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87章 这朵柳蔚甩不掉的桃花儿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87章 这朵柳蔚甩不掉的桃花儿

    其实还算顶事的安安有些委屈,但她听出了自家小姐的话外音,规矩的配合道:“奴婢什么都不懂,的确不顶事……”

    李茵听完,期待的望向柳蔚,轻声说:“柳大人可否就呆在这儿,权当,陪陪小女子。”

    要真陪你就麻烦了。

    哪有男男女女毫无关系就陪来陪去的,说出去,多少人得斥责没规矩。

    柳蔚很为难,停顿起来。

    而这个停顿,就让李茵看到了希望,她直接走过去,红着脸,一把抓住柳蔚的手臂,轻轻摇了一下,像在撒娇:“柳大人……”

    安安吓得眼珠子都要跳出来了,自己小姐怎么能跟一个外男靠这般近,还拉对方,这……这要是让人看到了,还不得把小姐闺誉全毁了!

    安安心急火燎的跑过来,拉下李茵的手,还把李茵往后拽了几步。

    李茵踉踉跄跄的,眼睛却还盯着柳蔚。

    柳蔚很无奈,也算是看出来了,李茵对自己,竟还存着那种心思。

    上次宫中戏言,还可当成是胡言乱语,这次,要如何解释?

    柳蔚还是打算离开,不想李茵多想。

    但李茵却是打足了精神推开丫鬟,再次迎上去,这次,不拉柳蔚手臂衣袖,直接拉手。

    软嫩的小手触到自己,柳蔚条件反射的避开,李茵却用略带哀愁的声音,隔着羽笠说:“别走……”

    柳蔚头疼,头疼极了!

    而李茵也趁着这功夫,直接走到柳蔚面前,拦其去路。

    最后的最后,柳蔚也只能苦笑着留下,坐在椅子上,继续尴尬。

    李茵这下高兴了,也回去坐好,开始娇滴滴的问道:“大人,这些日子过得可好?”

    “很好。”柳蔚回道。

    “那大人这阵子,可,可有……可有想小女子?”李茵说着,浑身上下盖不住的娇羞。

    安安却要哭了,小姐,您怎么问一个男子这种问题,您,您不觉得这样问,有点出格吗?

    柳蔚揉揉额角,索性拒绝回答。

    可柳蔚不说,李茵却不会住口,她手指溜溜达达的搅着自己的衣袖带子,头低着,但声音一点不低:“其实,那次之后,小女子也想了许多,听外头人说,大人还有个儿子?”

    关于柳大人有儿子的事,外头传得是沸沸扬扬。

    可也有人说,那是三王爷的私生子,但是皇家不认私生子,所以,三王爷让其打掩护,拿柳大人当挡箭牌,对外就说,那是柳大人的儿子。

    自从上次宫中一别,李茵便四处打听柳大人的事,自然也听过这个说辞,所以她理所当然的也认为,这是柳大人在为自己效忠的主子遮掩,心里活络了一下,就笑了。

    “敢问大人,令郎的娘亲……”

    柳蔚看了李茵一眼,虽然听出她语气中的打探,但关于小黎的出身,柳蔚早有一套说辞,便如往常一般道:“不在了。”

    李茵心里窃喜,但没表现出来。

    李茵露出一幅心疼的模样,认真道:“那当真是不幸,令郎年幼,却没有娘亲,想必心里也是挂念的。”

    柳蔚摆手:“孩子小,总有想娘亲的时候,只等再大一些,就好了。”

    “话不是这么说,没有娘亲的孩子,很可怜的。”李茵说的动情,突然就开始举例:“小女子曾有个奶娘,带了小女子整整十年,在小女子十岁那年,奶娘因疾病去世,小女子很伤心,哭了很久,但哭的更伤心的,则是奶娘的女儿,奶娘夫君早亡,当年是带着女儿来李府聘的活计,奶娘一走,才十一岁的小姑娘险些活不下去,虽说后来被安排在母亲房里伺候,可逢年过节,孤孤单单的一个人,看着实在惹人心疼。少了奶娘在,无人给她计较婚事,无人为她筹备嫁妆,就算后来母亲恩赐,给她许了门好亲事,可她也一直不开心,因为没娘的姑娘,在成亲前什么都不懂,一头雾水,心里紧张,又孤零零,怎么瞧怎么不好过,所以啊,有娘的孩子和没娘的孩子,当不得一样。”

    柳蔚看李茵侃侃而谈,最后只道:“儿子,应该没姑娘那么怕事。”

    “那也不成,儿子就不计较亲事了?将来谁为他相看媳妇?谁又来操持家事?柳大人可莫要不上心,府里有个女人,还是要好很多的。”

    柳蔚点点头,认真道:“有道理。”

    “是吧。”李茵面上一喜,继续又说了两刻钟,从晓以大义,谈到人生百态,那口才,不说舌辩群雄,也是个能言善道。

    最后,等李茵终于说完了,柳蔚才端起茶杯,一边刨着浮起的茶叶片,一边冷静的道:“李小姐是否忘了,柳某已有意中人,成亲,是早晚之事。”

    原本以为这句终于能让李茵歇下了,但没想到,却是低估了这位李大小姐。

    “那不一样。”李茵梗着脖子说:“我和其他人不一样。”

    柳蔚问:“有何不同?”

    李茵身子前倾一些,又道:“上次仓促,我与大人没说太多,这次咱们有时间,您听我慢慢说,柳大人您可能不了解我,我今年十六,虽说年纪是大了一些,但也就大了那么一点。”说着,她还比了个手势,证明真的就一点,指甲盖那么一点。

    然后李茵又说:“一般的姑娘都是十四五岁嫁人,八九岁定亲,我们李家因为一些原因,很晚才给我定亲,而我不喜欢他们相看的那人,我觉得那人各方面都不好,尤其是与柳大人您比,更是云泥之别,您是天上的云,他是地上的泥,您睿智聪慧,智谋千虑,那人……哎,对不住,我想不出他的优点,总之,我很喜欢您,我觉得您长得好看,性子好,什么都好,我上次在宫里见到您,就觉得您好,之后我回家就一直想着您,好几晚上还想的睡不着觉,今日在街上瞧见您,我觉得是缘分,就在前一刻,我还在想您,猜您在干什么,知不知道我要被送去与一个不好的男子相亲,我想,要是能有什么事阻断今日的见面该多好,最好是您突然出现,将我带走,您看,这不是如愿以偿了吗?真的出现了事,阻断了我今日的相亲,也真的是您出现了,救我于危难,所以,您看出我与其他人有什么不同了吗?”

    柳蔚耿直摇头:“没有。”

    李茵挺起胸,义正言辞:“我比其他人与您有缘啊,咱们的缘分,是老天爷认定的,否则,今日我不会落难,您也不会出现,您说是不是?”

    柳蔚:“……”

    是个鬼。

    这也能扯到老天爷头上,柳蔚觉得李茵果然比想象的更难对付。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