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85章 柳蔚断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85章 柳蔚断案!

    不顾在场众人齐齐的惊讶劲儿,林盛亲自走下堂台,步履匆忙的就上前迎接柳蔚。

    有了柳蔚在,林盛就觉得,终于有人给自己撑腰了。

    顿时,腰板儿也直了。

    健步如飞着来到柳蔚身边,林盛小声将现在情况与之讲了几句,没说太多,但几句下来,也已足够柳蔚了解眼下进展。

    “哦?”

    柳蔚实则并不诧异,家属不让验尸,也是正常。

    林盛委屈的点头,悄悄又道:“不止如此,这些人还煽动百姓闹事儿,大人,您看现在,如何是好?”

    本来,百姓闹事儿并不是无法制止的。

    到底是正规京都衙门,对付一些暴民的法子,必有得是。

    虽说都是乡里乡亲,不好动手,但也没说动手就非得伤人,将人赶出去,也是可行。

    之所以林盛没下令,关键还是,哪怕将人都赶出去了,这案子也无法解决,那他这个京兆尹,一样也站不住脚跟。

    柳蔚也没想到,一个碰瓷案子还会节外生枝,最后弄出这等子麻烦事儿。

    随着林盛进了衙门大堂,柳蔚察觉,几道望过来的视线既灼热又直接,她顺势看去,先是看到了那余家几人,其中,那余大的目光尤其深刻。

    柳蔚没管,目光右转,看向了那无法看清容貌的女子。

    柳蔚对着李茵的方向稍稍颔首,算是打了招呼。

    在李茵迟钝了片刻,又立刻回了一礼之后,柳蔚已经毫不耽误的走到躺着死人的架子旁边。

    余大似乎察觉到什么,赶紧又扑倒,搂紧老人的尸体,说道:“你们这些脏官,又想对我娘做什么!”

    林盛皱皱眉,极力压着怒气。

    柳蔚看着余大,轻声有礼的安慰道:“令堂逝世,还请节哀。”

    余大着实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别有目的的青年,竟会说出这等子话。

    对方对他发了善意,他就算再不想接受,也不好太过强势,只能稍稍松懈,缓声道:“大人若真想让小民节哀,就烦请抓捕凶手,莫要让我老娘白死……”

    “这是自然。”柳蔚回首,严肃着对林盛吩咐道:“林大人,还不动手?”

    林盛不知柳蔚何意,但本着对柳大人的信任,他咬咬牙,还是挥手,硬声吩咐:“来人,将李家小姐先抓起来!”

    丫鬟安安立即挡在自家小姐前面,气急败坏的问道:“我家小姐自己会走!你们别碰我家小姐!”

    缉捕的衙役也不敢对李家千金小姐动手,只停顿一下,就做了个请的手势。

    丫鬟安安警惕的问道:“要去哪儿?”

    柳蔚回答:“不是说了,先抓起来?那自然是还押大牢。”

    丫鬟安安满眼是怨的看了这位柳大人一眼,虽然小姐已经说了,她们认罪,但别人抓她们也就算了,这柳大人突然冒出来凑什么热闹,这又不是镇格门,况且小姐之前还特地让自己去给这柳大人请安,难道不是心存交好的意思?

    才一个时辰就翻脸不认人了,这柳大人,也不是个好东西!

    搀扶着自家小姐,丫鬟安安陪着一起随衙役下了大牢。

    余大看几人是从侧门被带走的,犹疑一下,不太放心,但又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只好沉默。

    柳蔚也问:“如此处理,事主可还有意见?”

    余大不解的又盯了柳蔚好几眼,显然不相信这位突然冒出来的不知道是什么官的官,真有这般好说话?

    但余大还是点头,说道:“小民只求,能为娘讨回公道。”

    “那这桩案子,是解决了?”柳蔚再问。

    余大再次点头:“只要京兆尹衙门秉公办理,朝廷律例在上,小民也算给了死去的老娘一个交……啊啊,你干什么!”

    余大突然尖叫,他瞪大眼睛指着柳蔚的脚,表情惊恐万分。

    其他人也随着余大的目光看去,这便看到,那位文质彬彬的书生气的大人,不知从哪个时候开始,竟用脚踩着架子上老人落在一侧的手。

    这位大人虽说生得纤细,但也堂堂男儿,那一脚踩上去,必然不轻,老人已经死了,的确不会有知觉,但此等亵渎亡者遗体的行为,还是让在场所有人很不喜。

    柳蔚似是这才发现自己“一不小心”踩到了死者,忙挪开脚,嘴里道歉:“意外,着实是意外。”

    在场都乃平平之辈,未曾有人发觉,柳蔚的脚,巧妙的按压触动了老人家手上五个穴位。

    等到余大胆战心惊的将老娘的手夺回来时,那盖着遗体的白布之下,却突然传来一声,浅薄的嘤咛。

    余大心头一震,急忙道:“既然案子破了,那草民们便先告辞了。”

    说着,他招呼亲眷们,就要将架子抬走。

    柳蔚一把拦住余大的手,似笑非笑:“刚才有什么声音,你可听见了?”

    “没有。”余大想都没想就回答,还催促亲眷们动作快点。

    可柳蔚不让他们走,他们,便走不了。

    柳蔚一手按住架子的边缘,手上用的内力不大,但却足以让几个成年男女抵抗不了。

    余家几人想使用暴力,靠着人多,扛起架子冲出去,可这位斯文大人却就是不松手。

    古怪的是,他们如此多人,拼力气却都拼不过这斯文大人一个。

    余家人慌了。

    柳蔚却不慌,且在心里做着倒计时,十,九,八……

    待数到“一”时,突然堂中一阵重响,惊得所有人浑身一震。

    这方才还完整的架子,此刻从中碎裂,架子上的人,也措不及防,啪的一声,重重落到地上。

    盖尸体的白布因为动荡,晃了一下,最后又落了下去,但老人家的尸体,却在地上滚了一大圈儿后,再次发出一声嘤咛:“唔……”

    而后,随着众人的好奇目光,青天白日之下,那本该已经死去的老人,突然浑浑噩噩的爬起来,坐在地上,抱着头,满脸痛苦。

    “诈,诈尸啦!”

    不知是谁,惊叫了一声,偌大公堂,接着就响起连绵不绝的一声声尖叫。

    柳蔚觉得甚吵,掏掏耳朵,转身对着林盛拍拍肩膀,道:“这太闹了,我在后头等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