸡,可哪曾想,还未走到菜市,就被那突然驶来的马车给撞没了性命!大人,大人您可得为小人的娘做主啊大人!”

    林盛又问李家车夫:“可是你撞了人?听说车轮子上都是血,说,究竟怎的回事?”

    车夫扑通一声跪下,着急的道:“大人容禀,小民,小民真的没有撞到那位老人家!小民驾着马车,是看到那老人家突然冲出来,只是小民已经拉了缰绳,别说是车轮子了,就是马蹄子都没碰到老人家分毫!至于老人家为何死了,小民,小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啊……”

    “你这是说我们冤枉你了?”老人儿子气得浑身发抖,却没像之前街上那样冲动,要找车夫拼命,只是扑到那白色架子前,哭喊起来:“娘啊,儿子没用啊!不能为您报仇啊!现下还要听那凶手的编排狡辩,娘啊,娘啊……”

    来来回回就是那几句,林盛听得头疼,三下惊堂木落下,老人儿子才终于收了声音。

    林盛又问车夫:“你说你没撞到人,但人现在死了,你作何解释?”

    车夫满脸苦色,不知如何解释,只能对着堂上一个劲的磕头,嘴里喊着:“小民冤枉,小民冤枉啊……”

    丫鬟安安不忍心,唤道:“李叔别说了,人是死在咱们车前,咱们认了。”

    林盛目光一转,转向那站在一旁,头戴羽笠,一句话未说的蓝衣女子,问道:“这位姑娘,如何称呼?”

    安安正要接话,为自家小姐介绍,蓝衣女子却已开口,冷淡且夹杂着寒意的声音溢出:“小女子李茵,见过大人!”

    在这堂上,李茵是唯一未对京兆尹行礼之人。

    在场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这位小姐身份尊贵,在不了解其身份前,也没敢对其为难。

    如今李茵一语道出姓名,顿时,不少人猜到了其身份。

    林盛更是直接,当即便起了身,对李茵一拱手:“可是,李国侯府大小姐?”

    李茵只是微微颔首,没再做声。

    说起李国侯府,让人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谁?

    李家大少爷,七王爷跟前的大红人,李君!

    想到李君又会想到什么,自然就是如今人人巴结的李氏大族!

    李家如今的崛起,无数人看在眼里,不说当官的,就说普通百姓,也隐有耳闻,李家是何等风光。

    李家现今算是京都第一大家,但是现在,李家大小姐闹事行凶,还撞死老人,这……这案子要如何断?

    围在正堂外面看热闹的老百姓们都面面相觑,心里想着,这老人一家,怕是讨不着公道了。

    对方那可是李家的人,李家随便来个人,就能把京兆尹压一头,再往上打打关系,别说公道了,怕是反而要受害者朝李家的人道歉。

    百姓们开始唏嘘,叹着民不与官斗,投胎是门大学问云云。

    议论的声音太大,丫鬟安安很不高兴,忍不住吼:“不是说了已经认罪了吗,什么官官相护?什么贿赂公行?到底还讲不讲理了!”

    百姓们倏然被骂,有妇人立刻来了脾气,也骂起来:“撞死人还有理了,还喊得比谁都大声,当大官了不起啊!”

    “就是,就是,京里就是有你们这种目无法纪的官员家眷,才有这么多罔顾人命的冤案惨案,杀了人还大吼大叫,真是没有王法了!”

    丫鬟安安急得都要哭了,委屈得直跺脚。

    李茵在旁也听不下去了,她忍不住咬牙,闭着眼睛呵斥一声:“闭嘴!”

    堂上一瞬无言。

    李茵深吸口气,往前站了一步,她抬头,隔着羽笠,直视堂上林盛,冷静的道:“今日这桩案子,小女子一力承当,府尹大人尽管放心,李家不会与京兆尹为敌,您只管公事公办即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