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90章 房里只剩容棱与柳蔚两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90章 房里只剩容棱与柳蔚两人

    一看那玉牌,安安吓得差点喘不上气:“小姐,您也疯了吗?这可是夫人小私库的钥匙,您要带这东西去做什么?夫人要是知晓您把这东西偷走了,还不得吃了您啊!”

    “谁说偷的?”李茵捋了捋玉牌下面的穗穗,脸上露出一丝笑:“这玉牌本就有两块,一块是我的,一块是母亲的。母亲的小私库里,本就有一半是我的东西,老夫人赏赐的,父亲给的,大哥……大哥那个大坏蛋给我置办的,这都是我的嫁妆,说是等到将来我嫁人,不铺满一百零八抬吉庆不让我过门呢。”

    安安都要急死了:“那您把嫁妆带着要去哪儿啊?”

    “我不是说了?去提亲啊。”李茵说得理所当然:“我把嫁妆都带上了,我就不信,大人还不娶我,你白日也看到了,大人和气,温柔,说话做事都是轻言细语的,他就是个心软的人,白日不应我,定是害臊,但仔细一想,肯定觉得我还不错,等到我再找上门去,他肯定就同意了,况且他有三王爷撑腰,大哥就算不给他面子,也得给三王爷面子,我们届时就请三王爷做主,就不信大哥还不应,若是大哥应了,父亲和母亲必然也会应,到那时候,一切就都好说了!”

    李茵说得自信满满,就好像已经定了亲,随时都要过门了一样。

    可安安却更急了:“白日那柳大人说了,他有心上人,小姐,您可是千金之躯,人家都拒绝您了,咱们不要犟了好不好,这天底下,好男人多了去。”

    安安就从没听说过,有哪家大户人家的小姐,被拒绝了,还上赶着去找男方的,这不是乱套了吗?若是大少爷知道了,别说是一巴掌,估计腿都得给小姐打断!

    “他白日那是借口,你听不出来吗?”李茵义正言辞:“我就不信,他拒绝我第一次,还要拒绝我第二次。”

    说不定真的会拒绝呢。

    安安很想哭,但她知晓自家小姐的脾性,压下到喉咙的话,改了口:“那咱们明日再去吧,今日太晚了。”

    李茵不干:“打铁趁热,我就要今日去,等到明日,他说不定就不娶我了。”

    可是今日去人家也不见得娶你啊。

    安安觉得小姐这是魔怔了,魂魄被阴间的鬼差给勾走了。

    最后没办法,安安冒着会被大小姐打死的危险,直接扯开嗓门开始大喊:“来人啊!救命啊!有人夜半行凶,杀人啦!”

    这突兀的尖叫,直接惊动的就是国侯府院的侍卫。

    接着配上安安的死缠烂打,死不撒手,在侍卫到达前,终究是没让李茵跑掉……

    李茵眼露凶光,一边被老嬷嬷押着往府里走,一边把安安骂得狗血淋头,国侯府的后门,又一次被关上。

    而躲在角落看了半天戏的惜香,此刻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

    有些地方没听懂,但又朦胧的好像听懂了。

    等惜香神不守舍的回到马车前,在车夫担忧的目光下爬进车厢,迷迷糊糊的说了句“回府”后,她整个人就寂静了。

    而三王府内。

    柳蔚用过晚膳,便在房间里捏着本书,正在慢慢的看。

    小黎和小矜一起坐在外室的圆桌前做功课,小黎上课没怎么听讲,有些策论题不会写,就悄悄瞥小矜哥哥的。

    容矜東观察了师父一会儿,见师父没注意到他们,就把自己的书册,往小黎那边推了推。

    小黎眼前一亮,赶紧打算照抄。

    “咳。”一声清雅的咳嗽声,突然响起。

    两个小孩身子同时一僵,小黎眼明手快的把小矜哥哥的书册阖上,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干。

    等确定了身后没动静儿,小黎才悄悄瞥一眼,却正好对上自家娘亲鄙视的目光。

    小黎一抖,忙扭回头,差点把脑袋埋进书册里。

    “小矜。”柳蔚的声音响起。

    容矜東一滞,干巴巴的应道:“是,师父。”

    “把你的功课拿过来。”

    容矜東不敢不听,老实的收好自己的东西,拿到师父面前。

    柳蔚问:“可写完了?”

    容矜東摇头,翻开书册,指着上面空掉的两页:“还有两道策论没做。”

    柳蔚指着自己旁边的桌椅:“在这儿写。”

    容矜東不觉看了小黎一眼,正好小黎也看向他,两小目光在空中交汇片刻,终究什么都不敢反抗。

    于是,将两个作弊与包庇作弊的小孩分开后,柳蔚继续看书。

    容棱来的时候,房间里很静。

    此时,小黎依旧有七八道题没做。

    容矜東刚刚写完最后一题,正寻摸着,有几道难一些的题面,他打算换个角度再写一遍,却不是给自己写的,是给小黎。

    而柳蔚则歪着头,一手抵着额角,一手捏着书册,目光都放在书中文字上,似乎没发现房中多了个人。

    先发现容棱的,是一直静不下心的小黎。

    小黎灿烂的笑了一下,大喊:“容叔叔!”

    声音太大,惊醒了房中另外两人。

    容矜東收回了放在策论上的思索,扭头看过去,柳蔚则目光未动,只是伸手翻了一页书,又继续看。

    几日没见,不可否认,容棱是十分想柳蔚的,但柳蔚眼下不动,他也没做声,只对小黎招招手。

    小家伙早就坐不住了,丢下功课就扑过去抱住容叔叔大腿。

    容棱把小家伙抱起来,问道:“这几日,可有乖乖听话?”

    小家伙连忙点头:“有,我很听话,在学堂听话,在府里也听话。”他说着,就把脑袋往容棱怀里钻,明显是在撒娇。

    容棱又朝另一边的容矜東看去。

    容矜東立刻起身,站得规矩:“三皇叔。”

    “嗯。”应了一声,容棱问:“今日功课做完了?”

    容矜東把自己的书册拿过去,给三皇叔看。

    容棱翻了两页,扫了几眼,就阖上,递回:“明日下了课堂,到我书房来。”

    容矜東点头,之前三皇叔还在府里住时,也会时不时考校他功课。

    容棱与两个小孩说了一会儿,又将两个小孩撵走。

    待房里只剩他与柳蔚两人,他才走到圆桌前坐下,对离自己有些远,还在看书的柳蔚问:“不想见我?”

    柳蔚再次翻了页书,没有回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