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92章 容棱偏偏就在今天不忍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92章 容棱偏偏就在今天不忍了!

    柳蔚自己的身体状态,自己清楚。

    因着有功夫底子,她这胎比起小黎那胎,其实要稳许多,加上现在已经怀孕四个月了,适度的做那事,确实可以。

    但这里医疗实在落后。

    柳蔚担心容棱控制不好,会过度。

    届时,若造成一些棘手问题,恐怕会很难处理,所以她打算忍忍,当然,最忍的还是容棱。

    之前,他就忍了约莫四个月了……

    瞧着容棱有些可怜阴郁的样子,柳蔚问道:“坦白告诉我,你是不是算过日子的?”

    容棱深知,前三后三不可行那事的道理。

    而青云国太医大夫的说法是,前三个月过后,仍会有胎儿不稳的情况,所以,一般太医大夫是建议,四个月为保险期。

    四个月后,若真需要,再进行那事便可。

    柳蔚掰着手指仔细算了算,再加上两人吵架的这段日子,今日,刚好就是她怀胎满四个月的这天。

    而此人偏偏就在今天不忍了,显然,是早有计划。

    容棱没有回答,只是又将柳蔚抱紧一些,低头继续找她的唇,找到了,就狠狠的,用力的……

    柳蔚腿上被他的武器一下一下戳着,不得不伸手,把那东西挪开,嫌弃它抵到自己了。

    而她这一握,就让他眼色顿变。

    柳蔚问他:“怎么了?”

    容棱恨不得吃了她,他哑着声音,竭尽全力控制着,吻着她的脖子说:“我错了,可好?”

    容棱继续在她脖子上摩挲。

    最后,大概是真的到极限了,容棱音色略带轻软的唤了一声:“蔚儿,娘子。”

    这一声唤,令柳蔚,瞬间僵硬起来。

    柳蔚有些不知所措,双手紧握在一起,呼吸都仿佛卡住了。

    容棱继续与她磨,又道:“娘子,你看看我……”

    柳蔚暗道此人卑鄙。

    但她又不能否认,自己的心跳,真的跳得好快。

    “你……给我闭嘴!”柳蔚有些恼羞成怒。

    容棱索性捧起她的脸,找准她的唇,含糊的,一声一声呢喃着,柳蔚朦胧的听到,他喊的还是那两个字。

    那两个,几乎从未出现过在二人生活里的两个字。

    最后,柳蔚败了。

    翻过身来,柳蔚按住容棱,让他躺在榻上不许动,然后小手一路向下,到了他的那处。

    握紧,嚤攃……

    柳蔚双手动了很久,久到她已经累了,甚至最后爬到他身上,专心致志的与那处做斗争。

    半个时辰后,那里才出来。

    柳蔚累极的倒回床榻里头,而此时,她也已里衣凌乱,好不狼狈。

    ……

    但柳蔚没想到,素了四个月的容棱,一旦破了戒,就像吃了肉的老虎,再也回不去了。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

    每天晚上,容棱都要软磨硬泡的缠着柳蔚。

    柳蔚一开始都不同意,但每次,又都弃械投降。

    最后,就在柳蔚以为未来的几个月,她都要过这种日子时,容棱又一次夜不归宿了。

    这次的夜不归宿与上次不同。

    这次,容棱是回不来。

    其实,不止容棱,内阁几位一品老臣,都出不了宫,而其中,还包括两位平时不到内阁参加任何议事的稀客,容溯和太子。

    皇城门已经关了,按照规矩,宫内宫外都严禁出入,哪怕是朝廷大臣,是王爷太子,也得按规矩行事。

    内阁大堂里,此时已经挂上了四十多盏蜡烛台子,但这里仍是不够明亮。

    旁边还有小太监继续点火,将大大小小的蜡烛都往几位年迈的大人眼前搁放,就怕几位年迈的大人看不清那一张张簪花小楷的字儿。

    “这是最近三年来,户部所有的钱财出入,按照戍边军递来的详细人员,环境条件统计,这次大战,至少需要备上四百万雪花纹银,户部能拿出来一百二十万,吏部能给挪出六十万,还剩两百二十万,却是如何也找不齐。”

    一位年逾五旬的大人说完,那旁边一直由小厮照料着,奄奄散散的窝在软椅上的太子,突然出声:“户部只能拿出一百万,前两年乡县大水,治理河坝用作的赈灾款项,还有漏缺,一百万,已是极限。”

    太子的状态很不好,脸上皮肤松弛,双颊下陷,眼窝深重,浑身上下弥漫药气,各处都表明了他病入膏肓。

    太子的话说完,那边一直缄默的容溯,也开口道:“吏部能拿出的,实际不足三十万,去年二月那本账册,诸位还请瞧瞧,上头写的兴建亭楼,说的就是宫北面,父皇敕令搭建的文阁馆,文阁馆用于存放前朝古物,但因着老物件儿是从其他地方搬来,有的又积压太久,早已破烂不堪,所以,父皇严令修补,其中尚能修补的,有两千,如今修整不过九百,若要继续修补,三十万纹银,一分少不了。”

    太子与容溯一人一个说辞,两人呆在这儿议事的意图也很明显,为了省钱。

    太子要为国库省钱,换言之,国库实乃他的势力之一,也是助他捞钱的最大途径。

    容溯要为吏部省钱,吏部是近日才被他挖到手的宝贝,他自然不可能让其流失太多金银。

    要从吏部拿钱,变相的就等于是让他拿钱,他怎会愿意。

    几位老臣年纪大了,又都是固执己见的人,听两人一人一句的推脱,顿时有人怒了。

    年纪最大的赵老大人一拍桌子,失望气恼起来:“如今边境要打仗,西边的风邦国与烈国联手,整合了一百二十万兵力,要对我国西路进行大闯,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西境战力吃紧,若不能立即调遣六十万精兵,以及四百万军饷前往,西境极有可能被蛮兵强破!西境驻地大军快马捷报,言明其中危急,迫在眉睫,这折子你们也瞧了,怎到现在还不冷不热,是否当真国破家亡,也毫不在乎?”

    赵老大人越说越激动,说到最后,尾音都是打颤的。

    旁边其他大人忙将赵老大人安抚住,让赵老大人莫要气坏了身子。

    一整天了,十几个内阁大臣待在这里,商量来商量去,商量到皇宫城门都关了。

    六十万军力倒是能派过去,但同时而去的四百万军饷以及六十万军力路途上的消耗,却始终凑不齐。

    青云泱泱大国,四百万纹银又算什么?

    多少亲王爵侯一个宅子,就得砸进去一百万两,四百万两,为何就能难倒这么多人?

    可偏偏,就是难倒了。

    当然,在座各位心里也都知道,这四百万两,不过是开胃小菜,若是真的打起来了,不出两个月,这四百万两就得花完。

    打仗就是无底洞,军饷不能断。

    几位老臣都明白太子和七王的意思,这就是不想打仗,开头的四百万都不愿出,可不打仗你答应,敌军答应吗?

    赵老大人气得直哆嗦,横眉皱起。

    但是奈何堂内唯三的三个年轻人中的两个,还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太子继续奄奄一息的说,真的没钱。

    容溯也一脸为难的道,实在无从节省。

    夜色已深,堂里所有人都疲惫了,可饶是如此,也无人松口,事情,依旧僵持不下。

    在这样的情况下,终于有人,把目光投向了从方才到至今,一言不发的冷面三王爷。

    “三王爷,有何高见?”问这话的,是往日最为欣赏容棱的老臣钱大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