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93章 容棱退下场,容溯心里免不了嘀咕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93章 容棱退下场,容溯心里免不了嘀咕

    欣赏分很多种,而钱大人对容棱的欣赏,这个时候,俨然已经到了愿与其并肩前行的地步!

    能在内阁参与政事决议的大臣们,都不是普通官员,里头,赵老大人自然是威望最高,积威最重,而钱大人,年纪不算最大,也不算最小,但却也是个能说得上话的。

    这其中原因,自然是钱大人有背景。

    钱大人的授业恩师,乃是前内阁首辅,袁寰,袁老大人。

    袁老大人致仕的那年,正好是钱大人殿试上榜,晋为状元那年。

    钱大人学富五车,策论精湛,被皇上亲赞为诗书才学,皆透灵气。

    最后,钱大人入内阁就成了板上钉钉的事。

    袁老大人是前内阁首辅,而他退下前,亲自举荐了他的同僚兼学生赵老大人,为下任首辅。

    赵老大人上位后,对自己的小师弟钱大人,自是照料有加。

    在这一层层的关系下,钱大人的前路,可谓是一帆风顺。

    随着三年前赵老大人年迈,也致仕归田,内阁首辅一职,便悬空了。

    原本赵老大人是想举荐师弟钱大人为继任首辅,可钱大人才四十岁,与其他内阁大臣相比,实在太过年轻。

    因此,乾凌帝把这事儿给压了下来,并未应承。

    乾凌帝没有应承,同时也没有拒绝,这个新任内阁首辅的位置,就从三年前,一直悬到现在。

    这次,皇上大病,内阁一片混乱,已经致仕的赵老大人,被七王爷三王爷联合上门,再请出山。

    作为上一任首辅,赵老大人对内阁的管理,可谓驾轻就熟。

    在这不大的厅堂内,赵老大人统管一切,做主一切,而作为赵老大人的师弟,赵老大人最倚重的接班人,钱大人再次被师兄特别对待。

    如今钱大人将话头指向了容棱,赵老大人方才平息了怒火,自然的,也将目光转了过去。

    容棱没有表情,哪怕被一群人以不同目的的眼神盯着,他也没有半分异样。

    他只是看着手里摊着的账册,沉默了一下,将账册阖上,才道出两个字:“募捐。”

    钱大人洗耳恭听。

    “国难之下,匹夫有责,四百万军饷并非小数目,既然吏部与国库都拿不出银子,不若,明日以太子名义,招齐群臣,殿上募捐,暂解燃眉之急。”

    容棱此言一出,众人皆是沉默。

    边境要打仗,缺钱,国库不出,却要招齐百官,让百官带着银子到殿上来捐军饷?

    钱大人有些后悔的看了容棱一眼,而后,缓声道:“此法,听来甚好,只是筹措起来,怕是有些阻碍,不若还是想想别的招儿,赵老大人,您说呢?”

    钱大人将话头又引到赵老大人那儿去。

    赵老大人暗骂师弟自己捅了马蜂窝,却让师兄来受罪,但这做师兄的还是接过了话,说道:“国事当前,虽说群臣出力,未为不可,但群臣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要臣子募捐,到底有失大国风范。”

    大国风范,群臣不易,说来说去,就是一个得罪人的问题。

    国家要打仗了,却要百官拿钱,一个四百万两还好说,几百官员,一人凑点,倒不显眼。

    但都知道要真打起来,就是长期奋战的事,一个四百万两可以募捐,第二个呢,第三个呢,难道次次都要百官拿钱?而且这百官里面,还包括他们在座的这些人。

    六部三司都是有油水的地方,里头的官员脑满肠肥倒是拿得出手,内阁的穷书生们,有几个是能说捐钱就捐钱的?

    不说别人,就说他老赵,能勒着裤腰带,拿出钱来,大不了为国为民,豁达一回。

    但你要说长期如此,那孩子还养不养了,日子还过不过了,现在的日子本就紧巴巴。

    赵老大人带了头,其他人也在回过神来后,一边夸着容棱出了个好主意,一边又让容棱去旁处歇一歇,这里有他们就足够了,三王爷劳累一天了,不要熬坏了身子。

    容棱眉目未动,被一群七老八十的老前辈们撵到一边,他没说什么,顺势又坐了下来,端着刚才看了一半的账本,继续看着。

    容溯越过人群瞧了容棱一眼。

    容棱的脾性,容溯很是清楚,看容棱退下了场,容溯心里免不了嘀咕,这人想做什么?

    筹备军饷,迫在眉睫,容棱却好像一点都不急,让他出主意就出了个馊主意,这会儿让他歇着,还就真的歇着了。

    他就当真一点不急?

    还是,这人又有旁的阴谋诡计?

    对待容棱,容溯从不敢小觑,此刻探究容棱一番,却也看不出个所以然,便也只能静观其变。

    但容溯脑子却飞速转着,回忆着自己是否有何把柄,落到容棱手上。

    要知道,虽说容棱与他私下有些合作,但也只是一些,多年对手,不可能一夕化解恩怨,有利则同行,无利则分道,这是大家都懂的规则。

    吏部到手的银子,容溯不会松口,但若容棱愿意,他倒可以助其一番,联手逼迫太子。

    大堂里又恢复了之前的气氛,争执的争执,反驳的反驳。

    眼看着都三更天了,大家都知道,今夜,怕是就看谁先撑不住了。

    内阁的撑到底,就能说服吏部、国库,往外拿银子。

    内阁的撑不住,他们就只能继续原地踏步,在这无意义的争论下,循环再循环。

    而在此期间,容棱耐着性子,将所有账册,一本,又一本,全部看了个遍。

    直到第二日清晨。

    阳光投进堂内,桌上的四十几只蜡烛,早已烧干殆尽。

    满头花白的老大人,嗓子哑的哑,眼睛花的花,却咬着最后一句话,死不松口。

    “西境若真就因这区区四百万两军饷破了,咱们在座的,便都是千古罪人!”赵老大人说完最后一句,已是摇摇欲坠。

    钱大人在后头托着师兄,扶了师兄一把,又朝对面油盐不进的太子七王拍桌子道:“难道,你们就真要在皇上病重期间,将青云国给毁了?你们对得起容家列祖列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