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96章 柳陌以,杀了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96章 柳陌以,杀了人

    赵老大人此刻心情可谓甚好,其他老臣们,也都对容棱露出了更加亲近之意。

    而那头的太子终于是咳完了,但却已是气得浑身哆嗦,恨不得当场就将容棱大卸八块,扔出去喂那野狗!

    容溯的心情也没比太子好多少,一百九十万两,够他筹谋多少私兵,收买多少六部大员?

    却就这么,就这么没了。

    很好,这笔大账,他记下了!

    容棱与赵老大人又寒暄几句,终于,得以脱身。

    顺利出了宫门,容棱上了早已等候在宫外的马车。

    秦中本就在马车里,见了自家都尉,正要请安,却听外面有人唤道:“三皇兄,留步。”

    容棱回首,便瞧见容溯正走来,他只得放下车帘,站在原地,等容溯过来说话。

    容溯上前,看着自家三哥那张冷漠的脸,狠狠的咬了咬牙,面上却忽而一笑,说道:“今日这桩事,愚弟失算,愚弟认了,可三皇兄应当知晓,我这儿是小事,太子那儿,怕才是大事,今日三皇兄惹恼了太子,你我原先定好的计划,怕是,也不能如愿了。”

    “管好你自己便是。”容棱并未受容溯威胁,话落,不想再说,撩开马车帘子,上了马车里去。

    容溯看着车帘落下,马车离开,他皱了皱眉,嘴唇几乎抿成一条线。

    莫非,容棱还酝酿着什么奸计,要将他拉下水?为何此刻回应得如此云淡风轻?

    此时的容溯尚且不知,自己真的会被拉下水,但是问题,却并非出在容棱那边,而是自己这儿……

    与此同时,马车上,秦中告诉了容棱另一个需得及时禀报的消息。

    一个跟容棱现在的打算,有明显冲突的消息——柳陌以,杀了人。

    皱着眉头,听秦中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容棱表情不善:“人证,物证,俱在?”

    秦中点头,表情有些担心:“大人您吩咐属下暗中观察付子辰动向,付子辰之前送那叫柳陌以的青年离开京都之事,大人想必也知晓了。付子辰将人送往哪里不好,偏偏送往青州,属下是想,这柳陌以怕就是付子辰送到青州的细作,以便打探付府的消息,却不想,属下派往青州跟踪的人,昨日禀报回来,说那柳陌以在青州闹了人命案子,人证物证说是都有,还说,柳陌以为与一少妇通奸,将其夫家一家毒害,那少妇就是人证,凶器也在那少妇手上,此刻二者都在青州衙门,被严密看守,大人,您说此事,咱们要不要管?付子辰送人去青州,事情败露,明显是付家那边要对柳陌以开刀,警告付子辰莫要以卵击石,但付子辰针对付家,明显与我们有利,我们究竟,帮不帮……”

    秦中说得很是纠结,说到最后,因不敢拿主意,只能巴巴的望着自家主子。

    容棱沉默未语。

    他知道,柳陌以从来都不是付子辰派去青州的细作。

    付子辰对柳陌以身世不明,唯恐其是付家派来他身边的探子,因此,故意将柳陌以送往青州,便是为了想炸出柳陌以与付家的关联。

    但付家分明也不认得这柳陌以,反倒怀疑柳陌以是付子辰递过去的钉子,自然,就要先下手为强。

    说来说去,无外乎就是付子辰多疑,柳陌以倒霉。

    但想到柳陌以与柳蔚的关系,容棱知道,自己应当救这人。

    可要如何救,如何在不触碰付家逆鳞的情况下救,这是个伤脑筋的麻烦事。

    况且,他现在正打算对太子动手,贸然为了一个柳陌以,前往青州,绝非良计。

    可若不救,柳蔚那边……

    看主子也徘徊不定,秦中适时的道:“大人,属下记得,那柳陌以,像是深受柳大人器重?”好像柳大人跟柳陌以还一道儿去过柳家,单独的。

    容棱顿了一下,看向秦中。

    秦中耿直的道:“不若,将此事告知柳大人,柳大人智谋千虑,能人所不能,旁人没法子之事,柳大人定有法子处理。”

    “此事,不得告知柳大人半句!”容棱打断秦中,寒声下令。

    秦中一愣,还想说什么,但看都尉大人脸色阴沉危险,顿时不敢忤逆。

    容棱再次沉默下来。

    这次,却未思索多久,容棱抬首,对车夫道:“去镇格门。”

    车夫听了,应了声“是”,中途绕道。

    容棱在镇格门停留了半个时辰,等出来时,手上拿着三封信,将三封信交给秦中,容棱又上了马车。

    这次,直回王府。

    ……

    柳蔚心情很不好。

    实际上,柳蔚今日的心情,原本是不错的。

    容棱昨夜未归,她昨夜早早就睡,今晨早早就醒,她优哉游哉,神清气爽的亲自送小黎小矜出门去书院。

    可谁知回来的时候,惜香也从外面回来,手里还拿着封信。

    信上,没有署名,只有一个“柳大人收”。

    柳蔚没当回事,把信拆了,看了。

    然后,柳蔚就不太好了。

    容棱回来,看到的就是不太好的柳蔚,她揉着额角,唉声叹气的靠在院子下的藤椅里,一摇一晃的,手上的绣绷子,还是昨天的进度,一针没多。

    容棱这就走过去。

    听到脚步声,柳蔚抬头,脸上露出一个哀愁的表情。

    “怎的了?”容棱倾身,在她唇上啄了一下。

    重新又开了荤的都尉大人,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柳蔚将绣绷子下压着的信递给他:“你自个儿看。”

    容棱拿起来,看了两行,表情微妙起来。

    “情信?”

    柳蔚又叹了口气:“不止,看完。”

    容棱又看下去。

    当他看到最后一行,最后一个字时,他也有些,不自在了。

    柳蔚摊开手,一脸无能为力的问:“你说怎么办,李茵把她的生辰八字给我了,还约我明晚私奔,她说她钱银都备好了,我不需带太多东西,人到就是。”

    容棱沉默了一下,有些同情的问:“你可要去?”

    柳蔚瞪他:“你觉得呢?”

    容棱停顿一下,却道:“去吧。”

    柳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