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99章 你可尽情攻击容棱,本王给你撑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99章 你可尽情攻击容棱,本王给你撑腰

    最后,李茵终于是灰溜溜的自个儿开门出来了,一出来,就对上门外怒目横瞪的数人。

    瞧着祖母一幅要打断自己腿的模样,李茵一个激灵,躲到容溯背后远处去,小心翼翼,可怜巴巴的抬头道:“七王爷,我与柳大人是真心相互倾慕,兄长、祖母不理解我,您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相互倾慕?

    容溯不知李茵对“相互倾慕”这四个字的理解究竟是什么,但他看来,一厢情愿,应该更为合适。

    哪怕他没见到柳蔚,没听到柳蔚的解释,也知晓,一个将二次为人娘亲的女子,不会与一个未出阁的小姑娘相互倾慕。

    因着有了七王爷在场作证,李茵胆子就变大了一些。

    听到兄长说让她去换件衣裳,现在就到三王府走一遭,她更是激动不已,连忙跑进房间,开始选衣裳。

    等到两刻钟后,李茵出来。

    哪里还是方才那个寻死腻活的小可怜?分明就是个艳压四方,光芒万丈的千金佳人。

    看那一身芙蓉缎,绣着千树万花的宽袖纹裙,配上那一整副的头面坠子,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要入宫参宴呢。

    记得上次皇宫设宴,李茵也没穿得如此隆重。

    两辆马车已经在府门外等候。

    李茵娉娉婷婷的上了后头的马车,李君,则是满眼深沉,目光晦涩的上了前头马车。

    容溯与李君同乘一辆马车。

    上马车后,容溯开口问道:“你想动手?”

    李君愣了一下,低头看看自己攥紧的拳头,知道自己泄露了心思,便道:“那柳大人蛊惑我妹妹,我总要给他点教训。”

    容溯不置可否,片刻却道:“你可打容棱。”

    李君一顿,看向容溯。

    容溯道:“不得碰柳先生一根头发。”

    李君:“……”

    “可听懂了?”容溯道。

    李君有点儿憋屈:“王爷,我是去寻仇的。”还真当他是领李茵去见情郎谈婚事的?

    容溯点头,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静:“你可尽你全力,或偷袭,或暗器,百般手段对付容棱,我不插手,唯独,不可伤了柳先生。”

    “……”

    李君深吸口气,觉得自家王爷可能没听懂事情的前因后果。

    因此,李君特别强调道:“王爷,我寻仇的对象,就是那柳先生,就是那小白脸……”

    容溯再次点头,逻辑很是明确:“所以,你可尽情攻击容棱,无事,本王给你撑腰。”

    李君崩了。

    妹妹疯了,王爷也疯了!

    这日子没法过了!

    马车抵达三王府时,已是晌午,正该用午膳的时候。

    李君下了马车,就发觉自己饿了,他看了眼旁边的七王爷,瞧见王爷面色如常,平平静静,像是不饿,再看后下马车的李茵,很好,不止不饿,还笑得跟捡了宝贝似的,此刻,别说山珍海味,就是凤丹龙肉摆在她面前,她怕是也提不起一丝兴趣。

    方子麻溜儿的去敲了门。

    三王府的门房很快出来开门,看到外头的人物是谁,顿时不敢怠慢,忙邀着往里头走。

    而正在用午膳的容棱、柳蔚,就听到了门房的先禀。

    夹了一块水滑肉进碗,柳蔚一边准备送嘴里吃,一边问:“到哪儿了?”

    门房禀报:“领去前厅了,这会儿,怕是快到了。”

    柳蔚点点头,看了容棱一眼。

    容棱没有什么动作。

    柳蔚把水滑肉咽下去,又让明香盛汤,说:“既然找上门了,总不能一边儿晾着。”

    容棱仍是眼皮都没抬一下,也没吭声。

    柳蔚:“我知道,从宫里回来,你也没歇着,又在书房忙到方才,按理说用午膳时该轻松轻松,但上门是客,你是主家,客人来了,再累你也得见客去。”

    容棱还是没说话,镇定的夹菜吃。

    柳蔚叹了口气:“三王爷,不要任性。”

    容棱这回有反应了,抬眸瞧一眼,却是瞧着她手里的碗。

    柳蔚一滞,反射性的抱紧自己的碗,而后犹疑一下,说:“不如,吃了再去?今晨起的太早,用早膳也早,我太饿了。”

    容棱表情淡定,低头时,终于讲了一个字:“好。”

    于是,两人继续吃饭。

    前厅里,被扔下三位客人。

    容溯,沉默的喝茶。

    李茵,一直在理着她的衣袖,时不时再碰碰她的发髻。

    李君默着。

    李君喝完了两杯茶,眼看着下人又打算倒第三杯来,原本今日就心情不顺的他,登时怒了,冷声冷气的质问下人:“你家主子,究竟还要多久?”

    下人缩了缩脖子,没好意思告诉贵客,方才他们去催的时候,柳公子正在喝汤,王爷还在用饭,都不得空。

    “王爷有要事正在与柳公子相商,诸位稍后,小的再去问问。”下人睁眼说瞎话的道。

    “不必了!”李君拍桌而起,面上全是愠色,厉声道:“既然三王爷无空见客,那我等便亲自前往,不劳三王爷再多走一遭!”

    说着,直接就往外走。

    方才还悠哉喝茶的容溯,此时,也搁下茶杯,漫步跟在后头。

    觉得直接闯进去不太妥当的李茵有些犹豫,但看哥哥与七王爷都去了,她又心系意中人,也就不管不顾,跟了上去。

    下人在身边死命想拦,但一个是位高权重的朝中重臣,一个是地位不逊自家王爷的七王爷,还有一个国侯府小姐,哪里拦得住。

    眼看着那位李大人随便抓了个懵懵懂懂的小厮,问到了王爷的位置,下人脸上一片菜色。

    而喝完汤,正打算休息休息,再与容棱一同前往前厅的柳蔚,就这么眼看着外面,轰轰烈烈的一行人,走了过来。

    战战兢兢尾随的下人们齐齐吓得跪在地上。

    容溯、李君、李茵,则是走进膳厅。

    柳蔚、容棱坐在席上。

    五人不期的目光对上,空气,一时仿佛静止。

    在这弥漫着尴尬的氛围中置身了片刻,最后,是柳蔚先打破了寂静。

    “要,一起用膳吗?”

    全身被怒火包裹的李君:“……”

    盯着意中人,面露娇羞的李茵:“……”

    没用午膳,目光平静的容溯:“……好。”

    而后,容溯坐到席上,等着下人给他添碗筷。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