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94章 看容棱的目光,一个比一个凶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94章 看容棱的目光,一个比一个凶狠

    陪同熬着操劳了一夜的太子,这会儿也是强弩之末。

    太子身体情况本就不好,这一夜的折腾,令他比昨日看起来,仿佛又瘦了一大圈,他狠狠的闭上眼睛之前,眼角怨念的瞪过容溯一眼。

    其实,昨夜半夜,太子就有松口之意,无怪其他,只因着他实在疲惫,不愿再与这些老不死纠缠不休。

    奈何,容溯没有丝毫放口的打算。

    那也就意味着,若是自己松口,极有可能四百万两,都要自己来拿,吏部大可打着太极,不紧不慢的继续拖拖拉拉不出银子。

    太子不愿让容溯占去便宜,紧着这口气,才撑到现在。

    但太子如今却是头脑恍恍惚惚,只觉得睁着眼睛,都是一种煎熬。

    多想回府,在温软舒适的床榻上,好好睡上一觉,醒来再抽一管上好的五石散,那滋味儿,快活神仙,也不外如是。

    心中想的多好,现实就多残酷。

    眼看着内阁这些老不死的,还咄咄逼人,死咬着他这个太子不放,再看容溯那边,依旧是一幅仗着身子康健,就可不疾不徐的架势,太子便恨,恨得浑身冒火!

    但因已是十分疲惫,太子愣是气得连心头火,都烧不起来了。

    深吸一口气,太子的耐心终于全部都耗尽了,他抬目朝角落里的容棱看去,咬着牙道:“既然僵持不下,不若还是寻个折中的法子,昨夜三弟所言,实则就很不错。”

    不就是捐银子吗?他捐,五十万两够不够?他以太子府的名义单独捐,总成了吧?

    比起几百万两,五十万两,总归是将损失挽回不少。

    至于其他缺少的银两,就让百官去筹罢。

    当然,能不能说服百官拿银子出来,这不是他的责任,谁出的主意,谁去解释,谁负责任。

    钱大人没想到太子又把话题扯到募捐上,他方才就看出太子已经精疲力尽,顶多再熬一个时辰,必会败阵,答应从国库往出拿银子。

    却不料,关键时刻,太子会使出这么一招。

    若在输赢上无法占优势,那少输,就当赢了。

    显然,太子是这般想的。

    咬咬牙,钱大人不免瞪向三王爷,眼里是一百万个埋怨。

    其他人也都是如此,看容棱的目光,一个比一个凶狠。

    而就在此时,沉默了一夜的容棱,站起身来,冷漠五官上显出轻松,他看着太子,问:“既然如此,大皇兄愿捐多少?”

    “五十万两。”太子干脆的道,就当破财免灾了。

    容棱点头,又看向容溯:“七皇弟呢?”

    容溯料到太子会先撑不住,但却没想到太子会把所有人拉下水。

    冷笑一声,容溯道:“大皇兄如此大方,愚弟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十万两白银,聊表心意。”

    容棱没有嫌少,只是垂眸,计算起来:“国库一百万,大皇兄私捐五十万,吏部三十万,七皇弟私捐十万,合计,就是一百九十万两。”

    “等等。”太子坐正身子,表情微急:“既是募捐制,为何国库还要出一百万两?”

    容棱瞥向太子:“私捐,乃是大皇兄的心意,国库内的,却是青云百姓的税收,两者又怎能混为一谈。还是大皇兄以为,国库的钱,与大皇兄的私产,是一样的?”

    “你——”太子此时再是恍惚,也看得出容棱这是成心坑骗兄弟。

    好一个容棱!

    当着自己的面,好言好语,分明说要助自己一臂之力,几日不见,却靠到老七那头了,当真是两面三刀!吃里扒外的狗东西!

    太子狠狠咬牙,翻脸道:“既然如此,为兄收回方才之言,五十万两,不捐了。”

    容棱道:“皇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随你怎说,不捐,就是不捐!”

    太子显然是气上了,甭管身子撑不撑得住,反正就是要出这口恶气。

    太子不出钱,容溯自然也不会再出,便道:“既是不捐了,那愚弟的十万两,也只好收回了。”

    事情又绕回了原点,还给太子绕出一通火。

    内阁大臣们这下真是心累得无以复加。

    一个个的叹着气的看容棱,心想,平日里三王爷明明英名盖世,见微知著,为何这次,却束手无策,无计可施?

    三王爷,您是困久了,也累着了吗?

    容棱不累,不困,看起来还很淡定。

    既然被拒绝了,容棱就索性再次不说话,老老实实的又坐回椅子上。

    但赵老大人却是实在不行了,捏捏因为熬夜而酸痛的四肢,哑着声音:“罢了罢了,来人,送早膳进来。”

    外面很快有小太监应了。

    早膳也很快送进来。

    容溯趁着这个功夫,再次打量容棱。

    容棱,到底想做什么?

    从昨日到今日,容棱好像,一直在消磨时间……

    没提任何有建设性的主意,没说太多关于时策的话,看起来,就像一个事不关己的外人。

    可容棱不该如此才对。

    容棱以前带军驻守过边境,父皇对其第一声赞,也是靠他与敌军战斗,右手断裂换来的,这样一个在军营中度过不少年月的人,怎会容忍他们在军饷上如此僵持不下。

    容溯食不知味的将手里半个馒头搁下,回头去看,就看到太子正在太监的服侍下,抽他的五石散。

    弄得乌烟瘴气。

    大概是方才容棱那番死要钱的话,真将太子戳恼了,太子已经吩咐人,搬小榻过来,这是打算在这儿住下,也要和他们熬个你死我活的意思?

    容溯有些犹豫,若真要再熬个两三天,那下一个熬不住的,必然就是自己。

    外面还有很多事要筹谋,他不可能在宫里一留就是数日。

    早膳被撤了下去。

    赵老大人喝了口茶,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备战。

    大家都知道,今日,怕又是一个不眠夜了。

    “太子……”赵老大人气运丹田,开口的第一话,就直射太子。

    钱大人等大臣们,也都齐齐看向太子,知道今日的第一场战役,就要从太子开始了。

    而就在这一触即发的紧要关头,殿外守卫军的声音传来:“诸位大人……”

    门被小太监打开。

    一众人都朝门口看去。

    赵老大人口气生硬:“何事?”

    守卫无辜的转头,对着吃饱喝足,正在玩茶杯盖的三王爷道:“三王爷,外头有镇格门的人求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