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91章 容棱一直搂着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91章 容棱一直搂着她

    容棱拿起茶杯,喝了口茶,茶却是凉的,已经没了茶的味道,只余苦味,他抿了一口就放下,问:“今日,你去找我了?”

    柳蔚还是没有回话,继续看书。

    容棱终于是叹了口气,起身,朝她走去。

    之前付子辰挖的坑,的确给两人造成了一些麻烦。

    走过后去,容棱就坐在她旁边,拿起她的茶杯,虽然也是凉的,但他又喝了一口。

    柳蔚看到了,放下书,伸手,把剩下的半杯茶倒入了一旁的盆栽,随手再将茶杯搁下。

    容棱看着她的动作,问道:“肯理我了?”

    柳蔚没做声。

    容棱又问:“听说,你今日过得很热闹。”

    想到李茵那疯狂的告白,以及穷追不舍的架势,柳蔚眼皮跳了跳,脸上露出些疲惫,道:“容都尉的风凉话,说得真好听。”

    容棱一笑:“怎的,她又想嫁给你?”

    柳蔚语带恶意的道:“不止如此,她还想与你谈谈。”

    容棱挑眉:“我?”

    柳蔚:“李大小姐说了,我若不愿辜负意中人,她可出面,与其谈谈,必能想出一个两全其美之法。”

    容棱点头道;“好,谈就是。”

    柳蔚不觉恼怒,冷嗤一声,起身,撂下手中书,直接朝内室走去。

    容棱视线瞧着柳蔚的背影,就跟上去。

    可是刚走两步,他又见前头女子回身,目光不善的道:“镇格门事物繁忙,三王爷想必也不易得空,既然无甚要事,阁下就请便吧,在下身子不适,不便相送,请了!”

    话落,她已走进内室,反手将门重重一关!

    容棱伫立在外头,有些迟疑的,失笑一声。

    自己,这是要被撵出去了?

    早知如此,回来也不逗她了,这会儿惹火烧身,当真是自找麻烦,头痛欲裂起来。

    “你先开门。”发现房门从里头反锁了,容棱只得试着敲了敲门。

    但里头一点动静都没有,柳蔚显然不打算理他。

    容棱有些无奈,只得继续等着。

    但是等了一会儿,没等到柳蔚开门,倒等到屋内蜡烛熄灭了。

    容棱:“……”

    ……

    柳蔚上了床榻,进了被窝,任凭外室烛光大亮,还有一个男子剪影,影影绰绰的映射进来。

    柳蔚闭上眼睛,已经打定主意不让容棱好过。

    但此刻毕竟时辰还早,她睡不着,也就只能睁着眼睛,就这么看着容棱的挺拔身影。

    容棱一直站在门外,姿势都未换过。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一刻钟,两刻钟,三刻钟。

    容棱始终没走。

    柳蔚也没睡,就这么一直看着他。

    直到一个时辰过后,柳蔚才叹了一声,从床上起来,穿好鞋子,披好外衣,走过去,将门打开。

    门扉一开,容棱那浑身上下微凉的气息便扑面而来。

    待柳蔚反应过来,暖和的身子已被抱住,她身一缩,想要挣脱,但却被他牢牢抱住。

    带有熟悉气息的拥抱,让她硬了一整天的心,瞬间软了许多。

    容棱一直搂着她,然后,动了一下,原本搁在她头顶的下颌挪了一下,低了一些,直接吻住她白皙的额。

    柳蔚说:“别以为就这么算了。”

    却听头顶传来一声轻笑,接着,是他有些疲惫低哑的声音:“我认错了,可好?”

    柳蔚没说好,也没说不好,但从此刻开始,她就没有再挣扎,也没拒绝他的抱,这其实,已经说明她的态度。

    大多时候,女人总是比男人更容易心软。

    容棱打横抱她,进了内室,换衣上榻。

    柳蔚睡在里面一点,等容棱上来,床榻上已经有些暖了。

    两人都不惧冷,被窝是冷是热,其实差距不大,但有暖和气儿,是人便定会贪恋。

    容棱突然挪进去一点,很是贪恋更靠近柳蔚所获得的那些温暖。

    柳蔚顺势往里面又挪了一点,而容棱却伸手一搂,将她搂回来,锁在他的怀里。

    两人靠得极近,呼吸仿佛缠绕在一起,柳蔚脸上不觉浮出些笑意,而下一刻,就听面前的他问:“在笑什么。”

    柳蔚哼了一声:“关你什么事。”

    容棱却陡然抬起她的下颌,让她看着自己,然后低首,吻住她的两片好看粉唇。

    他微凉的唇瓣与女子的柔软重合,柳蔚真切感受到了他的气息。

    容棱开始有些得寸进尺,单纯的唇瓣相贴,显然已是不能让他满意,他微微用力,舌尖挑开两人间那细缝般的隔阂,而后,驰聘沙场,攻城略地一般,对她进行入侵。

    柳蔚被他吻得有些本能后退,但他不让她退,手掌在里面拖着她的后脑,不止不让她躲,还迫使她迎接着他的。

    柳蔚伸手,抵住容棱的身躯,像是想拉开一些距离。

    她问:“有没有人说过,你很不要脸。”

    容棱手指摩挲着她的唇瓣,不想回话,只是又靠近,去找她的唇。

    柳蔚避开他的唇,不让他吻,说:“跟我吵架的是你,和好的是你,死皮赖脸站在门口的是你,现在一上榻就脸都不要的还是你,三王爷当真威武,能屈能伸。”

    柳蔚说得,嘲讽意味十足。

    容棱却只盯着她一开一合的粉唇,而后趁其不备,又亲下去。

    这次,他的动作比较大,让她吃疼。

    柳蔚被他弄得气息不平,偏偏他还不止上头入侵,下头也逐渐逼近。

    感受到某处的危险武器准备出鞘,柳蔚突然打住,然后用尽力气推开容棱,一脸正直的说:“我怀孕了。”

    容棱并不在意,托着她的下颚,又亲下去,说:“太医道,可以适量。”

    柳蔚避开他的攻势,摇头:“现在还不稳,适量也不行。”

    容棱终于停下,有些不信的看着她。

    柳蔚心里很是得意,但还是一脸可惜的捧住他的脸,安慰他说:“你该忍忍的,怎会这般冲动呢。”

    刚开始什么都不说,现在火都烧起来了才被叫停的某人:“……”

    柳蔚严肃的又道:“再等几个月,几个月就好了。”

    容棱不说话,显然很不满。

    怀孕期间,前三后三是关键,而中间的日子里,的确可以适度进行一些运动,但那却有许多忌讳,需得侧身式,也不可深入等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